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22日 星期日

見證-趙恬執事


各位弟兄姊妹平安,我是趙恬,關於今天的見證,我一直很苦惱我要分享些什麼,因為上帝給我的恩典實在太多太多。於是就在一個月前的早上,我在電腦前一字一字的寫出今天的見證,想到今天要分享的內容,我得先說,若不是上帝給我的信心,我應該是頭殼壞去才會選擇分享以下內容。

今天我想跟大家分享的見證是關於上帝如何給予我信心,如何恩待我,陪伴我到至今。
我並不是出生在一個基督教家庭,從我有深刻記憶開始,我是給我的阿公阿嬤和姑姑帶。認識我阿嬤的人都知道,她是個即使身體年邁、不適,仍會來教會做禮拜的人,但在我小時候,阿嬤是個虔誠的佛教徒,每天下午三點會帶我在家裡的佛堂念經一小時的那種,直到現在我還會唱那些經文歌;阿公和姑姑也是很疼愛我的人,會給我吃好吃的東西、帶我去好玩的地方,但是不該做的事情也絕對會嚴厲指正我。

說到這裡你可能會想像:『唉呀真是單純幸福的環境啊!』,但我絕對不是從小就像現在你們所看到的這樣。

我姑姑常說我小時候就很聰明,很有自己的想法,但我自己的記憶是:我知道爸爸很疼我,所以我會躺在大賣場的地板哭鬧要爸爸買玩具給我,至死方休的那種;早上上學會裝睡,讓爸爸從穿衣服、洗臉、穿鞋子、抱上機車、服務到抵達學校;會帶頭幫同學作弊;會跟著同學一起偷東西,然後當同學的媽媽偷偷問我自己的孩子在學校怎麼樣時,我還會很誠實地跟他說他的小孩在學校偷東西…後面幾件事情可能是連我家人都未曾知道的事情。
以上種種,或許聽起來沒什麼,或許會有人覺得「唉呀小時候就是會調皮搗蛋嘛」,但上帝讓我不時用這些事情提醒自己,在我不認識祂之前祂從來沒有放棄過我。

我仍然能記得姑姑拉著我在家裡的小樓梯跟我說家裡有困難,要我體貼爸爸,不能再這樣跟爸爸予取予求、亂買東西。這不是恐嚇,是事實,不過大家可以想像一下,你會很認真對一個小學三年級不到的小孩說這些事情嗎?我認為這是上帝給予我姑姑信心的表現。

在我的成長環境中,家裡的困難、大人的吵架,慢慢地浮現出來,大人之間對於彼此的不諒解、不看好,也成為我心中的陰影,我無法當作不知道,無法單純的過生活,或許是因為這些,加上小時候自身的生理狀況與未有人知的人際問題,我一直認為自己是個很自卑的人,也認為自己不時會駝背走路就是表徵之一。

去年有個人跟我說:「我覺得趙恬是一個很有自信的人」。通常聽到這句話,我會急忙表示「不不不我其實是很沒自信的人…」,但這次我在解釋的時候我迷惘了。從那天開始,我常常問自己「我是個有自信的人嗎?」、「別人是從哪裡覺得我有自信?」透過反覆思想,我看見這都是上帝給予我的恩典,祂讓我對祂的掌權有信心,祂讓我相信我就在祂的手裡,若有差錯祂會帶領我,在這樣的前提下,我對自己說的話語、做的事情有信心。而祂也用不同的方式、不同的經驗、不同的人提醒我:「嘿孩子、我就在這裡」、「孩子、你可以再想想…」。從不認識祂一直到如今,祂一直都在看顧保護,祂讓我對自己的思考與判斷有信心,而不是分不清楚是非邏輯,想到這些就有太多的見證經歷可以分享。

每每回想起從小到大的成長經歷,認識我的家庭的人都知道,嘿我能長成像現在你們所看到的這樣絕對是段不可思議的經歷。

路加福音22:32『但我已經為你祈求,叫你不至於失了信心。你回頭以後,要堅固你的弟兄。』

或許從前後經文釋義上有更深重的涵義,但我想分享上帝讓我看見的:早在我們出生以先,祂已為我們祈求,不論我們在怎樣的景況,祂不會讓我們對祂失去信心,即使我們曾經忘記祂,在我們重拾信心時,不要忘記與眾人分享這樣的經歷,因為祂要使用你,要透過我們彼此的見證更加堅固我們每一個人的信心。

謝謝上帝永不止息的愛,阿們。

2017年10月7日 星期六

見證-吳若琦姊妹


從小,家中只有我一個小孩,在家族裡,我也是最小的妹妹,並不缺少愛和關心。曾去過幾次的兒童主日,但並沒有太大的感覺,其實我內心深處認為:信仰是給那些需要被改正、人生遭遇重大苦難的人,而我並不需要依靠這個信仰。

直到國中,媽媽生病住院,那時的我感到無助又害怕,因為我從來沒有想過媽媽會離開我。在媽媽住院期間,我主動打給鄰居的基督徒的阿姨,問她怎麼替媽媽禱告,從那時起,我便每天向神為媽媽的病情禱告,每次禱告完,總覺得心情放鬆許多,就好像把所有重擔都交給神一樣,之後,我的舅婆開始帶我進入教會。來到教會之後,除了參加主日之外,我也來到了國中小組,小組裡的輔導還有同學都很熱情,雖然初入教會的我不多話,有時因為怕生的關係,甚至表現的有點冷漠,但他們仍然常常關心我。參加主日時,每次的信息,我認真聽著,不管是在主日或是小組,聽到的見證,總讓我更想認識神。當時,神就好像我最重要的依靠一樣,每當遇到不順遂、或是心情不好時,我就會向神說話,或是翻開聖經,讀祂的話語,對我來說這是一個很大的改變,以往,不管發生什麼事,我第一個想到的就是爸爸媽媽,然而,現在,我第一個想到的就是上帝,在那段期間,媽媽的病情也好了起來,我也受洗成為基督徒。

但受洗後,我越來越不穩定去教會,不管是主日還是小組時間。因為當時,爸媽常常吵架,每當他們吵架,我覺得很恐慌,我那時心裡有種聲音:既然神愛我,會幫助我,為何要讓我經歷那麼痛苦的事情?祂為什麼都沒有聽到我的禱告呢?為什麼受洗後,反而有越來越多的不順遂呢?在教會裡,我也不自覺得比較,常常看到很多比我晚進教會的人,說著方言,又或者他們在唱詩歌時投入的樣子,而每次敬拜的時候,我總是呆呆地站著,毫無感覺,那時心裡常想著:為什麼只有我沒有經歷神?為什麼我沒有辦法像其他人一樣感動?最大的挫折,是在一次營會當中,當時所有人都感動的痛哭流涕,甚至有人跪在地上,而全場只有我不動如山,就像是個旁觀著一樣冷淡的看著所有人,好像一切與我無關,那時,我真的充滿疑惑又難過,為何只有我無法經歷耶穌?

上了大學後,班上有一位基督徒,她告訴我她有參加學校團契,於是,我便開始加入了信望愛社。來到信望愛社,發現這裡敬拜方式跟我以前去的教會很不一樣,原來不用一定要唱唱跳跳,安安靜靜的唱詩歌、禱告,更適合我。於是,我開始慢慢恢復和神的關係,我穩定的來到團契中,也開始認真思考信仰對我來多說到底是什麼?過去在教會中,我常常對有驚天動地信仰過程的人感到羨慕,我總是把目光放在人身上,看到他們感動、流淚,我便開始比較自己,總覺得為什麼我沒有像其他人一樣的經歷?為什麼我感受不到神與我同在?後來,我了解到,每個人經歷上帝的方式不一樣,我不需要去比較。

經過那麼久再次回到信仰後,我學會了順服,我發覺神的安排總是有祂的道理。以前在教會裡,我不喜歡和人建立關係,也不太喜歡過教會生活,我認為,只要自己和神的關係好就足夠了!後來我明白,人是很脆弱的,若沒有輔導或是教會朋友的關心,我們隨時都有可能離開信仰,感謝神在我人生不同的階段,派了許多小天使們,讓我再次經歷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