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1日 星期六

見證─吳佳翎姊妹


見證
吳佳翎姊妹
2018.11.11
在籌備期間,一直被灌輸當地的狀況有多不同於台灣也被要求看了冰毒這部電影,並讀了聚離冰毒這本書,雖然腦中似乎對緬甸開始有些畫面,但對我來說還是比較像看故事般,真的沒有太大的感覺。

直到第四次籌備會議也就是出發前最後的開會,當時詩慧要我們寫下「平安書」也就是俗稱的遺書時,我才明白原來事情這麼嚴重,我真的感到非常驚嚇!
我當下真的只有滿滿的難過、滿滿的眼淚,我從沒想過二十歲的我,竟然要提筆而且是認真的要寫下自己的遺言,並一邊安慰自己,很多人都回來了相信會沒事的,但其實我一直在啜泣,其實我已經不記得我詳細寫了什麼,可是我知道我寫的都是要給家人的話,那時候才發現原來在我最脆弱甚至是最難過要離開世上,我腦中只有家人,我努力覺察自己難過的到底是什麼,或多或少發現我捨不得的是,他們要白髮人送黑髮人,捨不得看他們難過,因為我也沒有錢,也不需要交代遺產,因此只有留下滿滿的愛,想好好告訴他們我很愛他們,很抱歉讓他們難過了。

接下來到出發前,弘一哥突然私訊我,我本來很緊張以為是我們兒童組的教案我沒準備好,結果他是想再一次跟我確定我真的要去緬甸嗎?我很驚訝他在出發前還這麼問我,很感動的第一個點是他一直記得我之前的代禱,第二點是他們怕我反悔說不去了,因此一直強調說真的沒關係,我那時候真的覺得這是一個憐憫人的地方,並且發現到自己其實早就下定決心要去,不管學校了,因為之前的代禱是在六月的時候有一門這學期課的老師就先跟我們說了,只要他的課一堂沒到,就是總分扣兩分,一開始蠻焦慮的,可是後來又覺得,能為上帝做工我相信上帝給我的超過這些,因此早就將這件事拋在腦後,才會讓我格外驚訝並且讓我覺得很感動竟然有人一直記得我的代禱。

在出發前三天,無預警的我開始拉肚子,這樣的情況才真正讓我有思考還是我就不要去了,因為去了不僅衛生環境可能不普及,還要麻煩醫療人員照顧我,這樣我覺得太拖累大家,所以其實到桃園機場之前我都還在猶豫,但我也覺得突然說不去真的不太好,加上前面因為分數我都這麼信誓旦旦的說了,現在怎麼可以不去呢,因此最後我還是去了。

到當地後令我最擔憂的還是我的胃,很感謝主到達的當天還算順利,並且也將這樣的狀況轉告給隊長們知道,更感恩的是也因為一些緬甸當地的狀況使我們被迫改了地點,所以因此睡到了飯店,環境比較好對於我要跑廁所也是相對方便許多。不過肚子痛的情形,也就成了一天痛一天不痛的代導事項了。印象深刻有一次,早上吃早餐的時候大家問我肚子還好嗎?我就說了還是會痛,到了下午工作中就好了許多,晚上的時候群鈺姐賴我,問我肚子還好嗎?我很驚訝她怎麼知道,才發現原來隊長他們一直都有寄代禱信回台灣,因此也有很多人在幫我禱告,所以我想我的肚子才會好很多,即使我的肚子總是痛痛又停停,但總是不會在醫療中的時候不舒服,很感謝主。甚至在回來後,還是有很多人再見到我的時候關心我的胃,真的很難以形容那份驚喜也很感謝他們為我代禱,更感謝上帝垂聽我們的禱告。

在當地大多數時間我做的跟我原本預期的很不一樣,在出發前我是兒童組佈道,到當地後我是牙科的助理,是我第一次接觸這份工作,從認器械到跟診,我相信完全是上帝的帶領,因為看到滿山滿谷的器械當下我真的很驚恐,是堆滿滿而且每個都一點點不同而已,很感謝神給我很願意扶持我的醫生與護士,在我拿錯的時候,醫生會笑笑地說,這個我也可以用啦,不過可能就辛苦那位病患了。
 最後很感恩上帝給我們一團感情非常的好的夥伴們,讓我互相幫忙也玩得愉快,更感謝主讓我有機會去到不一樣的國家,體驗宣教士的生活,看見他們的辛苦,了解他們需要的代禱,我覺得這是我當初設定要去緬甸的目標,能夠更具體的為他們禱告,也期許未來還有機會可以去到不一樣的國家做服務。
以及我想分享一直陪伴我的一段經文也是我最愛的一段經文
(腓立比書四 6-7)應當一無罣慮,只要凡事藉著禱告、祈求,帶著感謝,將你們所要的告訴神;神那超越人所能理解的平安,必在基督耶穌裡,保衛你們的心懷意念。
因此,我很感謝上帝讓我透過這次的緬甸短宣經歷到同伴的扶持,代禱的力量,還有當我願意順服祂接受各樣的安排,他也擴張了我的能力和經驗!我相信這會是我人生一個很寶貴經驗!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