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25日 星期日

見證-姜柏銓弟兄


各位弟兄姊妹平安!很榮幸有這個機會,與大家分享我的見證。還記得我童年時很怕鬼,總是不敢一個人在房間睡覺。然而,我卻又不太願意相信鬼神與死後的世界,這似乎是受到我父親的影響:父親是個在無神論與傳統信仰中游移的人,同時也十分的排斥基督教。從父親的言語中,我似乎能感受到,父親老闆的某些行為或想法,導致了我父親對基督徒的反感。而反感,就是我對基督教的最初印象。

不過,在大學求學過程中,我卻誤打誤撞的認識了中興校園團契的同學,並且蠻有好感。透過這群朋友,我逐步接觸、認識基督教,進而發現,原來自己對基督教,有著先入為主的成見。這個覺悟,使我開始認真檢視這個信仰。但隨著越來越深入,掙扎卻也越大。因為一方面,這個信仰很美;但另一方面,若要接納這個美,就同時需接受無法理解的「聖經神蹟」。在經過了整整一年的掙扎,我決定降服於這些神蹟,也接受了自己的新身分。然而,就像蜜月期後,人終要著陸面對現實。現實就是並不完美的我,從原本完美的形象樣式上,看到身上還有好些令人隱隱作惡的臭蟲需要處理。

在我們家族中,我外祖母是第二個接受主耶穌的人。她在民間信仰中,經歷了八十幾輪的春夏秋冬。在她未信主前,她的鄰居和她的打掃工二人,就常常向她傳福音。感謝主,鄰居和打掃工是比父親老闆更接近神的,所傳的福音也真實,只是我外祖母當時並不信,不過如今這些投資要產生報酬了。相較於這兩位前輩,我並不是太有信心,做的工也沒前輩多,不過神還是願意憐憫人。有一次,奶奶要看病,卻找不到健保卡,當時我和詩慧去探望她,於是便幫忙翻箱倒櫃的尋,最後,被我找到了!在我不得不有點臭屁的同時,詩慧卻靠近我,小聲的說:「當時我們都找不著時,我有跟神禱告。過一下子你便找到了。」「嗯……所以?」「所以我們可以跟奶奶傳福音,說是我們在跟神禱告後,柏銓才找到健保卡的!」「呃,這樣啊……那妳去說吧!」

奶奶會信主,可能與雅各一樣,跟她的腳有關。在奶奶膝關節疼痛及身體不適的過程中,我和詩慧一有機會,就帶著她禱告,求神減輕這些病楚。最後,奶奶決定去動人工關節手術,卻導致狀況更加惡化:原來膝關節會疼痛,是因椎間盤壓迫到神經而導致的。得知真相,對她而言是很大打擊,然而我們在探視的同時,仍希望藉著禱告,使她振作起來,卻沒料到,後來奶奶竟信主了!開始是由母親轉述的,原使我有些半信半疑,直到之後在電話中,奶奶不斷告訴我,她現在已不再祭拜任何神明,惟向耶穌祈禱,並且更曾獨自前往附近教會聚會,只是教會是講台語,她聽不太懂,只得作罷。接著又向我詢問,如何行飯前禱告,以及叮囑我記得每天就寢前替她祈禱。印象最深刻的是,奶奶她不知從哪得來的觀念還是靈感,說希望自己能搬到教會附近,好方便禮拜,以及將來到天上,可以為耶穌倒水以及整理家園等等。質樸的奶奶,她的小小願望,令我大大驚奇。因為我們基督徒,是被訓練要為神做「大事」的,以致於我完全沒想過,給我們的主喝水,也是同樣要緊的。我奶奶沒有讀過聖經,然而神卻用她,突破我的盲點。

感謝神,我們不起眼的作為,在祂的慷慨下都成為喜樂泉源。感謝教會的弟兄姊妹為我的外祖母禱告,在台中能找到委身的教會與跟進者,能聽懂群鈺姊所提供的有聲聖經與講道集,更賜給她一顆平安喜樂的心,繼續敬拜服事主。我的見證分享到此結束,謝謝大家!

2016年9月18日 星期日

見證-江霽真姊妹


今天要跟大家分享「上帝跟我開了一個玩笑嗎?」上帝跟我開了一個玩笑這句話是我的血液腫瘤科主治醫師對我說的,他為什麼會這樣說呢?等一下告訴大家。
我的身體有淋巴結腫大的問題,分別在2012、2013年在北醫、和信醫院做過門診切片手術,位置在右鎖骨這裡,兩年的病理切片報告都找不出是甚麼原因造成我右側的淋巴結腫大,於是在沒有需要任何的治療之下,我隨便的過自己想要的生活,日子就這樣隨便的來到2015年的下半年。

有一天晚上洗澡時,我發現右側腋下淋巴腫得跟拳頭一樣大,當時我想完蛋了,雖然在這之前,我的淋巴腫大也有新的出現,在耳下、脖子附近,但那些的不舒服也沒有像這個拳頭大的淋巴腫來得令人害怕,由於自己護理背景的想像,我拒絕就醫,甚至於有時會想,我的人生走到這裡也無妨,後來,身體狀況時好時壞,心情也像海波浪,就這樣逃避,一直逃避,完全不顧上帝給我的任何sign,直到有一次讀書會,我手摸到下巴,不摸還好,這一摸真的嚇死我了,我的下巴淋巴怎麼會多了幾顆腫大,而且還腫的不小,這下,我的心真的跌到谷底了,我的心充滿著害怕、絕望、怎麼辦?我甚至跟上帝祈求,讓我活得比家中毛小孩的生命還久就好,這樣我就不用擔心他們有沒有人照顧了,但上帝會垂聽這樣的禱告嗎?不,祂不會…我心裡是這麼想的。

接下來的日子,我反覆的生病、感冒,雖然身體狀況變成如此嚴重,我仍舊沒有勇氣就醫,日子一天天過去,我再次皮皮的得過且過。在某天FB廣告動態,有一篇簡體字的基督教網站文章,平時我其實不會點選簡體字的網頁,但,這天我點開來看了,當我看完之後,我知道我應該要怎麼做了,這篇文章主題是圍繞著一位馬來西亞的女基督徒,透過網路認識了一位全身癱瘓未信主的中國男子,最後因為神,因為彼此倚靠神賞賜的豐盛恩典,兩人突破萬難的結婚了,在中國展開從無到有的生活,全憑著相信神會成就所有!這個故事重重地打醒了我,我有手有腳,只不過淋巴腫大超乎自己想像,我就恐懼到無法前往醫院檢查,實在太對不起上帝了,於是我決定要就醫了。

4/25第一次門診,誰知醫師診斷我疑似惡性淋巴癌,這等於間接判了我死刑一樣,我在醫院哭的死去活來,即便身邊有上帝派來的天使陪伴我,我仍無法接受這個事實,之後陸續做了電腦斷層、腫瘤攝影,主治醫師從這些影像報告中,仍覺得疑似惡性淋巴癌,故安排了切片手術以確定病情,而我的心情也從無法接受到後來的兵來將擋。

5/13下午在做頭頸部切片手術之前,我是完全不知道何時才手術,就這樣從前一晚開始到手術,都是被動地等候通知,由於不知道幾點才開刀,所以就在病房等待,從早等到中午,我還午休了一下,就在睡眠中,被通知了要前往手術室,下床如廁時,緊張到廁所門都忘記關了,在醫院陪伴員帶我們走出病房的時候,注意了,接下來的畫面就像八點檔連續劇一樣,當我跟小柚走出病房,護理站另一端迎面而來的是林英聖牧師、卓清惠師母,分秒不差的我們兩端人馬相遇了,在這之前,我們完全不知道何時會前往手術室,於是牧師、師母陪同我們一起到手術室,並在手術室外為我禱告,因此我帶著牧師、師母和Joy加油團及夥伴們的禱告進入了手術室,躺在手術床上的我,一點都不緊張,心裡有的是極大的平安。

手術非常順利,但麻藥退的非常慢,我像是拖著老殘的身體,在波濤洶湧的海上漂浮,不知下一步在哪裡?等待報告的那幾天,出現了未曾有的生氣情緒,為什麼?為什麼是我?為什麼我會得到惡性淋巴癌?我到底為什麼要承受這些?不過,憤怒的情緒並沒有維持太久。
5/20小英就職典禮當天,我得知了我的病理切片報告找不到任何的癌細胞,我開心地大叫,我的主治醫師對我說:嘿!上帝跟你開了一個玩笑耶!觸診、影像報告都顯示可能是惡性淋巴癌,沒想到完全找不到癌細胞...

感謝主,無論是不是上帝跟我開了一個玩笑,在經歷這些的身體不適、決定就醫的過程,我深刻體會了,神有祂獨特的計畫,不是將我的疾病醫治,而是祂用祂的愛動員了一群人來為我禱告,祂用祂的力量,讓我看見了,在人所不能的,在神凡事都能,祂打破了我的老我,重新建立了我的視野,我再也不隨便的生活,因為這是第三次切片手術完全找不到癌細胞,上帝再次給與我好好照顧身體的機會,我怎能浪費恩典,於是我開始學習烹煮料理,開始運動,開始好好照顧這個不是只有我一個人的身體,好好管理上帝賜給我的殿!
現在,我每天仍服用類固醇、癌藥治療,我的身體仍處在適應不同的狀況,曾經因為藥物副作用,一天抽筋數次,一次超過五分鐘,我的免疫力仍然非常弱,可是,我每天都感謝神,因為活著就是恩典~

以上,是我的見證故事,見證了上帝對我的愛及為我禱告的弟兄姊妹的愛,見證了上帝對我的計劃是有祂的目的,雖然我不知明天會如何,但我知誰掌管明天!

2016年9月10日 星期六

見證-邱世民弟兄

見證-邱世民弟兄

和平的弟兄姊妹們平安,相信大家都還不太認識我,正如同我也還不太認識這邊的人一樣,我是世明,大學和研究所在新竹念了6年,去年從研究所畢業後還繼續留在新竹工作,今年的4月開始才正式來到和平聚會,今天很開心能有這個機會來到主日禮拜跟大家分享我認識神的經歷。

如果套句基督教圈的術語來說,我應該是人們口中所謂的”第一代基督徒”,這種人通常要嘛不是生活不太順遂,要不就是腦袋常常想太多,盡想些有的沒的,很遺憾地這兩個我剛好都有,我想應該不少人在大學時都有個憧憬,想在大學做好多好多的事,讓自己的經歷盡量看起來可以豐富一點,工作可以比較好找,之前曾經在十字路小組曾經分享過,我在大學時玩啦啦隊的經歷,那已經是我大一上的時候的事,爾後又嘗試了許多不同社團活動,但時間一久,總覺得累了,要不就是沒趣不想再去了,還是不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輾轉來到大三,一個契機下,去到了學校的團契,團契的基督徒們一直宣稱說在聖經裡有著人生的真理和生命的意義,這對我來說有點不可思議但也很好奇,在那邊參加了很久的查經班,也聽了很多很動人的見證,但基督教也只是在我心中從原本的無稽之談,變成是一個合理性很高的宗教而已,僅止於此,簡單說就像是我可以接受耶穌復活的事實,但我還是不大想信他,祂是基督徒的神,但不是我的神,那些動人的見證的確很美,也終究跟我沒什麼關係,直到有一次在大四的寒假中,聽到一個很特別的見證,那個見證中沒有禱告完困境就變好的美麗故事,相反地那是一對父母,在得知小孩有特殊疾病後,越禱告病情還越來越糟,但還緊緊抓住神的經歷,我卻被這見證給深深打動,打動我的不僅僅只是父母對信仰的持守,同時也讓我回到一個很重要卻更基本的問題是“我到底要的是什麼?” 有一首歌的歌詞寫到“有沒有那麼一種永遠 永遠不改變”,永恆不變的東西大家都想追求,但卻很少人問自己說為何要追求永恆?綜觀自己這四年在大學中所參與的活動,我發現到自己要的不是一個看起來好像有做過什麼事的感覺,也不是要一個咻的一下生命就通通變好的經歷,我要的是一個更深的追求,追求一個值得我窮極一生去努力的東西,這不只是結果,也是一個過程的追求,而換個角度來看,如果這東西真的如此美好,我想也只有永恆配得上它,這也恰恰好就是我在這見證中所看到的,在生命如此艱難的情況下,卻仍努力尋求神,與神同行的過程,幾個月後,再深思到自己要的東西和這信仰的價值後,我終究跨出想要追求神的那一步,決志成爲基督徒。

而現在如果問我從決志後到現在對於“追求永恆”有什麼樣的體悟,我會說那不只是一個對於“天上家鄉”遙不可及的盼望,而是先在聖經中“看見”了什麼樣的神與這土地上人們的需要,並選擇要如何回應和最後踏上付出行動的旅程,也願在場的每位弟兄姐妹,都可以找到自己內心對於信仰最重要的價值,並且加以回應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