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7月28日 星期六

見證─王挺安弟兄

關於饒恕的復活
在上大學以前我其實在學校是蠻封閉的人,並不懂要如何與各式各樣的人相處,也許對於觀察身旁的人還擅長,但其實根本不會真正地去關心一個人,後來才察覺到我多麼的以自我為中心,讓我最有印象的一次是在高二的暑假時所發生的事,當時正在暑輔班上整個禮拜就在上基本電學,在高中的時候我愛打籃球,所以腳趾上有著大大小小的破皮也就習以為常,在某天下課之後卻因自己運動得太激烈腳意外落下了大面積的皮,就赤腳地在教室聽課,那時候還是暑假有些同學在教室裡會玩一些整人遊戲,他們在一個噴霧小瓶子內裝了一些防狼噴霧在互噴,我沒多理會但就在他們玩得盡興時,一道液體就在我受傷的地方發散了開來,也因為這樣我就直接跟用到我的那個同學理論,要求他把我去看醫生的開銷替我負擔,他當下認為自己沒有錯,我跟他經過一番的協調後還是有盡到他該盡的責任,也因為這樣在他心中我就被貼上了標籤,是會找他麻煩而且愛計較的人,事情發生不久後,我在班上同學口中聽到一些不實傳言,就被排擠。我也無心在去解決這件事,高中的最後一年我再也沒有跟那位同學講過話,回想起來或許我是在追求自己的正義,但如果我們願意向對方道歉,就不會變成傷害對方的局面了,到了大學和每個人相處中仍會發生摩擦,或許對方使我覺得他有錯在先,但我願意耐心溝通來維持這段友誼。

「舒適圈」的崩裂
    過去我不覺得自己享受在安逸裡面更對自己有的一切發出怨言,直到大一的暑假第一次去當兵,才發現同在臺北生活的人擁有的生活是非常不同,一直停留在我腦海的是看到了身上有五花八門紋身的同學,當下確實有點驚訝不過在真正跟他一起做事後才知道每個人所經歷的這些也許不光彩的地方,但我認為上帝並沒有將他們好的那面所遮蓋,而是以弟兄愛的行動活出來,也聽到他們所分享自己生命中的故事,不是標準的”人生勝利組”生活,但都很努力的把每個當下過好。在我當完兵之後就想嘗試看看真正的體會外面工作到底是如何,沒多想到了一間壽喜燒餐廳工作,起初工作很疲憊,前一個月就想要辭職,但在一些同事的教導下,漸漸地上手了工作內容,重複地操作下,從錯誤百出到掌握要領真的很感動,在當中上帝操練我忍耐和順服。  

情慾的征戰
這算是每個男生都會面對的問題,各式各樣媒體充斥的大環境中我真的蠻容易受到誘惑而動了不好的念頭,我是很容易動搖的,之前當兵運動習慣幫我遠離這些試探,之後上帝讓我愛上跑步,也更不容易對自己的生命放棄,更不忘記神的同在。

教會服侍生活
上了大學以後就沒有把自己的心思全部放在神的身上.會對於同儕間比較有興趣的事物也用較多的時間探索,跟上帝的關係也不夠親密,只協助聚會場地的布置和兒童主日學的實習老師,在不同服侍中,我體會到「做在那最小的弟兄身上」的道理,希望日後能藉事工中漸漸尋找到自己生命真正的方向和神所安那最好的路程。

鄉福雙語營對「上帝的愛」重新的看見
在七月的第一個星期我參加了在鄉福的第一次的營會---雙語營,這是一個;兼具語言學習與福音性質的四天營會,在當中我所擔任的是輔導,老實說在營會的前幾天籌備期我心中是充滿了不安和擔憂的,因為我在這之前花了比較多的時間在準備期末考上,對於我要負責的教案並不熟悉,不過好險上帝給我兩個很棒的夥伴,在我遇到問題和需要建議的時候總會給我有用的回饋,讓我找出問題的根本並想出較佳的解決方案,或許只是個小的圑康遊戲,若我們增添了樂趣性將會更快地和孩子們建立更深的聯結,,而預備期也過得飛快營會也如火如荼地展開了。
在一開始我對這群孩子的第一印象是女生相當安靜而男生是會想用一些奇特的舉動來吸引我的注意,不過漸漸地和他們在課堂上的相處之後,就從他們的談話和行為了解到他們生命中的故事和想法又是如何,在每天中午的用餐時間與課堂休息時間和他們互動看到他們的恩賜,有些擅長體育,另外的是英文能力好,有的勇於嘗試 
這個營會令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家庭探訪,在每個小組中真正能夠去探訪的家不多,有的小組幾乎家長都不願讓輔導去拜訪,幸運的是在我的小組當中有三個孩子的家庭歡迎我們到他們當中來多認識他們的父母和家中其他長輩,每一天到了不同孩子家中都是不一樣的背景,有些是養殖漁業,有的是父母在外地工作,形形色色的生活型態共通點是他們的親人都用盡全力來愛他們,也許他們都還未經歷過上帝的愛,在談話過程中我們也試著將話題帶往信仰,最後也藉著祝福禱告來求上帝對這個家庭的保守。三天的探訪中有一句話一直停留在我的腦海裡,就是一位陪同我們去探訪的教會弟兄所說的:「這些孩子無論是生在都市,又或者是在偏鄉地區,又或者是海邊,可能現實的資源相差很多,但上帝不會因為他們住的地方不同就給他們有區別的愛。」這讓我重新檢視自己和上帝之間的關係,看到了自己的驕傲和自大,並不時常倚靠主。
在這次營會中收獲最大的就是在營會最後一天,要試著將基督信仰和這些孩子分享,一開始我們三個是毫無頭緒的,因為並沒有一些適合的話題或是主題能幫助我們來講在信仰上對自己生命轉變的故事,但神總是用一些人沒辦法猜想到的方式來協助你,在吃午飯的前一節課外國同工在複習前幾天所學的一個遊戲中,有個任務是要講出對耶穌的看法,有這個契機可以知道他們對耶穌有多少的認識,實際地互動後才發現原來有些人是有聽過耶穌的一些故事和事跡的,到了中午我以一個聊天的模式來問問他們請他們猜出我們三個誰是信耶穌的,這個有趣的投票和猜測過程化解了尷尬的氣氛,終於我們也一一把自己的故事和經歷分享了,這整個讓福音播種的方式是大家都意想不到的,或許曲折不過上帝永遠會在人缺乏的地方當作我們最佳的後盾,無論是得時或不得時,都該把他交付給我們的事盡全力做到,這也考驗了每個跟隨他門徒的信心,但他也應允過必在軟弱的加添力量給他,在這揹起各人十字架的窄路上,找到有共同異象的屬靈伙伴是件重要的事,這會使每個人更加堅持下去。
以上是我在大學和最近服侍的一些感觸,雖然我的靈命還不是一個很豐足的情況,只要在信主過程中有任何大大小小的得勝或跌到的經驗都是值得成為彼此的見證,希望神幫助每個人可以走在他預備的道路上,當我們對自己不再有信心時,永遠記住任何人都不支持你時,上帝是那在你身邊豐厚無限的愛。

2018年7月21日 星期六

見證─王凌卿姊妹

牧師及各位弟兄姊妹,大家平安!

在104年8月蒙上帝的揀選,我和我先生-威助一起受洗,成為家族裡第一代的基督徒,感謝主,家人都尊重我們在宗教信仰上的決定!

從成為基督徒到現在,透過參加教會活動和讀經,所領受主耶穌滿有恩典的教導,讓我不斷的 學習運用在生活當 與家人的互動相處及做任何事情上!

今天我要分享的就是上帝對我爸爸的奇妙恩典!

我爸爸在民國98年-他人生事業的最高峰的時候中風了! 那年爸爸64歲,對爸爸來說是一個非常大的打擊,因為在金門地區,爸爸除了努力在事業上的經營,對於積極推展 金門當地的運動 也不遺餘力,所帶動兩岸體育交流的成果,也獲得相當的肯定!

爸爸中風後,憑藉著他年輕時打下運動員身體的底子及毅力,在近10年的中風期間,雖然有幾次進出加護病房,甚至發出病危通知,但是最後都撐了過來!

上帝總是有最好的安排,在103年從台大醫院加護病房轉復健科的住院期間,爸爸說,有一位牧師走到病房為他禱告,並且給予祝福!感謝主的奇妙恩典,在出院時,爸爸已經可以重新站立,以及在扶持下學習走路,同時,也恢復了中風前的記憶力,他想起了過去所有的事情,我們都驚訝不已!但是當爸爸開始汲汲於事業上的經營時,失落感卻是愈大,因為98年中風後到103年這五年消失的記憶,整個產業環境的改變,已經和當年景況產生很大的落差!所以最後爸爸決定淡然退居幕後,專心訓練走路和休養。

在這幾年因為要定期回醫院複診及做相關的檢查,所以爸爸和媽媽開始長時間居住在台北板橋家,也讓我有機會可以有更多的時間陪伴他們,帶爸爸到醫院就醫、假日也可以陪陪他們到處走走,甚至在去年也安排爸爸白天到托老中心參加活動!!

感謝主,爸爸對於參加教會活動很喜歡,所以也參加小組聚會、教會辦的大型活動等,在過程中,爸媽感受到牧師和弟兄姊妹們親切的關心與互動,覺得這裡就像一個大家庭一樣的溫暖!

在陪伴他們的這段期間也是我從金門的國中畢業就來到台灣念書、工作、結婚生子後,第一次有這麼多的時間可以跟爸媽相處,過程雖然有些辛苦,但是可以跟爸媽在一起的感覺卻很幸福!感謝主讓我有機會盡孝心,也讓我可以獲得跟爸媽在一起相處這樣親情的愛! 這竟然也是我從小到大對爸爸最深刻且完整的回憶!

雖然爸爸在身體功能上漸漸恢復,但是在心靈上卻是失落和憂慮!在去年的7 月7號星期五上午,爸爸打電話給我,電話的那一頭,我聽出他心裡的憂慮不安,爸爸說他有很長的一段時間沒有好好睡覺了,他覺得心裡很煩悶,我雖然可以深刻的體會他的感受,但是我知道能夠醫治爸爸心靈的也只有上帝,因此我隨口跟爸爸說:”老爸,我知道您的感受,但是其實只有一個神可以醫治您,不知道您願不願意接受!”,沒想到在電話那頭,爸爸很堅定又大聲的語氣回答說:”我願意!”,當下我覺得很驚訝,所以再次跟爸爸確認,我說的是信仰上帝,爸爸也回應說”是!我知道!”,並且希望我可以儘快帶他到教會! 在7月9日星期日一早我開車帶爸爸到教會參加禮拜,很感謝當天博文牧師、國光長老、第四小家-月蓮姐、佳吟和喜樂小組的瑜琳姐、淑琴姐、小組的弟兄姊妹們都不斷為爸爸禱告,在隔天,爸爸用很平靜的語氣打電話告訴我說,他有感應到了!他已經很久沒有這樣好好睡一覺了! 感謝主,讓爸爸的心靈得著了平安!

為了讓爸爸可以常常和教會維持聯繫,除了帶爸媽來參加教會的活動,也在社區的住家大樓邀請爸爸參加召會弟兄家的禮拜,召會弟兄姊妹可以就近關心爸爸,也常常為他禱告,一起在家裡唱詩歌! 感謝主的恩典,爸爸在去年10月9日在家裡受浸得救!

今年1月爸媽回金門,打算在金門過節,也順便看看自己想念的老家!然而,這一切似乎都在主的計畫裡,就在2月7日那天上午,爸爸特別將外勞叫到床邊,在不斷地跟外勞道謝,感謝她這段期間照顧的辛勞,也將家人的名字都一一的唸過一遍後,他告訴外勞說他想要休息睡覺了!爸爸閉上雙眼,在睡夢中,爸爸安詳的在主懷裡安息了!當時只有哥哥在爸爸身邊,媽媽那段期間剛好來台灣準備參加奶奶的忌日!

我時常為爸爸禱告,當一接到電話,獲知這個令人錯愕的消息時,我和媽媽及姊姊都非常的震驚及否認,不願意相信這個事實,在立即趕搭飛機回金門途中,一路上不斷的為爸爸禱告,求主讓爸爸趕快醒來!心理面既難過又懊惱不在爸爸身邊,也沒有接到他的最後一通電話…。但是感謝主有豐盛的憐憫,祂對我們的愛浩大無窮(弗2:4)!當我們趕到家裡,看到爸爸臉上是這麼安詳睡著的神情,我們感謝主讓爸爸可以這麼平靜的到主的國度,有上帝對爸爸的愛,我們的心靈也獲得了言語無法形容的平安!

感謝主的帶領,謝謝教會牧師和弟兄姊妹的陪伴,透過肢體的連結與支持,讓主的愛取代了心裡的不捨與哀傷!感謝主,讓我和家人都體會到主耶穌長闊高深的愛與恩典!

在以弗所書41章第10節:你不要害怕,因為我與你同在;不要驚惶,因為我是你的神。我必堅固你,我必幫助你,我必用我公義的右手扶持你。

感謝主,這一路走來所賜予的信心和豐盛的恩典與平安!阿們!

2018年7月7日 星期六

見證-楊曼玲姊妹



我在2011年底和當時的男朋友(也就是現在的先生)一起受洗,我們都是各自原生家庭中唯一的基督徒。當初能夠走入教會,是因著參加公司與社后長老教會合作的弱勢家庭課輔班志工活動,活動結束後,因為想要持續關心小朋友,就固定去參加禮拜,大約一年後我們就受洗了。回想起來,原先是想要幫助小朋友,卻因為這些孩子可以認識神,真的是主奇妙的帶領。

受洗時我已經大學畢業幾年了,在汐止一間著名的科技業工作,生活穩定,公司福利很好。男友一直有去德國追求博士學位的夢想,我的內心很抗拒,因為如果不想遠距戀愛,我勢必得放棄在台灣的工作及家人朋友,還要學習困難的德文,屆時回台後更要面對中年二度就業的尷尬,我的家人也反對我做出這樣看來不理智的決定,經過討論,決定男友先去德國。留在台灣的我,經過長期禱告,相信神必帶領我眼前的路,也終於取得家人支持,因此決定勇敢信靠神,在先生去德國一年後,我們結婚,我辭掉工作,和先生一起前往德國生活,那是2013年。

在德國一開始壓力很大,每天有如鴨子聽雷。但是神一路帶領保守,讓我在到德國後兩個月,通過一個錄取率不到10%的測驗,進入一間辦學用心學費低廉的教會語言學校,十個月後,我通過德語檢定考試,並順利進入德國大學法律系就讀。我在台灣念的是法律系,畢業之後一直從事法律工作,但沒有在畢業頭兩年考上律師,之後因為有穩定的工作,就放棄準備考試了。但是台大法律系畢業卻沒有通過律師考試,對我來說一直是件不光彩的事。在德國念法律系的同時,我考慮到返台後的就業問題,決定利用閒暇時間準備台灣律師考試,給自己最後一個圓夢的機會,並且在回台前一年回台灣參加考試。要通過律師考試,必須在八月通過第一試,再通過十月的第二試。當我考完第一試後,覺得自己考得不好,對於第二試很沒有信心,因此內心非常徬徨,每天晚上睡前禱告時,都迫切向神傾吐我的心情,求祂聖手扶持,陪伴我度過最後的衝刺階段。二試的第二天考試我因為前晚失眠身體狀況不佳,但我總覺得神一直與我同在,讓我能冷靜地作答。感謝主,讓我在畢業多年後,順利通過律師高考,也卸下內心多年重擔。

去年五月我和先生正式搬回台灣,儘管大家都說律師實習職缺很難找,我在一個月內取得了六、七個面試機會,大多也都拿到offer,最後進入了心儀的事務所實習。實習期間,見到一些我認為與自己信仰相違背的事情,開始思考未來職涯規畫,也持續放入禱告中,神所賜的思考的亮光,讓我想起準備考試時學習到財稅法中涉法律與會計交會的專業知識,或許是個不錯的方向,因此我開始修習會計學,並對金融業產生興趣,我持續透過禱告將找工作的事交託在神的手中,並且投履歷至金融業,一個月內取得五、六個面試機會,也全都拿到offer。最後順利在實習結束隔天進入金融業工作,到今天滿七個月了。

我深知這一切都是祂的賞賜、祂手所做。回首四、五年前,在決定是否放棄一切出國去時的裹足不前,對照在德國期間的生活及返台後一年來的求職之路,清楚看到神的一路帶領與同在。儘管現在面對工作,還是有很多要適應與學習之處,但這幾年的經歷,讓我明白,面對未知時總覺得眼前盡是一片迷霧,不知道神要帶領我們往哪個方向去,但是在迷霧中,每一步必都有祂的帶領,只要在每一個當下都探求祂的旨意,並且在自己的岡位上認真努力,穿過迷霧後回頭看,會發現信實的神一直都在。感謝主讓我成為祂蒙福的兒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