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9月8日 星期六

見證─詹秉傑弟兄

見 證
詹秉傑弟兄

我從七月初到七月中去台南參加了一名叫Advent的短宣活動。恰好我們這一次的主題叫做Adventure,也就是冒險意思,而我去的營隊對我而言就是一個永生難忘的冒險。我們首先在桃園的一個教會進行四天三夜的集訓,再到台南擔任當地英語品格夏令營的志工老師。我們總共要教兩個禮拜的英文,每個禮拜早上跟下午都各教一個學校。除了教英文以外,我們有一天都需要發表我們如何認識上帝的見證,藉此傳福音給從民間信仰家庭出來的小朋友們。這實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畢竟絕大部分的小朋友從小都拜偶像,根本還不認識上帝,但這不是上帝給我唯一的挑戰。因為我去年去了台南當過了助教而認識了一群既熱情又虔誠的基督徒們,所以我今年非常希望以一個老師的身分和他們同一組,為上帝一起並肩作戰。但在出乎意料之下,我竟然和另外一群人同組。我的組員都是從紐約來的,他們雖然已經都要升大一了,但這卻是他們第一次來Advent。我當然有一點不甘願,但還是試著融入這個團體。我開始會嘗試給他們一些建議,畢竟我在經驗的方面上還是略勝一籌。可是我只是一個升高一的,他們就覺得他們憑什麼聽我的?所以他們都把我的話當耳邊風,我因而被冷漠,也沒有勇氣去向帶我組員從紐約來的牧師表達我的感受。在我無可奈何的情況下我就向上帝求助,隔天這件事就被我去年的隊媽發現了。上帝透過她,給予我了力量和安全感,足以讓我面對那位牧師,把我所有的煩惱都告訴他了。那一天晚上敬拜的時候,我深深地被聖靈給觸碰到了,我沉重的心情和日積月累的壓力感覺都獲得的釋放。我特別的感覺能讓上帝當我的依靠真好,能走上帝為我鋪好的路真好,能認識這位完美的上帝真好。我已經好久好久沒有受到這種被上帝的愛給淹沒的感覺了。又隔了一天,我的組員有如奇蹟似的向我道了歉,並且了解了我的好意,開始會傾聽我的意見。我頃刻也領悟到上帝就是帶我到他們那一隊,利用我的經驗幫助他們的。我們那一天就離開桃園,去了台南了。我記得在第一個禮拜發表見證那一天的前一個晚上,我格外的緊張,於是禱告的非常非常的久,在心裡吶喊著,請求上帝能使我讓明天的每一位小朋友都馬上領受上帝的恩典,接受主耶穌做他們的救主。這使我開始感覺到天旋地轉,以為是自己快累暈了,但我睜開了眼睛,發現宿舍的櫃子也在搖晃,這已經不是幻覺了。沒錯,上帝讓這片大地震動了,而我的禱告也被打斷了。牧師是表示上帝已經聽到我們的禱告了,但我實在是很納悶,感覺這另有其因。我隔天去了學校,介紹完上帝,發表完見證後,就請全班和我一起禱告,但我故意沒有告訴小朋友要不要禱告是他們的自由。禱告完後,老師們都要請小朋友簽一張問卷,有一題就是問有沒有接受上帝,承認耶穌為了赦免我們的罪而死在十字架上。小朋友們因年紀小而問我那題是什麼意思,我就很敷衍的告訴他們,只要剛剛有好好禱告,就可以寫有,因為我那時驕傲到以為靠自己的力量,就能讓小朋友信主。因此我那一天早上和下午兩班寫有的百分比高到爆表,所以我特別的得意,但又感覺這樣宣傳基督教的方式有些不妥,我只好帶著錯綜複雜的心情結束的第一週。那一個星期天,我去了一個和Advent有合作的教會主日。我記得我那天聽得特別仔細,一字不漏的專心聆聽。台上的牧師提醒我們,儘管我們有能力去傳福音,但我們仍不能忘記倚靠上帝,把成果交托給祂。我們不可能讓所有的小朋友馬上就信主,因為只有上帝才能選擇他們什麼時候會把心門打開,接受上帝的大能。那位牧師說的話對我來講有如當頭棒喝,也感覺好像是上帝在跟我說話。我發覺對啊,我怎麼能過度依賴自己呢?我不過是上帝派來的使者,我能做的就僅限於把好消息傳給那些小朋友,剩下的全都要靠上帝,但我很確定上帝一定會在那些小朋友最無助時出現在他們面前,用祂無條件的愛充滿他們的心。於是我在第二個禮拜的兩間學校禱告完後,特別提醒他們要真心相信才可以寫有。我反而還在最後加上了這句話:「不管同學們有沒有接受耶穌基督作我們的救主,但老師想要恭喜大家年紀在那麼小時就已經認識了上帝,而上帝在你們出生時也已為你們鋪好了路,所以你們都已經很蒙福了。」我後來也沒有去特別看問卷,沒有算幾個人填有就交給牧師請他自己算,自己記錄下來,因為我知道那也不重要了。傳福音不像考試一樣,靠自己努力讀書並求高分,而是要把最正確,最真實的好消息傳給其他人,把剩下的交托給萬能的上帝,因為人在主的名下為他打仗就已經是最美好的了。Amen!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