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1月10日 星期六

見證─吳芮靚姊妹


一、我的信仰起源
我是宜蘭人,外公曾任台灣第一間原住民教會姬望教會的長老。母親從小在教會長大,但是後來因為嫁給我父親,我的父親是一名退休榮民,又還沒有信主,外公曾因此短暫就被趕出了教會!但是我的母親還是很想回到教會,一直到母親過世前兩年,因為病重住院,很希望有牧師能來為她禱告。
於是,阿姨請宜蘭長老牧師到加護病房探訪我媽媽並為她禱告並受洗。原本以為為病重的病人禱告,應該就是要送她到上帝的懷裡了!誰知我母親竟然奇蹟似的好起來,又多活了兩年。母親知道這是上帝給她額外的恩典時間,因此積極的邀請我們這些兒女回到屬靈的家,也迫切的為我們禱告。
二、離家
來台北讀大學,我因為學業與交友的關係,逐漸與上帝疏遠了。追求著自己期望中的幸福與愛。當媽媽重回宜蘭長老教會時,我正面臨一些關係的衝突,心裡很煩躁,就想藉著佛教的力量來平復自己的心靈,但是總覺得愈來愈煩亂。奇妙的是,媽媽總是跪在床前為我禱告,這帶給我極大的安慰與平靜,更在我心中留下很美的榜樣。之後而每一次帶回家的困難,總是在母親禱告之中,一次又一次,化險為夷,平安渡過,媽媽在上天國之前的榜樣,讓我見證耶和華對母親和我們家祝福滿滿,之後,母親息了地上一生的勞苦,現在跟主在一起,沒有眼淚,更沒有痛苦
三、回家
因為擔任視障者定向老師,我接觸到群鈺。在分享當中知道她是一位基督徒,也在她的定向課程中第一次踏入和平教會。我想起媽媽離世前的願望,彷彿這個相遇是上帝回應我媽媽禱告的一個安排。於是我開始來和平教會聚會,也有參與一些成人主日學的課程並且開始認真的研讀聖經!另一件奇妙的事,就是我的姊姊也在差不多的時期到了桃園的靈糧堂聚會並且受洗。
路加福音第15章浪子的故事,我想大家都很熟悉,正如盧雲在論到浪子的比喻,曾這樣描述,神是眺望,等待子女的父親,跑向前,擁抱他們,催促他們,哀求他們回家,浪子的比喻講到有一種愛,在人可能受盡鄙棄之前就存在的,受盡鄙棄之後依然存在,這是亦為父亦母的神發出自始自終的愛,耶穌的一生與祂的教訓,只為一個目地,彰顯父神取之不竭,無邊無盡亦父亦母的愛,並且也顯出如何讓這愛指引生命的每一方寸。
       這個回家對我深具意義,我發現原來上帝早就已經在我的家族中放下了屬靈敬虔的長輩,並且也為我們這些後代子孫禱告。我也在回到教會後,更多認同我一半的原住民血統,開始追本溯源。也在跟上帝禱告中,我開始思索應該要怎樣規劃自己的人生?由於定向老師的工作較不穩定,甚至有時無法穩定主日聚會,我開始預備公職社工師及原住民特考,我希望有天我能回到原鄉以社工的專業服務我的同胞。
目前,我還在這條回家的路上,我很感恩也相信既然上帝能夠回應我母親生前的禱告,把我跟我姊姊帶回教會。上帝也一定會繼續帶領我前面的道路。請弟兄姊妹們為我禱告,能夠有信心與堅定的心,在面對考試上繼續加油。最後,再以詩篇144章第9節,求你使我清晨得聽你慈愛之言,因我倚靠你,求你使我知當行的路,因我的心仰望你,希望在不久的將來,我能再來分享我的見證part2!謝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