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8月25日 星期六

見證─蕭凱文姊妹

大家平安,上次在和平教會作見証是大前年底受洗的時候,受洗後隔年開始也算固定參加教會每週四晚上的禱告會,主要也是延續在見証中提到想為一些在生活上面臨挑戰的朋友們禱告,讓他們持續或是有機會來倚靠主,雖然仍尚未達到我祈盼的目標,但仍在當中經歷了許多出人意外的平安,感謝主!我仍將持續為他們守望禱告,也謝謝在禱告會小組中一起代禱的姐妹們。
去年底我也完成了生平第一次的全馬,再次謝謝其間每天家庭禱告會,每週禱告會小組及去年9月開始參加教會外BSF查經小組的代禱,還有許多其他朋友的祝福與加油,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上帝滿滿的愛及教萬事互相效力的美好安排。
在今年農曆新年當中,可能是自己暖身沒作完全,莫名拉傷,也有足底筋膜炎的症狀,提醒自己運動之餘也要作好保健,但也許這也是上帝在提點自己忘了當初在禱告會小組應允要報名作見証,所以我在此再次分享我的馬拉松信仰之路的見証。
話說從頭,從小我就不是一個運動咖,更不喜歡跑步,但上帝竟一步步帶領著我突破自己。前年4月因緣際會參加朋友的跑步團體,雖然時間上不是很能配合,練了二次就沒繼續,但也掌握了基本方法,自己就開始亂跑起來,跑了幾次腳踝有點不適,就不再練跑了,原本以為這就是我短短的慢跑生涯,但上帝有祂自己的劇本。
當年九月買了一件T恤,是因喜歡它的顏色,買回家後才發現前面的字是“run all day”,後面的字是“run all night”,是上帝給我的一個"sign"嗎?加上之前剛好在公司聽了幾場跑步的講座,就再度開始每週一次的慢跑,而十月有機會取得年底臺北馬半馬的免費名額,正取落空,但心中小小禱告希望給我第二次機會,沒想到隔周竟後補上最後一個名額,便開始每週三次的練跑,其間也發生左腳踝卡卡的感覺,但反而跑了多次後就愈來愈順。
我們家的禱告會已持續多年,除了禱告,每天會唸一章聖經,而很巧的是,半馬前二天剛好讀到以賽亞書40章,其最後一節為「但那等候耶和華的必重新得力。他們必如鷹展翅上騰;他們奔跑卻不困倦,行走卻不疲乏。」,我真心認為這是上帝給我的話語,臺北馬當天只要累了,心中就默念這段金句鼓勵自己,感謝主!當天順利完成了我的初半馬,個人晶片時間2:59:15,之前我的禱告就是希望在3小時內無傷完賽,這也是臺北馬半馬表訂的関門時間,上帝給我們的恩典真的就是足夠!
去年上半年因緣際會又參加一次半馬,在狀況並非很好的情況下仍有小進步,激發自己挑戰初全馬,原本我只想憑藉著信仰一試,上半年的半馬,我的時間是2小時50分,臺北馬全馬是5小時30分關門,對跑得不快的我的確是很大的挑戰,憑藉著練習,半馬的距離也大概只能再快10分鐘,要在時間內完賽的確仍有難度,感謝去年8月有機會參與許大哥無私的伸展運動教導,在平日的運動及跑前的暖身上有很大的幫助,臺北馬前一到兩週, 剛好拿到之前朋友幫忙代訂的運動手錶及國旗跑衣, 更有熱心的Joanne主動提供我專業的BCAA,壓力衣褲及五趾襪,完備的裝備對身體的保護性更強,全馬當日,全程除了吃東西及喝水,我的腳步未曾停過,而當我覺得有點餓時,下一站就有香蕉可充飢,也感謝當天12度的低溫有利跑步,雖然天雨,襪子濕透,但沿途都有熱心民眾提供熱薑茶來祛寒。感謝主為我預備了種種人事物的安排!
感動的是自己尚未信主的老爸當天在大寒冬的清晨刻意早起為我按手禱告,臺北馬當天也恰好是和平教會受洗的日子,原本期待老爸有機會可以在當天受洗,但上帝另有祂的時間表,這一次我仍看到祂奇妙的作為!我最後在表訂關門前十分鐘抵達終點,順利無傷完賽!感謝主!每一次的過程都再次讚歎上帝的恩典!
馬拉松是屬於自我挑戰的旅程,不是相互競爭,每位參加者都彼此打氣,途中若遇上有人跌倒或身體不適送醫,我也會為他們禱告,一路上也看到許多領跑員牽引著視障跑者,甚至有選手推著無法行走的人一起參與全程,內心也為此深深感動。
而信仰之路也如同一場馬拉松,我們都知道終點在那裡,只是每個人的過程不同,有人一次達標,有人中途放棄,有人屢敗屢戰,只有自己才能深刻體會個中滋味。曾聽過一位長老說過, 不論是在家族中屬第幾代的基督徒,他與上帝的關係都是屬於第一代,每個人都有獨特的信仰經歷與使命。
邀請未信主的朋友們一起走上這條信仰之路,上帝已為你準備好了99%,剩下的1%就只差自己勇敢踏出第一步,而這條路不一定一路平坦,一路上的天空也不一定萬裡無雲,已信主的朋友一定明白這條成聖之路不容易,不能不練習不準備就想一步登天,所以我們謙卑學習聖經上的話語,透過肢體的連結相互代禱,就能走得更堅定,而你雖是隻身上路,但絕不孤單,一路上有許多同伴,都朝著同一個目標前進,主也永遠與我們同行,凡事倚靠主,感謝主, 就會經歷更多萬事互相效力的美好見証。
曾經向有位朋友分享我的信仰,她說我的見証好像都是一些小事,也許大家比較期待重口味的奇蹟,而且都想看到了才願意相信,但有時因為相信,才得以看見,我覺得與主同行的路上,無論大小事都可以感受到上帝的恩典,通往天堂的沿途都是天堂,因為祂說"我就是道路"。
今天也剛好是我姐大女兒的生日,她是在主內認真服侍又不失赤子之心的大學生,祝福她恩典滿滿,在這條信仰之路上一生都不偏離,也祝福在場的朋友們,期待很快也能聽到大家的見証分享,謝謝大家。

2018年8月11日 星期六

見證─張貞惠姊妹

雖然無花果樹不發旺,葡萄樹不結果,橄欖樹也不效力,田地不出糧食,圈中絕了羊,棚內也沒有牛;然而,我要因耶和華歡欣,因救我的上帝喜樂。(哈巴谷書三17-18)

去年的今天我因視網膜剝離,左眼完全看不見,在新店慈濟醫院動了兩次手術,住了20幾天的醫院,術後的復健非常辛苦,每天只能趴睡,全身痠痛,在住院期間,教會牧者、長老、執事及小家家人同工的代禱與探視,上帝派來好多的天使給我好多好多的溫暖與安慰,太多人的關心無法在此一一提名致謝,只有銘感在心。7/19再次回診剝離已癒合,因矽油還在眼內,等冬天還要再做手術,才算完成。

今年的三月份左右,不知為何狀況連連,服用近27年的化療藥物,一直和平共處,最近卻常常頭暈噁心想吐,當暈眩時,來的突然,在家也碰牆好幾次,在公車上也摔倒過,幸好有主的保守都無大礙,5/1回診台大,追蹤半年的血紅素才知仍然一直下降,血液腫瘤科醫師,要我再次做脊椎穿刺查明原因,目前也有新的標靶藥物,新藥很貴,須做一連串的檢查看是否能提出申請。雖然落在百般試煉中,但我深知,神要我再次見證祂的榮耀,在過去,不管是椎間盤突出壓迫到神經,或心血管安裝支架,在手術台上,我大聲的呼求主,主就醫治了我。幾次經歷主的憐憫與恩典,住了三天的醫院,也讓醫師不知如何,從很嚴重非裝支架不可,到開了刀,血管順暢,醫師看完整個病理報告,也不知如何解釋,出院時,只好說好好回去謝謝妳的上帝。我知道我的主是又真又活的主,在病痛中祂永遠與我同在,我不孤單也不害怕,7/31上午我做了骨髓穿刺、骨頭切片及染色體,報告要在一星期後才能知道。求主藉著醫師的手,能找出真正的原因。神所賜出人意外的平安,必在基督耶穌裡,保守你們的心懷意念,願頌讚歸於我們的主耶穌。

2018年8月4日 星期六

見證─許素菲執事

感念母親的愛─恆久忍耐又有恩慈

在我媽媽許洪文惠老師,生下大姊後就辭職,在家相夫教子,使父親能全心投入台大教學與台北市政建設,對社會有很多貢獻。媽媽也扮演最佳守門員,一路捍衛爸爸的清廉。她從小把我們姊弟四人都送到和平教會主日學,使我們童年就受到基督教品格薰陶,與認識主耶穌。
她居家裁縫、烹飪、園藝、剪髮都全能,姊姊和我的婚宴都是穿她親手設計縫製的晚禮服。當我讀大學時,她開始在大專從事日語教學,督促學生非常嚴格,培養學生的日語能力,受到學生的敬愛與留下許多感恩的書信。
當年我的三位姊弟們,在初中和高中公立聯招,全都考上台北第一志願的初中與高中,唯獨我每次都落榜,不得已去讀五專,但仍自暴自棄,連連四學期都了當3、4科,每當收到成績單,我都藏匿到最後才拿出。媽媽卻為我掩飾,讓自卑的我,保全了面子。激發我上進的心,不但養成閱讀的習慣,也開始認真做作業,讓我在失敗之處重新站起,我就不再開當舖了。
因上帝的憐憫,專科畢業後考上中文系。大學畢業後和平國中校長願意聘用我,但我不想教國中,而追隨教授學漢書史記,與沉浸於畫畫,媽媽容忍我我繼續當米蟲。第二年媽說你應當與社會有接觸。應徵上專科,校長要發專任聘書,我說我不想全時間被綁在學校,就只兼一班課,原想拼台大中文所,竟在考前兩禮拜得到急性盲腸炎,因盲腸破裂變為腹膜炎,住臺大醫院三禮拜,媽媽不眠不休的照顧我,到我能自理,仍去赴考雖然五科考過,但卻因高燒不退而在門檻的那科少五分,而敗陣,我才死心,那年才願去專科當專任教師。
我三十歲後才交友、結婚,媽媽心中雖很牽掛,卻從未逼婚。在我婚禮時婆婆當場中風,我除了教書還需照顧生病的婆婆,接著我先生從商放棄公職,當他周轉不靈,媽媽又要操心。四年後,我懷胎第二胎,她知我這高齡產婦,獨攬家事,居家坐月子不得休息,堅持付費送我入住當時非常稀有的月子中心,使我得到完全休息。
我讀完研究所後,我們全家赴俄羅斯留學,她也常金援。學成後我蒙召留在當地邊讀神學邊宣教,她當時尚未信主,但她竟然願獨力支持我這個海外宣教士以及家庭。莫斯科治安極惡劣又酷寒,我一向最怕冷,生活又清苦,她請託赴北歐開會的姊夫和大姊,飛去莫斯科勸我想傳道,就回台灣或去美國讀神學,然而當時我感動仍然留下宣教。她雖心疼,卻繼續按月匯錢支持我的海外宣教。使我回應上帝的呼召沒牽掛,實現在和平青契時就渴慕的海外宣教。
回國後因多年的經濟缺口,使房屋兩度遭法拍,幸有媽媽及手足的扶持,使我守住了住家,也幫我度過窘迫的歲月,一直到在大學任教,經濟才得改善。爸爸過世三年後,我先生猝死海外,媽媽非常心疼我先生比我爸少活三十年,還留給我極大的窘境,她陪伴我走過那艱辛的歲月。
我媽媽今年已滿九十二歲,近年含飴弄曾孫,晚輩也常陪她去緬懷爸爸最後二十多年的山居房舍,與去海濱回憶她的童年的澎湖灣。媽媽一生極其低調,凡事都不願麻煩別人,期望離世前不要長期臥病,她不肯吃補品,咀嚼與胃口都非常良好。除纏身十多年的巴金森氏症,幾乎沒有病痛。今年六月二十八日,在家中午睡時,看護婦發現媽媽停了呼吸,經隔壁的小兒子與孫女,兩位醫師CPR搶救,再送醫院急救後,仍宣告不治,竟是照著她心願,不經病痛去見主面,真是有福的人,卻使我們非常錯愕與悲痛。。

在我夢靨的青澀年代,自認為是家中的羞辱,又長大後遭到許多的患難,不但在每個關鍵時刻媽媽都以恩慈,寬容將我從痛苦深淵拉拔,也一再放手讓我圓夢。感謝天父賜我一位如此愛我的媽媽,我雖有很長年消沉孤僻的歲月,但終於能破繭而出,也讓我學習到她的好學,與良善,委身家庭與工作。媽媽對我這「磨人精」不但操心特別多,也關懷我的家庭,她用生命譜寫愛的真諦,活出「愛是恆久忍耐,又有恩慈」。由於我的失敗與患難多,更顯出母愛的深廣,與上帝的恩典的浩瀚。當子女長大,我才漸體會包容、忍耐與尊重兒女抉擇時,箇中的滋味,也深深了解天父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