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月27日 星期六

見證-李以諾弟兄


弟兄姊妹們平安!我是李以諾,畢業於輔仁大學生命科學系 (就是生物系),剛剛錄取了台大生態與演化生物學研究所,那我想要分享的是我在當兵時推甄上研究所的歷程:
先說個前情提要:
在我高中時,就知道自己相當喜歡有關於生態的議題,於是那時候的我便以森林系作為目標。當我學測拿了64級分,各科老師都認為我已是夢想在握,一定可以錄取目標:中興森林系,而當時的我也是這麼認為。不料,上帝送我第一個受洗後的大禮就是──學測的志願全部槓龜!後來的指考竟然又以十幾分的差距名落孫山!當時上帝告訴我:「你就『乖乖的』(沒錯,祂真的這麼說) 在輔大讀四年就對了!」但,一向被認為「很難控制」的我怎麼會乖呢?於是大二的時候又跑去報考台大森林系的轉學考,想當然是沒上。不過,這一連串的事件卻讓我對考試有些陰影,覺得上帝是不是總是要我在曠野繞半天才能進迦南地?是不是要我經歷一些磨難之後才能得到祂要我得到的東西?這埋下了我在考研究所的時候,面臨迷惘的遠因。
回到正題:
雖說我在大學的時候一向志向堅定,畢業後就是要讀研究所,當然上帝也告訴我,我畢業之後的出路就是研究所。但是等到大四,真正面臨考研究所的挑戰時,我卻迷惘了。一方面,可能是大學唸得有些疲憊,實在不想再接觸和生物相關的東西,覺得考試還要準備這些東西,實在是準備不下去;另一方面,就是我對於考試的恐懼。綜合這些原因,即便上帝不停地告訴我「研究所」不知道多少次,我大四那年仍然沒有準備研究所考試,甚至還在想,自己是不是該轉換跑道,攻讀其他領域的研究所?但想來想去,卻找不到另外一個自己有興趣的領域,結果進展是0。)
做為男生很重要的一件事,就是會被強迫參加「國軍online」這款由國防部發行的線上遊戲。在不知道該怎麼辦的當下,乾脆就先去把遊戲玩一玩好了。不過我想,我大概把上帝惹毛了吧?於是祂就請我父母把我罵了一頓:「怎麼弄了半天都不知道自己要做甚麼,說好的研究所呢?」那個時候我只剩兩個禮拜就要入伍,於是我只好想辦法在兩個禮拜內,把包括研究計畫在內的,推甄要用的備審資料全部搞定!然後衝衝忙忙就報了兩間台大研究所:一間是被上帝打槍三次,還是心有不甘的森林系研究所;另一間則是大學有去實習的生態與演化所。但是問題來了,這兩個所的面試時間都是在我下部隊的時候,但是決定自己的部隊單位在哪裡,卻是用抽籤的,有台北、桃園、新竹、宜蘭、台中,還有金馬頭獎和特別獎:東引!「哇塞!」我心想:「要是抽到大獎,推甄就真的毀了!怎麼辦?」我只好向上帝祈求:「如果這是祢的旨意,祢就讓我抽到台北的籤吧!」感謝愛我的神,祂就真的讓我抽中了台北的單位,不但離家只要半個小時的車程,離捷運站更是只要走十分鐘就到,看起來真的是個很棒的「推甄用應許」啊!不過呢,要是劇情只有這樣,我今天大概就不會做這個見證了……
當我把要請假去面試研究所的訊息告訴部隊長官,卻被長官一口拒絕,表示除了國家考試依規定是公假以外,其他的考試一律都不會准假!幸好,森林系的面試在禮拜六,我可以利用休假去考試,但禮拜五面試的、生態與演化所的推甄大概就要報銷了!正當我一廂情願、覺得就要一圓森林之夢的時候,第二天我卻被叫到後方去集合,說我們被抽中要去高雄鳳山的步兵學校受訓。當下聽了只覺得傻眼!我本來心裡還在暗自慶幸:「還好150個人只抽10個,我應該是不會這麼倒楣才對!」誰知道還真的說中就中啊!但當下,聖靈卻提醒我:「別急,換了單位說不定就可以准假了!而且在高雄放假的時候可以住台南的親戚家,順便可以去拜訪在南部的親戚啊!你不是一直很想去看看他們嗎?」好吧!就這麼辦吧!
在南部的第二個周末,剛好父母親也南下來探訪親戚,順便看看我。沒想到一見到父親,他卻告訴我,要我準備拚研究所考試,因為就他之前當過兵的經驗,他認為這樣應該是沒有辦法成功請假出來面試。這當時在我心裡投下震撼彈:「上帝啊!你都讓我抽中台北了,難道祢的應許又是要我繞路,要我用考試才能上研究所嗎?那祢為什麼要我準備推甄?難道就不能讓我輕鬆一點嗎?」即便父親一直提醒我,  神說:「我向你們所懷的意念是賜平安的意念,不是降災禍的意念。」而且這樣整人也絕對不是上帝的性格,當下的我還是無法接受,甚至就直接不打算帶准考證去請假!後來想想,還是去嘗試看看吧!
我在禮拜一的時候提出請假,而那個禮拜五一早就要口試了!但等到禮拜四中午,我實在是受不了,因為禮拜五早上才搭高鐵趕回台北就來不及了,必須要禮拜四晚上回台北才能趕上面試,但都已經禮拜四中午了,竟然還是沒半點消息!沒辦法,只得硬著頭皮去問長官。感謝上帝,祂給了我最好的安排:我本來請的是事假,口試完是要用禮拜六補班的,但長官利用「台大是國立學校」的理由,把台大的研究所面試當成國家考試,因而准為公假,也就是說,不用補班!因此我從禮拜四晚上直接放到禮拜天晚上收假。後來上帝也成就了祂的應許,我正取了台大生態與演化所。
那森林系研究所呢?結果上帝還是沒有要我去就讀森林系研究所,連備取都沒有。但因緣際會下我才知道森林系在學習的事情,好像跟大家所認知的生態有些差別:森林系主要學習的東西似乎都是繞著「木材」打轉的!從如何生產木材,也就是如何種樹、如何引誘人來看樹,所謂的「森林觀光」、到如何利用木材,於是就有了木材材料科學、家具製造、還有研發黏合木材的黏膠等等……。真正關於生態的部分反而不是森林系研究的主軸。也難怪我不會錄取森林系研究所啦!感謝上帝,就算是我這麼固執己見,祂仍然愛我,並幫我想好前面的道路,還一次次地想辦法讓我轉向,避免我偏行己路。耶和華說:「我的意念非同你們的意念,我的道路非同你們的道路。天怎樣高過地,照樣我的道路高過你們的道路,我的意念高過你們的意念。」「你們必歡歡喜喜而出來,平平安安蒙引導,大山小山必在你們面前發聲歌唱,田野樹木也都拍掌,松樹長出,代替荊棘;番石榴長出,代替蒺藜。這要為耶和華留名,做為永遠的證據,不能剪除。」但願頌讚、榮耀、智慧、感謝、尊貴、權柄、大力,都歸與我們的  神,直到永永遠遠,阿們!
我的見證到此結束,謝謝大家!

2018年1月13日 星期六

見證-李哲文弟兄

※金華國中花蓮服務隊心得

第一次參加金華國中花蓮服務隊,剛開始多少有點緊張,不像之前待過的營隊,大多是直接接觸小朋友,在花蓮服務隊,我們的角色是帶領國中生,讓國中去帶國小生,這樣營隊對我來說很特別,也有太多不確定因素。

首先是小隊員,在認識起初,本來大家就彼此不是很熟悉,加上隊員大多不是屬於自來熟的那種,我跟我的搭檔佳君遇到的第一個困難就是跟小隊員的相處,小隊員討論或是活動的參與度大多不如預期的熱絡,一直到第三次訓練也都是差不多的狀況。
但很神奇的是到了上營第二天,小隊員為了興趣分組卯足全力的想宣傳口號、法語教學,也開始發現,原來準備教案的過程可以很有趣,大家因而建立起團隊的默契,彼此之間熟絡了起來。

再來是當地的文化,台灣原住民的族群大多是基督教群體,對於小隊員來說可能有不小的文化衝突,畢竟金華國中生大部分不是基督徒,面對像是使用基督教詩歌、飯前要禱告、牧師的訊息等,有些人可能保持著包容的態度、或是觀望、或是不理解。
不管如何,對我來說,看見原住民將基督教融入當地的傳統文化當中,其實很新鮮,例如在訊息裡提到當地古老的傳說,跟聖經內容的關係…等,在服務隊中,怎麼融入當地文化是需要學習的,而這是件很有趣的體驗。

最後是兒童營的期間,我們雖然得知我們要負責的年級是中高年級,原本擔心遇到的孩子不會怎麼理人,但幸運的是,我們的孩子很友善,甚至會彼此分享,到最後跟國中生玩在一起。

就好像聽一場音樂會,聽眾跟音樂家是會彼此回饋、互相影響;我們跟小孩子的關係也是這樣,雖然我們來是要服務小朋友,但有的時候,我們提供的,當地人不一定需要,然而,小朋友的行為反而會帶給我們改變,我們也變得單純、真實,我想這是我們在服務隊當中最大的收穫了吧。

服務隊不僅僅是學習團隊合作,更重要的是,你為服務對象帶來了什麼?而你又獲得了什麼?我相信每次遠離都市到鄉下服務,對自己來說,更是一趟修復自我的旅程。

(李哲文 / 和平教會青年團契)

2018年1月6日 星期六

見證-鄭淑今姊妹

我是淑今,很開心與大家分享我的見證,願主保守帶領我今天的分享。

小時候,家裡是傳統的拜佛家庭,雖然跟著父母進出寺廟求神問卜,卻從來沒有發自內心的感動。我的母親在十五年前受洗,在我遇到困難的時候,她常常為我禱告傳福音給我,我想信主的種子早已在我心田種下了。主的恩典不曾間斷,無時無刻都能感受到祂滿滿的愛,但是我仍在猶豫仍然走不進教會,就在一次身體警訊後,讓我下定決心要受洗成為基督徒。

今年6月初兒子不小心碰撞我的左胸部,因為疼痛異常,去醫院檢查後必須再做穿刺確認,當天回家心裡真的好害怕,禱告時眼淚一直流不停,但是我清楚聽到一個聲音,主說”妳為什麼還不走進我的懷抱,我在等妳,我會醫治妳”我覺得好慚愧,放聲大哭口中不斷的跟主說著對不起。當週主日也是我第一次走進和平基督長老教會,主知道我的擔憂,帶來的第一位天使就是清惠師母,她也是我日後診療過程中最重要的夥伴。

幾天後我並沒有回醫院做穿刺,我又去了另一家醫院做檢查,拍了7張X光片,竟然神奇的找不到疼痛的這個位置,醫生說應是良性組織,我高興的在診間大喊 ”感謝主” 天真的我以為沒事了,我已經被主醫治了。這樣過了一個半月,左胸部又開始隱隱作痛,我開始胡思亂想很害怕不敢跟家人講,心裡有個念頭是不是主還沒完全的醫治我主在提醒我,我把這擔憂告訴師母,我倆在禱告中都明白主要我勇敢面對。

於是我回到醫院做穿刺,三天後報告出來是乳癌,必須手術及放射治療,雖然心裡已有準備,但是真的聽到結果還是難以接受,心情沮喪到了極點。既然要手術總要找到信任的醫生,透過家人朋友介紹找到馬偕醫院的楊博勝醫師,因為聽聞楊醫師是基督徒,我想與他分享我要受洗的消息,才知道楊醫師竟然是我們教會博文牧師的哥哥。天啊~怎麼會這麼巧! 這一定是主的帶領,我真的可以放心交給主為我預備的醫療團隊。

8/13我在滿滿的關愛下受洗,我想這也是主的安排,讓我在手術前成為祂的兒女,感受祂的同在。

二天後手術來臨,有家人及教會的朋友為我禱告,手術一切順利。雖然傷口疼痛,我以為這是最辛苦的階段,熬過去就好了,其實並沒有那麼容易。一週後回診看報告,又發現一個很小的侵犯性組織,還要再開刀做檢查。四天後第二次手術,這次的傷口腫脹劇痛,楊醫師巡房發現不對勁,必須再一次手術做清創處理,當時覺得自己的運氣真是糟透了。

經過這三次的手術,我真的身心俱疲。撇開肉體上的痛楚,最艱難的還是對信心最大的考驗,因為這段期間心情起伏不定,病情未明確時的不安,等待報告時的煎熬,讓我的信仰,從相信/盼望/失望/發怒/懊悔 如此不斷的重覆。但是主並沒有撇下我,派了好多位天使幫助我,除了親愛的家人,我要感謝維倫牧師/博文牧師/元元牧師,謝謝你們的關心與代禱,讓我更有勇氣更多信心。我要感謝清惠師母,在我最徬徨無助的時候,是她的關懷與鼓勵陪伴我度過最低潮的時期。我還要謝謝群鈺小組長,在我沮喪失意的時候,是她開朗的性格溫暖了我為我加油打氣。我也要謝謝乃璧姐妹,她每天分享的禱告文十分奇妙,總能觸動我的心思意念讓我感受主的同在。我親身經歷了苦難的這門功課,徹徹底底的感受了一遍,更領悟到當我們失去一切的時候,惟有更倚靠主,更堅定抓住主的應許。

「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為你與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
詩篇23:4

感謝主我已經順利完成治療,主讓我重新思考生命的意義,我調整了生活作息,也改變過去緊繃的行為模式,學習放慢腳步去享受生活中的美好,感謝主讓我懂得要多愛自己,更感謝主與我共同經歷這場病,讓我有機會思考很多過去不會想的,體會不曾體會的,看見不曾看過的,讓我日後也能感同身受的去關懷需要的人。

感恩所有的一切,願上帝祝福每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