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29日 星期六

見證-許主芳姊妹


平安,我的名字是許主芳。

上一次在和平第三堂見證,是關於「芳」這個字,講述以生命影響生命,成為蒙主芬芳、神馨香之祭;這一次見證,先破題是關於「主」,從自己做主到神作主;以此類推,已經可以預想下一次的見證會關於「許」,希望是神的應許,想像起來會是滿正面且蒙福的見證,其實每個見證不管經歷苦難或感恩,都是恩典。

三年多前,當我還就讀研究所,正面臨人生第一份工作的選擇,我花了滿長時間尋求,當時神讓我領受到呼召與感動,寫下這一首生命見證詩歌—「小船」,歌詞寫道:
有一艘小船,在海中起起伏伏,經歷風與浪。
小船來到岸邊,不知往哪兒停靠,一直找,找不到,
或向左或向右,到底哪兒是正路?
我聽見,有聲音對我說:
向後看,是我陪你走過的平安,為何你還要懼怕?
再數算,這一路有多少的恩典,為何你還怕缺乏?
有一艘小船,在海中起起伏伏,經歷風與浪。
小船來到岸邊,不知往哪兒停靠,一直找找不到,
神掌舵,就有平安。

神對我的呼召是「生命影響生命」,因此我選擇了體制外的教育,我也深切感受這一份工作可以追求自我實現,也能符合神心意,當時的我,每每禱告,都會出現神搭著我的肩膀,站在山坡上,指著前方說,這是我要帶領你走的路。問題來了,歌詞最後一句「神掌舵,就有平安」這句話,我寫得很漂亮,卻做得很不到位,就成了今天我要與大家分享的見證。

我自認已經是信靠神、交託神的好基督徒,在人生職場之中,在自我實現、燃燒熱情之中,我喜歡做主、願意承擔責任、喜歡挑戰,凡事盡力,常以不要成為又餓又懶的僕人自我砥礪。然而,內心的黑暗隨之籠罩,當我越想要追求成就,追求自我價值肯定,我也越來越在乎別人的眼光,當我不自覺活在想要證明自己、尋求人的肯定時,我也開始推開了神在我生命的寶座,而讓自己的想要佔據時,上帝就出手了。

上帝在我生命中設立了屬靈幫助,第一個點是「屬靈同伴」,也是最先對我發出勸戒的點,邑垣最先提醒我,想清楚這麼拼命工作的動機是什麼,因為當我一切以工作為優先時,首當其衝被犧牲、受苦的就是他,當他每次問我的時候,我每一次都堅持這是我想要做的,是我領受神要我做的,是我人生的使命,因爲這是草創的組織,所以制度是要一步一步建立的,我在努力一點,危機就會度過,一切就會穩定,穩定後我就不需要這麼辛苦了,現在這一切都在過程,愛拼才會成功(台語),不然會虧待神給我的恩賜;屬靈同伴也有光勝牧師、少契輔導團隊,大家也常勸我,路要走長遠,健康很重要,禮拜一到禮拜天工作,早上七點半到晚上熬夜,生命燒盡,就算有理想也是走不遠的,但是我持守著自以為為神工作的使命,我並沒有聽進去這些提醒,那同樣是呼召的少契服侍呢?只能說神掌權,我見證到儘管因為我一個人的軟弱,神要實行的計畫是不會被耽擱的,只有我參不參與其中,在工作與服侍的掙扎,我感到痛苦,為了工作而少了可以和少契孩子們相處的時間、為了工作知道自己在準備信仰活動教案的倉促、為了工作呈現疲累的樣貌在孩子們面前,我感到虧欠,反而是上帝透過少契孩子們傳訊息鼓勵我走回正路:「主芳姐,最近看起來很累唷~謝謝你工作很忙碌仍然陪伴我們為我們禱告,我們也為你禱告,要加油唷!」。

說到這裡,大家應該會覺得我應該開始意識到工作與安息的取捨與重要吧?很可惜,沒有,我持續持守咬緊牙繼續努力到底,既然我如此堅硬了脖子,不知道回到神面前,上帝因著愛就出手到底,舉例來說:我以前常誇口,哎呀~太「感謝」神了,讓我是深眠從不失眠的人,神就在我驕傲的事上教我謙卑,三年來,工作的壓力開始讓我失眠,然而,因著有所成就,我又願意犧牲更多時間來工作,當工作遇到瓶頸,我不再得到高度稱讚,甚至我因為累了,開始會有思考不周的時候,伴隨而來的壓力、挫折、受傷、委屈,讓我開始原本半年爾偶工作壓力失眠幾天,演變持續一個月,幾乎每一天睡不著,睡了又驚醒,才發現只睡了一小時不到的困境。當一切失控,我徹底覺悟我掌權的結果是這般下場,莫名的焦慮與恐懼徹底的籠罩著我,慶幸的是,我還能流淚靈修、禱告,但是,我感受到自己依然行走在黑暗之中,神說祂總不撇棄祂的孩子,然而,我卻深深地感受到被遺棄,原本肩並肩,看見前方光明的我,在這樣的生命景況,我禱告,卻只看見一個在原地踱步的自己,上帝呢?當我往前走時,神依然坐在原地,我看見一個一直想拉著神陪我走,我卻動不了的畫面,就算在低谷中,我仍然希望神照著我的想法動工。甚至當我在苦難中,我和上帝生氣,為何置我於曠野中不顧,我的神我的神,你在哪裡呢?

神藉由希伯來書提醒我,是我自己走入曠野之中,還與他發怒、試探:「就不可硬著心,像在曠野惹他發怒、試探他的時候一樣...他們心裡常常迷糊,就不曉得我的作為!我就在怒中起誓說:他們斷不可進入我的安息」,但是神也藉由他的話語安慰我:「所以,我們只管坦然無懼地來到施恩的寶座前,為要得憐恤,蒙恩惠,作隨時的幫助」。

第二個幫助點就是陪伴我的屬靈前輩,神透過祂們對我提醒。俊佑哥6月與少契專講分享,講了一個故事,簡言之,唯有當房子主人將房屋土地等所有權都交給耶穌,夜晚魔鬼來敲門時,會是耶穌上前應門,魔鬼就傷不了房屋,傷不了主人,只能離開。那晚,當我送俊佑哥離開時,我們沒有講到太多話,只有俊佑哥突然說了一句:『我沒有很多時間,可是我在心中禱告時,有感動要我對你說:「你要悔改」』。要不是我滿尊敬俊佑哥的而且很信任他,一般人聽到這句話會直接生氣或揍他吧,但是,當他這麼說時,我知道神在透過俊佑哥對我說話:「孩子呀~你要到什麼時候才會回到我面前,恢復與我的關係,何時才會將所有權交給我呢,我就必保護你到底」。神也使用敬拜的詩歌對我提醒,恰好連續兩到三週的第三堂敬拜詩歌都有「主你是我們的太陽」這首歌。過去以來,我一直覺得上帝造我像太陽,熱情、積極、溫暖、有創意、有動力的不斷燃燒著,然而,真正的太陽與真光是神,唯有神叫太陽燃燒,離了神的我,什麼都不能,若不是神的揀選,我如何能認識他、倚靠他呢?三年前那位渴望回應神,主我願為你去的女孩,漸漸的迷失,成為丟下神,只想著自己想要去達成什麼目標、滿足其他人,但卻不知道該去哪裡的人,當我邀請群鈺姐陪我禱告認罪悔改時,神透過群鈺姐對我說:「孩子,歡迎回家」。

第三個神出手的點就是家人,也是近乎神的愛永不改變的屬靈點,感謝神的揀選,我誕生在屬靈家庭,我想上帝會這麼花心力管教我是因為愛我,還有每天跪在地上為全家代禱並且堅持禮拜天要有家庭祭壇的父母,當我跌倒、軟弱到站不起來,當我失去與神的關係時,當我迷惘不知道下一步怎麼做的時候,我的父母並沒有為我做任何決定,或是命令我怎麼做才對,而是傾聽、提供人生的經驗,並且一次又一次以禱告安慰我、將我交託給神,讓我自己回到神面前作出決定。
以賽亞書55章9節:「天怎樣高過地,照樣,我的道路高過你們的道路,我的意念高過你們的意念。」唯有神知道我的未來,唯有神知道什麼才是對我好的。我所領受的使命及想要達成的目標,沒有上帝與我同行就沒有意義、就都不可能。

到底什麼是為自己人生負責任?是神在我生命中掌權,我盡力,結果交託給神的帶領,如同神給我感動,最後那一句歌詞是神掌舵,就有平安,我失眠的狀態、一顆活在恐懼綑綁的心,唯有在主裡才能成為新造的人。

屬靈幫助神已為我設立了三個點:屬靈家人、屬靈同伴、屬靈前輩,然而,最重要的一環,還是要我自己將主權交托,抬頭仰望耶和華,與神建立關係,我的生命才會是立體的,金字塔的頂端是神,不是我。

我承認自己仍在過程中,也還有放不下的自我,但是神真是那又真又活的神,最後與你分享,上禮拜的一天晚上,我和神摔跤,哭訴著為什麼不直接告訴我是什麼樣的人,這樣我就不會被別人影響,我就有自信,我不需要在意別人的肯定,神,請你告訴我是誰,當我在禱告中試著自己宣告:我是誰的時候,我竟然一句也說不出來,因為我打從心裡不相信也看不見,就在我等候神時,突然我失聲痛哭,在我心裡出現一個堅定的聲音,「孩子,你是屬神的」,這個聲音引導我也在心裡跟著念:「我是屬神的」,「你是我所疼愛的」,「我是你所疼愛的」...我相信,我對神的認識更深時,聖經的話我看得夠熟,我就能聽見更多神對我說的話。

2017年7月22日 星期六

見證-鄭安妮姊妹



我是來自嘉義的鄭安妮,我們家有四個人爸爸、媽媽、妹妹和我。我是家中的老大,我的妹妹是個身心障礙者。從小我就被教育要自我獨立並照顧好妹妹。所以無論是上學、放學、參加夏令營等活動我都跟妹妹形影不離。還記得在國小的一個暑假,我跟妹妹一起參加了一個教會辦的讀經班。那個時候教會的輔導大哥哥、大姐姐跟我們說要信上帝才不會下地獄,因此在那個時候我非常擔心是不是我的家人不信上帝就會下地獄。所以我每天每天都在為我的家人們祈禱。深怕我們一家人死後不能在一起。在我稍微大一點後,我慢慢遺忘了這件事,但在我遇到困難的時候,我還是會禱告,即使我不知道上帝祂是否有聽見我。嚴格來說我小學就知道有上帝存在並且認識祂,但聖經中的文字對那時的我還是一知半解。之後我在媽媽的遊說中有參與過幾次教會禮拜,但那時的我總是聽不懂牧師的話語。再加上教會裡的人我都很陌生所以之後我就沒有再上過教會做禮拜了。但很特別的是每當有人問我的宗教信仰的時候我都會回答說:「我是一個不虔誠的基督徒。」因為我沒有上教會做禮拜也沒有讀聖經,我唯一和上帝的連結就是禱告。

我一直遊走在主的身旁,但始終沒有成為一位正式的基督徒。只是自我的心理認同,我自己覺得我就是個基督徒。一直到我上了大學來到台北,我在大學的好朋友她帶領我參與團契,我發現在那裡我不會感到有壓力,不會有人一直跟我說信耶穌得永生,請你加入我們教會,一種強迫推銷的感覺。我在這裡感到安全,所以我開始了團契生活。每當我唱詩歌的時候或是到安養院獻詩的時候我都會一次又一次的被感動,好像生命中在大的風雨我都不畏懼,因為有主與我同在。在這個空間裡我感受到滿滿的關懷、被聆聽。漸漸的我發覺我與主更加親近了。祂默默的派了很多天使來照顧我,並跟我說孩子你無須擔憂、無須害怕,因為我與你同在。今年我已經畢業了,成為一個社會新鮮人,對於未來我還是有許多擔憂、害怕,但現在的我將一切都交託到主手中。我相信祂已有安排,所以我不再徬徨。

馬太福音第六章26節你們看那天上的飛鳥,也不種,也不收,也不積蓄在倉裡,你們的天父尚且養活他。你們不比飛鳥貴重得多嗎?上帝透過祂的話語來告訴我,他連天上的飛鳥都看顧了,他也必看顧世人。我無須擔憂,因為祂必看顧我。就是因為祂我今天才能在和平教會聚會、做禮拜甚加參加洗禮班,我知道這都是主的恩典,感謝主造就了今日的我。很開心能在和平教會洗禮,受洗對我來說是一個全新的開始,跟主有一個新的關係。在和平教會這個充滿音樂的聖堂,我相信我能全心全意的敬拜讚美主並遵從祂旨意。

2017年7月15日 星期六

見證-王瑀立弟兄


我從小就跟著流行走,但我的流行可能與大家所想的流行不太一樣,我不是追尋時尚潮流名牌的流行,我的流行是流行性感冒的流行。

我一出生就檢查出有先天性心臟病,因為心臟不好,抵抗力差,所以一有流行性感冒我就跟著流行,所以我時常開玩笑說小時候的我是走在流行的尖端。我的心臟病相當複雜,當感冒時,不是吃個藥,打個針就會好,都要到醫院打點滴、住個5678天感冒才好轉。心跳每分鐘也不足50下,爬樓梯,大家可能爬兩三層樓梯才開始喘,我才走兩三階就臉色發白,嘴唇發紫。

後來經醫生診斷,他跟我父母說我的心臟病如果不開刀活不過十歲,醫生接著說「但開刀,成功機率不到30%」而如果手術失敗,因為是心臟,就會死在手術台上。對我父母來說,這是相當大的挑戰和選擇,不開刀活不過十歲,若開刀,超過一半機率也會死。而且當時候心臟外科手術的技術還沒有很發達,也沒有醫生願意動這手術。我的父母除了每天帶我去尋找醫生之外,就只能每天向上帝禱告。

我相信上帝是富有慈愛及憐憫的,更是願意垂聽禱告的神,在我四、五歲的時候,有一次我又因為流行性感冒住院了,而且那時候相當嚴重,醫生說如果再不開刀會很危險。我的父母,再次向上帝禱告,並且把我獻給上帝。就在這時,有一位從美國學成歸國的心臟外科醫生_朱樹勳醫生,他聽到我的狀況,他願意幫我動這個開心手術,雖然他也說成功機率依然不到一半。

我聽我父母轉述,那是經歷將近十七個小時的手術,這十七個小時,我的父母一直為我禱告。我現在能站在這裡跟大家分享,上帝藉著開刀、藉著醫生的手,手術比醫師預期的還要成功,我也活了下來,上帝將一個原本活不過十歲的孩子,讓我至少活到了現在,我28歲了。雖然我的心臟病還沒有完全好,我現在需要倚靠一個裝在我體內的機器,來幫助我心臟跳動。

靠著機器,我就像鋼鐵人一樣,雖然我不會飛、也不會發射很厲害的武器,但我可以像一般人一樣作息,我可以慢走、游泳。而我的核心機器,是靠電池,但由於裝在體內,我每五~八年還需要開刀將機器取出,換新的電池。而我們知道再簡單的手術,都沒有100%的成功,每一次手術,對我來說就是一次的面對死亡。

感謝主,回頭看我這28年的經歷,上帝好像都在對我說,祂是那創造我的神,祂是那掌管我生命的主,祂是那引領我道路的永恆。

2017年7月1日 星期六

見證-李雨璇姊妹


我是雨璇,應該有很多人對我很陌生,大三之後就不太到和平聚會,這次受光勝哥的邀請,來分享我的見證。我想跟大家分享,這幾個月找工作和房子的見證。

我現在大四,讀社工系,沒有延畢和讀研究所的打算。雖然如此,但對於找工作,一直不太想面對。第一封履歷是在倉促之中寄了出去,應徵的是暑假在蘭嶼實習的機構,會很倉卒是因為我猶豫非常久,快要截止前才決定投履歷,我並沒有錄取。在這之後,我才開始真正面對,到底我想去哪裡、我想做什麼與上帝要我去哪裡、要我做什麼。在這之前我一直嚷著不想待在台北,我討厭建築物擋住天空的都市,想去可以看海的花東;但上帝派了一位輔導來幫助我發現,現在的我沒有辦法就這樣離開台北,不只是因為,台北是我第三個熟悉的地方,同時也是有最多資源、最多學習機會的地方,雖然沒有大片天空,卻能讓上帝好好裝備我。我決定留在台北,讓上帝好好裝備,要選什麼樣的機構就越來越清楚,既然留在台北,當然要找在其他地方看不到的機構跟服務,加上自己很清楚想走兒少領域,在現有職缺中,有兩個符合,但一個離公館這一帶有點遠,多少希望留在自己熟悉的地方,就投了近一點的那個單位。面試都很愉快順利,但面試完在公車上,我有種不上也不意外的感覺。雖然如此,到了通知錄取的最後一天,我還是很焦慮,很害怕沒接到電話的話,該怎麼辦。我接到電話了,但我知道我沒有錄取,因為主任一開始就問我對他們這個協會另外兩個職缺有沒有興趣,而其中一個就是一開始有考慮、但距離太遠的單位,我想,好吧,上帝如果你要我離開公館,那就離開吧,反正之後我在那裏的生活,祢要負責,於是就答應去面試。面試完等通知的那幾天,心裡隱隱地感覺到焦慮,如果沒上那該怎麼辦?是不是該繼續看看有沒有不錯的職缺?但這焦慮沒有成真,我錄取了這份工作。工作確定了,就開始要找房子,一開始身邊的朋友一直嚷著,那地區的房價很便宜,就覺得那應該不會太難找。但開始找的過程,發現符合自己需求和預算的房子並不多,心中的焦慮越來越強,很害怕在自己猶豫中,已經有其他房客搶先一步。最後挑出兩間最符合我理想的租屋,也約好看房的時間,那天晚上躺在床上,我感到很害怕,如果看完了發現這兩間都不理想,那我該怎麼辦?六月底前會有更好的選擇出現嗎?那時我向上帝禱告,求祂挪去我不需要有的焦慮,而是相信一切都在祂手中。後來,也順利租到房子,我想那完全是恩典。

在這裡我想要強調的是,我並不是要見證「信耶穌就會找工作找房子順利」,雖然我的歷程可以說是順利的,所以才說是恩典。我想見證的是,在害怕之中,我並沒有得到上帝親自的保證,保證我這份工作會上、房子會找到;但上帝讓我知道,祂決不會撇下,即便結果不如我想的順利,但祂不會坐視不管,祂會預備,這應許緊緊的抓住我,使我的焦慮在禱告中漸漸消失,最後充滿平安。這是我的見證,上帝並不需要按著我們的期待給我們成就,但祂決不會丟下我們不管,願一切榮耀歸於上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