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8月4日 星期六

見證─許素菲執事

感念母親的愛─恆久忍耐又有恩慈

在我媽媽許洪文惠老師,生下大姊後就辭職,在家相夫教子,使父親能全心投入台大教學與台北市政建設,對社會有很多貢獻。媽媽也扮演最佳守門員,一路捍衛爸爸的清廉。她從小把我們姊弟四人都送到和平教會主日學,使我們童年就受到基督教品格薰陶,與認識主耶穌。
她居家裁縫、烹飪、園藝、剪髮都全能,姊姊和我的婚宴都是穿她親手設計縫製的晚禮服。當我讀大學時,她開始在大專從事日語教學,督促學生非常嚴格,培養學生的日語能力,受到學生的敬愛與留下許多感恩的書信。
當年我的三位姊弟們,在初中和高中公立聯招,全都考上台北第一志願的初中與高中,唯獨我每次都落榜,不得已去讀五專,但仍自暴自棄,連連四學期都了當3、4科,每當收到成績單,我都藏匿到最後才拿出。媽媽卻為我掩飾,讓自卑的我,保全了面子。激發我上進的心,不但養成閱讀的習慣,也開始認真做作業,讓我在失敗之處重新站起,我就不再開當舖了。
因上帝的憐憫,專科畢業後考上中文系。大學畢業後和平國中校長願意聘用我,但我不想教國中,而追隨教授學漢書史記,與沉浸於畫畫,媽媽容忍我我繼續當米蟲。第二年媽說你應當與社會有接觸。應徵上專科,校長要發專任聘書,我說我不想全時間被綁在學校,就只兼一班課,原想拼台大中文所,竟在考前兩禮拜得到急性盲腸炎,因盲腸破裂變為腹膜炎,住臺大醫院三禮拜,媽媽不眠不休的照顧我,到我能自理,仍去赴考雖然五科考過,但卻因高燒不退而在門檻的那科少五分,而敗陣,我才死心,那年才願去專科當專任教師。
我三十歲後才交友、結婚,媽媽心中雖很牽掛,卻從未逼婚。在我婚禮時婆婆當場中風,我除了教書還需照顧生病的婆婆,接著我先生從商放棄公職,當他周轉不靈,媽媽又要操心。四年後,我懷胎第二胎,她知我這高齡產婦,獨攬家事,居家坐月子不得休息,堅持付費送我入住當時非常稀有的月子中心,使我得到完全休息。
我讀完研究所後,我們全家赴俄羅斯留學,她也常金援。學成後我蒙召留在當地邊讀神學邊宣教,她當時尚未信主,但她竟然願獨力支持我這個海外宣教士以及家庭。莫斯科治安極惡劣又酷寒,我一向最怕冷,生活又清苦,她請託赴北歐開會的姊夫和大姊,飛去莫斯科勸我想傳道,就回台灣或去美國讀神學,然而當時我感動仍然留下宣教。她雖心疼,卻繼續按月匯錢支持我的海外宣教。使我回應上帝的呼召沒牽掛,實現在和平青契時就渴慕的海外宣教。
回國後因多年的經濟缺口,使房屋兩度遭法拍,幸有媽媽及手足的扶持,使我守住了住家,也幫我度過窘迫的歲月,一直到在大學任教,經濟才得改善。爸爸過世三年後,我先生猝死海外,媽媽非常心疼我先生比我爸少活三十年,還留給我極大的窘境,她陪伴我走過那艱辛的歲月。
我媽媽今年已滿九十二歲,近年含飴弄曾孫,晚輩也常陪她去緬懷爸爸最後二十多年的山居房舍,與去海濱回憶她的童年的澎湖灣。媽媽一生極其低調,凡事都不願麻煩別人,期望離世前不要長期臥病,她不肯吃補品,咀嚼與胃口都非常良好。除纏身十多年的巴金森氏症,幾乎沒有病痛。今年六月二十八日,在家中午睡時,看護婦發現媽媽停了呼吸,經隔壁的小兒子與孫女,兩位醫師CPR搶救,再送醫院急救後,仍宣告不治,竟是照著她心願,不經病痛去見主面,真是有福的人,卻使我們非常錯愕與悲痛。。

在我夢靨的青澀年代,自認為是家中的羞辱,又長大後遭到許多的患難,不但在每個關鍵時刻媽媽都以恩慈,寬容將我從痛苦深淵拉拔,也一再放手讓我圓夢。感謝天父賜我一位如此愛我的媽媽,我雖有很長年消沉孤僻的歲月,但終於能破繭而出,也讓我學習到她的好學,與良善,委身家庭與工作。媽媽對我這「磨人精」不但操心特別多,也關懷我的家庭,她用生命譜寫愛的真諦,活出「愛是恆久忍耐,又有恩慈」。由於我的失敗與患難多,更顯出母愛的深廣,與上帝的恩典的浩瀚。當子女長大,我才漸體會包容、忍耐與尊重兒女抉擇時,箇中的滋味,也深深了解天父的心。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