2019年6月25日 星期二

見證─熊少豐弟兄


見 證
熊少豐弟兄2019.4.7
我是生長在眷村的家庭,在我的印象中父親是位基督徒,每個星期天他會參加教會禮拜,每晚睡前他會拿起床頭的聖經研讀,而我最早接觸耶穌基督的信仰,是從我幼兒園的階段,那時眷村口有一座基督教會創辦的幼稚園,應該是我四歲多進入幼稚園學習,幼稚園的生活除了跟著小朋友一同玩耍,最喜歡的時刻就是吃點心後聽老師說故事,老師會推出圖板架上面掛著許多大張的畫(可翻頁的那種),我們一群小朋友就圍坐在圖畫前,靜心的聆聽老師生動的敘說耶穌基督的事蹟,那時比較印象深刻的故事,諸如耶穌使盲人看見,使死人復活,當時心靈中對耶穌基督這些事蹟驚訝不已,小小的心靈直呼「這神太厲害了」祂的能力超乎我的想像。

當然幼稚園的耶誕節,因為基督教會所以都會舉辦耶誕表演晚會,我們這群小朋友也被老師分配到參與演出,扮演耶穌基督誕生地場景,當時我希望扮演的角色是牧羊人,因為可以拿著牧羊的長棍,在後面趕著羊群,但我最後未能如願,只能扮演在地上爬行的羊群,當天記得我穿的全身白色衛生衣褲,帶著白色帽子,扮成小羊在地上吃草爬行,見證耶穌的誕生,當時我爬行比較慢,總是被扮演牧羊人的小朋友,長棍打著屁股驅趕,引起現場觀眾的笑聲,當然表演晚會順利圓滿,我們這群表演的小朋友,都獲得溫馨的小禮物,裡面有我最喜歡的枴杖糖(彩色),童年的記憶就是很喜歡耶誕節那溫馨歡樂的氣氛,應該是小朋友最喜愛的糖果餅乾零食了。

基督的信仰對我僅在兒時的階段,種下了深刻的印象,父親雖然是基督徒,但卻對家人的影響並沒有那麼大,在我高一的那年父親因病離世,從此我和基督的關係就更遙遠了,母親包含我外公、外婆他們是傳統的神佛信仰,尤其外婆有點迷信,乩童作法神壇之類,在父親生前時就不是很認同,隨著父親的離世,母親還因基督教會不能持香祭拜燒紙錢等觀念問題,態度上也更加排斥基督的信仰,當然也直接影響到我,我曾經很長一段時間沒有接觸到教會,加上我在軍中工作也忙,既使有教友跟我傳福音或是邀請我上教會禮拜,我都因為忙碌時間上分不出來而婉拒,在追求基督的真理與信仰上,我應該說是漸行漸遠,轉瞬間就一、二十年的時間流過,當時的是個無神論者,也可以說甚麼神佛都拜,到廟裡見到神像就默默祈求,常聽說「有拜有保佑」,甚至求籤求平安,求財運求姻緣,只要所有能信能膜拜靈應的神都接受,慢慢的我發現到我的心靈相當枯竭,我相信的神明是我有求於祂時才會去拜祂,供品不夠神明不歡喜,根本無法從我的內在去更新,用信仰的力量來內化自己,只會讓自己更加迷失。

約翰福音 14:6耶穌說:「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要不是藉著我,沒有人能到父那裡去。在尋找真理的道路上,我走了很長的路,甚至偏離了真理的道理,兒時記憶裡的耶穌基督誕生,耶穌基督所行的神蹟,都離我越來越遙遠。上帝奇異恩典,耶穌基督降世為人,為人類犧牲生命贖罪,使我們得著救贖,獲得新生命。站在正道上,神一定同在。或許我們信仰會遇到一些挑戰,但求聖靈幫助我,願意更多思想神的話語,使我不只勝過難處,更能進入祝福。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