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2月17日 星期日

見證─吳忠哲弟兄


見 證
吳忠哲弟兄2019.1.27
各位弟兄姊妹,平安:
我想,首先要感謝主,讓我今天能夠站在這裡,分享上帝如何帶領我走出生命中的一段曠野的故事。
想起去年的此時,我仍在不知何時能畢業的壓力中掙扎。一來是已經到博士班修業年限的最後一年了,時間實在緊迫,再沒辦法畢業只好休學。二來是系上規定的畢業條件:兩篇第一作者的學術文章,我連一篇都還沒拿到…那時的我,實在是很鬱悶,覺得好像已經用盡全力了,還是跑不到終點,「畢業」還是離我很遙遠。但是沒辦法,只能繼續努力,每天出門前就是禱告祈求主的施恩幫助,去到學校後就是到圖書館報到,然後繼續不斷的修改我的paper
我學校的書桌上,一直放著一張小卡。那是一個小男孩,手上捧著一堆厚重的書,站都站不穩了;旁邊寫著簡單的幾個英文字:God is in control。就是這個信念,我告訴自己,即使怎樣的delay或不如意,但這一切都在上帝的恩手中,都在上帝的掌握中,絕對不會失控…雖然比當初預期的還晚,還不順利,但我相信,這一切必有上帝的美意,必有上帝要我學習的功課。我所能做的,就是持續地、每天,好好努力。相信自己文章一定能投出去,相信文章最後一定能被接受,相信自己一定能畢業。
感謝主,我的第一篇文章,在經歷過重重波折後,於去年的2/2被接受。我趕緊修改我的第二篇文章(這其實是我的第一篇學術文章寫作,前後經過和老闆超過5年,超過20次以上的退件/修改),終於在去年的5月底投稿出去。經過2輪的審稿/修改後,於去年的11/1被正式接受。緊接著跟老闆還有口試委員敲定口試日期,於12/6通過口試,然後趕在去年的最後一個上班日12/28,辦完離校,拿到了畢業證書。
這當中,我特別體會到了主的保守和恩典帶領。上帝總是在我最沮喪失意時,用各種不同的方式給我鼓勵。在去年的六月初,在我們領域的國際會議上,我竟然得到了最佳學生海報獎。若不是有這個獎的鼓勵,我想我可能會一直垂頭喪氣,不知何時才能看到畢業的終點。另外一個是,我在口試的前一週,錄取了科技部的出國博士後研究獎學金,也就是說,上帝連我畢業後要去的地方跟經費,在我畢業的同時,都幫我預備好了。令人不禁感謝上帝的奇異恩典。
謝謝和平教會的牧長和兄姊對於我和我們家時常的關心和問候。因我們家小朋友小波的出生,我們這幾年很少有機會到大堂來作禮拜。但是感謝主,上帝透過在樓下用餐和兄姊的交流、親子小組的聚會、或是小波的行為改變,讓靈裡枯乾的夫妻倆我們,依然可以體會到神親自的看顧。
我想,前方的道路仍然充滿挑戰,也許走出一個曠野是進入另一個曠野,我們只能繼續求主憐憫,不要離棄我們,帶領我們走人生的道路。也請各位兄姊繼續為了我們家來代禱,謝謝大家。

見證─程儀庭姊妹


見證
程儀庭姊妹2019.1.20
大家好,我是程儀庭,大約從去年四月開始穩定在和平聚會,我在八年前高三時信主,之後在大學一直很積極參與學校團契,在大學那幾年,我很少有屬靈狀況不好的時候;但是在三年前從大學畢業進入職場後,我跟神的關係開始越來越遠,今天想要跟大家分享在畢業後這段時間,我從遠離上帝到被上帝找回的過程。
我第一份工作是在市調公司擔任分析師,這份工作有很多優點,唯一的缺點是工時太長,常常需要加班到深夜。一開始遇到時間壓力時,我還會對自己說:你要靠主喜樂!但隨著這樣這樣長工時的時間拉長,我越來越無法快樂了,面對做不完的事,感到非常無力。在加班後回到家中,我只想攤在床上,什麼事都不想做,假日時也懶得出門。那時我也離開了熟悉的學校團契,回到教會生活,也嘗試加入教會團契,希望找到屬靈群體。但在工作疲累的情況下,我下班後沒什麼力氣再到教會、也沒有力氣認識新朋友,於是漸漸地,我只參加主日禮拜,靈修狀況也變得很不穩定,而且總是會找各種理由說服自己這樣沒有不好、我跟上帝的關係不需要透過這些形式來表示。後來,我也開始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去主日禮拜,一切教會活動對我而言都變成一種形式,這時候我才意識到似乎發生了什麼問題,但這時的我也沒有力氣去思考更多,只能繼續維持這樣的生活,一個心裡相信上帝,但跟教會、跟弟兄姊妹沒有什麼連結的生活。
在這份工作待了9個月後,我終於受不了這樣高壓的工作環境,選擇換工作。在找工作時,有一位我在大學認識的姐妹也在找工作,她推薦我跟她一起去一間新創公司,這間公司很特別的是公司員工有約一半是基督徒,且公司的經營理念也很吸引我,於是徬徨的我就決定嘗試看看這份工作。
換了工作後,我開始有比較多時間休息,可以靜下來思考,發現自己跟上帝的關係真的挺遠的,不過由於個性的關係,我也沒有很擔心這個狀況,我覺得上帝不會放任我這樣下去,祂會看顧我、帶領我回到祂面前。在新公司,有每週一次的禱告會時間,在當中跟弟兄姐妹分享我的狀況,請大家為我跟上帝的關係禱告。這時我也發現跟上帝關係遠離,讓我有一種無法滿足的空虛感,這是我信主後第一次意識到,上帝真的可以帶給我超乎一切的滿足感,這種滿足感是其他任何快樂都無法填補的。我開始渴望跟上帝有更靠近的關係,也用一些行動試圖改變,像是開始比較多禱告,偶爾會讀聖經,不過還是覺得沒有太多收穫。那時我的主日聚會狀況也不太穩定,常常覺得當時教會的講道內容離我很遙遠,覺得講道內容比較適合年長、事業有成的人,因此每次去聚會都在恍神,我也開始想改變這個情況,想換到一個比較多年輕人的教會。於是在室友敏萱的建議下,我來到和平教會,在去年某次聚會時,牧師分享復活節的信息,當時聽到關於耶穌復活的信息讓我非常感動,覺得上帝在提醒我祂有多麼愛我,我的生命是上帝所拯救的。在那次聚會後,我開始穩定地來和平聚會,偶爾會參加團契、會留下來吃愛餐,之後也參加主日學,慢慢認識和平的人,開始對和平有歸屬感。感謝主在這時也讓我有服事的機會,讓我可以投入和平青契的服事,可以認識、關心青契的大學生。回想起畢業後這段過程,雖然有一段不小的黑暗期,那段時間我跟上帝的關係有些遙遠,但也因為有了這樣的經歷,讓我更加確信上帝是真實的,確信唯有在上帝裡有真實的滿足、真實的喜樂。感謝上帝一路的帶領,在我的生命中放了很多恩典,讓我有屬靈夥伴敏萱,推薦我來和平,還有大學認識的另一位姐妹推薦我來到現在的工作,讓我開始重新有團契生活、並有時間開始過除了工作以外的生活,願上帝繼續帶領我在和平跟弟兄姐妹一起經歷神更多豐富的恩典。

見證─游清聿姊妹


見證
游清聿姊妹
2018.12.09
大家好,我是游清聿,在今年812日於本教會受洗成為基督徒。
受洗後,先參加了素菲姊主持的大數小組,之後為了想暸解身為基督徒的我在日常生活中當如何自處? 所以選了元元牧師所開的[生活及靈修]的課程。這堂課使我知道,我們藉著[祈禱]和天父上帝建立關係,這關係是父子,是朋友也是[同伴]
在一次由元元牧師帶領我們前往坪林的觀魚步道做[大自然的靈修],我領悟到了這個道理。
當元元牧師帶領我們抵達目的地後,就告訴我們這次[大自然靈修]進行的規則:
1. 進行的時間為90分鐘
2.大家分開走距離不要太近
3.即使碰到了面也不要打招呼,不要說話,只管走自己的路就好
定好規則後就像往常上課時一樣,大家先調節放慢氣息,沉靜自己的心,然後牧師帶領大家為即將進行的活動作祈禱,隨即展開行動。 剛開始我覺得很怪異又很好笑,但同伴都很認真照規則進行,而我也慢慢進入情況,首先從[視覺]上開始享受著大自然的美景,有青山綠水,路旁開著各種不同顏色的花,不知名的樹上也結了顏色漂亮的小果實,黃色木瓜也長得很大顆,抬頭看著天上的晴空,雲和光的變化,向地面看,拓有植物,,還有動物腳印及標示著已走多遠的公尺,公里數。就這樣走著,突然發覺我真得離同伴們很遠,但我卻不害怕因為我明確知道[我有同伴],當一陣清爽涼快的風吹來時,看到被風吹而搖擺的蘆葦,竟也和竹子一樣發出聲音,我感到好舒服,於是閉上眼睛,[用耳朵聽]溪水的聲音,聽風吹竹子和蘆葦的聲音,[用心感受]當下大自然的一切,我感到相當滿足和無比的喜悅,實在幸福極了,然後我張開眼睛開心的笑了,這感覺真奇妙,其實這條步道我至少走過了四次,卻從未有這樣的感受。後來看到一位來此健走運動的大哥向我打招呼,才發現集合時間快到了,於是邁開步伐快速前行,這樣可趕上集合時間又可達到心肺運動的功效。在課程結束時,牧師讓我們各自表述心中的感受,這時我才想到將[生活即靈修]課堂上獲得的知識和這次[大自然靈修]的實際經驗融會貫通,原來天父上帝時刻都在身旁陪伴著我們,只要我們願意藉著[祈禱]去親近祂,隨時都可尋著。就像剛才我雖然只有一個人,但我確實有同伴就在不遠的地方,只要我願意,我走快一點就可以隨即找到同伴的道理是一樣的意思。所以在日常生活中 我們只要對周遭的一切事物用心去觀察 ,去體會,去感覺就可以確實的感受到天父上帝與我們同在。 在祈禱時亦然,若能以安靜的心默想天父上帝的愛,然後開始全心全意,坦誠開放地向祂祈禱,這當中也可感受到天父上帝與我們同在,心中就會有安寧,信實,滿足,喜悅的感覺。
這次靈修後,對我而言,大自然就是一座沒有圍牆和屋頂的大教堂,周遭所有的動植物和山光水色,陽光雲朵,風都是為我們講道的牧師,都是為我們作見證的。希望各位也能找時間做一次[大自然的靈修],真的很棒!
很高興能把所領悟的感想與大家分享,謝謝! 祝平安!

見證─劉丞耘弟兄


見證
劉丞耘弟兄
2018.12.02
大家好,我是丞耘,我是臺中人,當初在師大念特教系,然後在大四那一年的復活節在和平受洗,我要感謝群鈺姊那時候的造就與鼓勵,讓我得以跨出信心的腳步,選擇成為上帝的兒女。
自從大學畢業到現在,已經邁向了第四年了,當初和我一樣從外地北上在青契聚會的契友們大多也都不在和平了,也都在各地努力、生活了;我想和我差不多年紀的青年們可能會有相同的感受是,大學畢業後,身分的轉換和生活的變動是多麼的快,想停下來好好休息,但又不得不被迫跟上腳步,好像有股力量不斷推著我們走,走著走著有時候我們也開始茫然了,不知道我們要去的是那裡,或”想”去的是哪裡。
說起來,我算是大家覺得相對幸運的年輕人了,因為大學畢業>實習>考教檢>考教甄>服兵役>退伍當老師>穩定的工作…,這就看似一條直直的道路,貌似都不用煩惱不用掙扎。但從大學畢業以後,到無薪的實習老師、成為流浪教師全職考生、入伍新訓、到海外當替代役、再回到臺灣當老師、到現在的特教組長,也不過僅僅發生在短短的三年多內。我不僅從北漂來臺北念書,還「南向」到越南當替代役特教老師去了,然後現在我又回到了這裡…這段期間我都沒辦法想像半年後我會漂到那裡;不斷的適應新生活,不斷的體驗新的角色,有時候不知不覺,也開始茫然思考起「我到底是誰?」、「我要往哪裡去?」、「存在的意義是什麼?
這時候,一張張名片上寫的稱呼、身份、角色都不足以說服我,我究竟是誰?當然我其實沒有真的名片拉,而是那些常被問到「您最近還好嗎?在哪裡工作呢?」的時候所回應的答案,「喔!我在實習阿!我在當兵阿!我在當老師啊!最近和教會青年參加籃球比賽阿!…」,其實這些答案在生命裡都是很短暫的,然後,我就會開始拿起身分證翻到後面端詳,你知道我在看什麼嗎?我在看父親欄位上面寫的是「上帝」啊 !原來我一直都是上帝的兒女啊!這個身分是不會改變的,就是這個原因,讓我感到平安不那麼徬徨。每每重新回到上帝面前安靜,我就再一次感受到上帝永不改變的愛,也讓我平靜安穩的繼續走下去。
感謝主,藉著恩典讓我成為一名特教老師,也讓我有機會接觸到更多獨一無二的生命,雖然有時候學生真的不可愛,而我也會因著自己的有限而對學生發脾氣,但上帝讓我看見了這些生命破碎的孩子,有許多家庭功能失能的問題,或是被同學排擠不被接納,以及再怎麼努力都不被肯定的困境等;上帝提醒我,不管如何,都要愛他們「本來的樣子」,並且時時提醒我他們依然是值得被愛的!最後期許自己,在愛不下去的時候,記得再翻到身分證背後,重新確認「愛,的源頭」是上帝沒錯!以上是我的見證,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