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28日 星期六

見證-沈建宇弟兄


大家好,我是大一的沈建宇弟兄。
雖然是北投人。但我是去年九月才來到教會的青年團契。原本的我,在北投的聚會所聚會,只是指考以後,我就再也沒有聚會,因著服事者們對我和對其他同儕的態度不同,又覺得他們的有些行為,明明就是讓我受傷了,卻還是天天禱告,唱詩歌,他們真的知道什麼是良心嗎,真的相信他們所禱告的嗎,這樣一再地灰心,讓那時同時面對指考的我,選擇最後專心在課業上,不再聚會,內心覺得很難過,為何簡單的信仰,因著人,變得不再簡單。很奇妙的是,在暑假認識了一位和平的朋友,在他的鼓勵下,來到了青契看看,令我感動的是,那天在分享代禱時,一位輔大的學長跟我介紹學校實驗室的一些規定和注意事項,讓我感受到,或許自己也是可以被接納的,我可以重新再進入信仰的群體中,後來結束之後,又被一位輔導關心,對她所說的話,很印象深刻。
其實自己那時一直很在意聚會所的服事者,明明我那麼信任他們,有煩惱時,都和他們分享,和他們一起禱告,為何不願意讓我和其他同伴一樣,一起服事,也不告訴我原因,就是對我特別冷淡,為了得到關注,我很努力,想要盡力做到最好,要讓他們看到我,對我的態度有所改變,內心總是在大喊,我也在這,我跟大家,有什麼不一樣。當我將這樣的感受分享給輔導後,她卻向我說,其實,你不需要做什麼努力,上帝就很愛你,現在來到和平,就好好帶在團契享受上帝吧!內心突然感到溫暖,突然有個感覺,上帝,這就是你要我來的地方嗎?就這樣,開始在這聚會,但是內心總是有聲音告訴我,不要太投入。總是默默地來聚會,然後就默默地離開,為了不讓自己再有被傷害的可能,想要這次只專注在聚會上,不想跟人扯上關係,但內心又矛盾的渴望認識別人,這樣的矛盾之下,讓我開始覺得去教會,是一件有壓力的事情。時常自己搭捷運時,會搭到中正紀念堂就下車喘口氣,思考我今天要去教會嗎?還是搭回家?或是到教會之後,在附近大哭一場後,再進去聚會。高興的是,這次面對恐懼的我,不再是逃避,不是選擇以離開來解決痛苦,而是透過禱告,選擇交託自己的害怕,選擇繼續待下來,慢慢的,認識了大家,雖然在過程中,還是有許多的不順,會思考著,我有可能被這群體接納嗎?感覺大家都有固定的朋友圈了,我應該是多餘的吧?甚至有幾度要放棄繼續努力與人建立關係,但透過每週的聚會,認識到信仰不同的面相,透過敬拜,慢慢找回信仰的感動,透過小家逐漸感受到被接納,被關心的感受。也覺得自己很幸運吧,寒假有機會和一些青契的人去神研班,雖然營會在中間突然結束,很錯愕,但由於突然的結束,和平的夥伴們,決定在台中玩一天再走,當晚我們決定聚在一起討論隔天的行程時,話題被導向查經後,我們卻花很久討論聖經,讓我發現,無論平常是不是喜歡討論信仰的人,突然都有了大大的轉變,嘆息自己聖經知識裝備不夠,小組討論時,無法深入,也有人開始對讀經有了渴望。
曾聽人說過,教會是個有愛的地方,但也是個充滿罪人的地方,畢竟,我們都是因為有罪才來教會的。因著自己曾有不好的經驗,而害怕向人敞開,害怕再被傷害一次,但是人畢竟就是有缺陷的,一個群體是由人所組成的,在一群缺陷的人當中,怎能尋求到完美呢?但就像神研班,透過那樣的營會,大家都對上帝的話產生渴慕,若不是祢親自動工,我想是不會發生的這不可思議的神蹟。感謝上帝,雖然我無法改變過去,但透過交託,卻有了不一樣的結果。我能再重新進入一個信仰群體,也是一個奇蹟!或許沒有真正完美團體,但能試著讓自己所待的群體看起來比較完美,讓這群體看起來,是可以變動的,學習去關心其他人,也學習敞開自己,讓別人感覺被你接納,當個能抬起別人褥子,也能安心讓別人抬起自己的人,讓別人也能感受自己屬於這個群體。

2018年4月21日 星期六

見證-蘇紋萱姊妹


「The first prize is…… Wen-Hsuan SU from Taiwan!」

在去年九月份的新加坡長笛大賽中,我很幸運又榮幸的得到了首獎,這份得來不易的榮耀再次讓我看見神的恩典在我身上的作為。我是個容易緊張且極度沒有自信的人,但在競爭激烈的比賽中,任何失誤或情緒都有可能會影響表現。感謝主,如同前年在日本比賽時,即使上台前在後台一直哇哇大叫著好緊張和怎麼辦,站上台後雖然很緊張、心跳很快,但卻莫名地感到很平靜,很神奇的,我覺得這是神真正與我同在,一起站在舞台上,安定我焦躁的心。
在比賽之後,帶領台灣選手出國的江淑君教授一直建議我要我出國,另一位長笛家Denis Bouriakov也說如果我去他所任教的UCLA要給我半額的獎學金。從小到大,已經不是第一位老師「勸說」我出國了。就如同前面所說,我沒有自信,我只覺得自己不錯,但沒有好到可以出國念書的程度,而且自己也還有很多的不足需要學習,另外,經濟才是最主要的問題。出國這件事,完完全全的不在我的計畫之中,都已經大四了,對未來的規劃就是考台灣研究所、大五實習、考教甄、考教檢,出國?拜託,我家沒那個錢況且我也沒那個實力,這是每當我聽到別人要我出國深造時的心理OS。

不可否認,這次的得獎使我的信心倍增,所以回國後也一直思考出國這件事。江教授說了一句話震撼了我:「比你差的人都要出國了,你不要十年後看到人家站在舞台上,你會哭!」對阿,我肯定會哭。雖然台灣資源很多,但似乎出國多看一點世界、多學一點不同的技巧也不錯。從小到大,我要做什麼事總是被家裡安排好,要我念師大我就念,要我當老師我就當,直到這次我才真正開始思考自己想要的到底是甚麼。而我發現,站在舞台上演出、面對所有的觀眾才是我真正想要的,而非站在講台面對國高中生。於是,開始和家裡掀起了一波家庭革命,除了我以外,原來家裡的人和我一樣都沒有自信,都覺得考不上國外的學校,也沒有太多的錢可以出國。在為了省機票錢和方便之下,我選了兩間有在台灣舉辦甄選的英國伯明罕音樂院和英國皇家音樂院,學費一年各是70萬和100萬台幣…這真的太驚人了!以賽亞書40:30:「仰望耶和華的人比重新得力。」感謝主,在讓我得著自信後,也改變家人的想法,也在他們當中增添信心在革命過後,家人終於妥協也決定支持我,只要有考到獎學金,而扣掉獎學金之後的學費如果還能夠負擔就有出國的機會!今年二月,我也真的很幸運得收到了兩間學校的錄取信,其中,英國皇家音樂院更是全球排名前10的音樂院,非常的難考,而我竟然考上了!因為長笛不太容易拿到獎學金,所以必須自付月100萬台幣的學費。正當我與家人分享這個喜悅的同時也在煩惱家裡要從何而來這麼一大筆錢,隔天,收到阿姨的訊息說,他手上有足夠的現金願意先借我讓我出國念書!感謝主,這真的非常的神奇,總會發現神在無形之中已為我預備了我的未來,我現在只是走在祂所鋪的道路上,一步一步的邁向目標。
現在,我正在準備英文考試,必須達到學校的門檻才能真正拿到入學通知,雖然很努力的準備,但考了兩次都失敗,眼看截止日期在前,希望神不會那麼殘忍得讓我在這個臨門一腳的地方止步,也希望學校能寬容期限讓我晚點再交成績,這件事也需要大家的代禱。
詩篇56:11:「我倚靠神,必不懼怕。」最近我也錄取了北藝大的研究所,我相信且仰望上帝,不管出國與否,祂一定會有一個奇妙又豐富的帶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