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30日 星期六

藉我賜恩福-陳群鈺姊妹

見證-陳群鈺姊妹

在今天分享見證,有份很特別的紀念意義。7年前的此時,我從台中打包搬到台北,展開追尋亞伯拉罕祝福的探險之旅。經過七年,上帝奇妙的帶領我不僅來到以成為萬民祝福為異象的和平教會,也逐步照著祂的時間雕琢使用我的生命。

塑造我的心(Mold my heart)
跟大部份北上打拚的遊子一樣,我懷抱著闖盪江湖的心情,期待著自己能有一番作為!我向上帝許下心願:願我成為成功的傳道人;願我找到未來的另一半;願我使家人臉上有光,能信耶穌!我努力的接下許多服事,找尋各種表現自己與讓他人肯定的機會;還有倒追男生、主動表白;嘗試著對家人報喜不報憂,營造一種很棒的夢幻信仰...,不過經過這七年,這些目標與夢想都沒有達成!相反的,上帝讓我透過這一連串自我追逐的過程經歷失敗、自我的否定,甚至看見自己極為黑暗與糟糕的性格及錯誤的核心信念,我不但沒有得著滿足,甚至內心愈來愈空虛。
按世界的標準來說,我的成績大概只有65分,在人際關係中,經常成為傷害者、花痴行動履遭拒絕、家人也尚未信主,我很想跟上帝說:好丟臉呀!可以讓我躲起來嗎?這樣根本不能成為萬民的祝福呀!然而,從上帝國的標準來說,一次次如剝洋聰般的生命破碎,迫使我認知到我的老我是何等的敗壞,我又固執、又驕傲甚至還很懶惰,我也發現內在的信念系統,很多其實都跟聖經真理相違背,我必須承認自己是錯的,是需要救贖的,是需要被真理更新的!認罪與悔改,對我的信仰道路而言,是很重要的一堂課,我愈多認識自己,也就愈討厭自己,因為自己真的跟美好的基督生命相距太遠!但上帝並不是要我停留在自卑或自憐自艾裡,相反的,祂的救恩與使人成全的過程,就是在這一次次除去舊人-舊的思維與習慣,穿上新人-以聖經的真理與態度取代的歷程中顯明了。

倍增基督的生命(Multiply Christ like lives)
過去這兩年,當我回應教會陪伴、傳承的年度目標,開始帶領小組,我察覺上帝巧妙地使用我眼睛看不到、個性較粗線條、經歷失敗挫折與失落被拒絕的生命體驗來服事他人。以前,我會期望自己應該要完美、要成熟、要博愛,但,當我向組員承認我根本做不到時,我們反而成為一同學習扶持的生命同伴,一起來信靠及仰望上帝。去年,新苗小組的年度目標是真實,我們在小組中一起學習做真實的自己、敞開分享自己生命的卡點,然後彼此代禱與幫補。透過這過程,上帝又教導我另一個很寶貴的功課,就是每一個陪伴與傳承的歷程,不是要倍增自己的模式,或是任何成功的技巧,上帝要我們傳承的,乃是如何在每個決定及挫敗的關鍵點上思想,WWJD= What Will Jesus Do?我們在教會中都是一起在學習複製基督的樣式,效法耶穌的心,在祂真理的光中行走與相交。

動員他人(Mobilize labors)
  坦白說,今年我整體的狀況並不是非常的好!在工作上有強烈的倦怠感,甚至想離職,在人際關係上也屢遭挫敗、父親年初病危,帶來我們整個家庭生活步調的重新調整,我的心靈真的很困倦與疲乏。這一連串的打擊與波折,迫使我不斷在探尋:什麼是真正的信仰與福音?這半年來,我經常在淚水中向上帝發出呼求,求祂救我,求祂帶我衝破難關,求祂讓我活得光彩,但是這時程超級超級緩慢。我仍會急躁的想要用自己的方法來突破困境,但只要我又稍躁動一下,上帝的話語就會開始提醒我:箴言第三章:5-6節,你當專心仰賴耶和華,不可依靠自己的聰明。在你一切所行的事上都要認定祂,祂必指引你的路。最近上帝更多次多方的提醒我:你們要休息,要知道我是神。謝謝上帝讓我在這低谷中逐漸了解七年前,上帝邀請我像亞伯拉罕一樣的離開本地、本族父家,其實祂是帶領我離開我的老我、罪惡的性情、甚至是我對未來、對成功的定義及追求,上帝邀請我藉著信靠祂,回應生命的每個歷程來勾勒出祂對我生命的計畫。原來,福音就是讓祂在我生命的每個層面做主,信仰就是效法基督所言所行,而這一切的根基,就是上帝源源不絕的愛與接納及聖靈更新的能力。我不知道上帝會讓我在台北繼續停留多久?但在這新的一個階段開始時,請為我禱告,我也如此祈求上主:願祂藉我賜恩福,是使我能在最微小的事上,真實活出基督信仰,就是being a witness,活出基督。而能影響我身旁的人,進而羨慕這樣的生命與信仰。
我目前的難處並沒有因著今天的分享就結束,但,我深信那已保全我從台中安然在台北過活七年的上帝,必然繼續信實的保守我,直到我與祂相見的那一天!也願藉這生命歷程的分享,跟正在與老我打仗的兄姊們一起加油打氣,願我們都經歷萬事互相效力,使我們生命得造就的應許。

2016年7月23日 星期六

見證-黃瑞榮長老

見證-黃瑞榮長老

感謝天父上帝,一路帶領陪伴我。我生長在傳統台灣信仰的大家族,在讀師大附中的時候,孫愛光長老是我的音樂老師,帶我們班好幾位同學來到和平少契,接著我在和平受造就,在大學的時候決志受洗,畢業服兵役之後開始在和平少契等肢體服侍,後來在和平舉行婚禮,並繼續與和平的兄姊學習成長到現在。

媽媽在四年前過世,過世前曾經來教會一段時間,可是她最怕來的時候遇到練詩歌,因為別說五線譜了,小學前幾年是日本教育,後來換了華語教育沒多久就沒唸了,小學沒畢業的她是歌詞都沒能看懂幾個字,可是一直很佩服小學沒有畢業的爸爸媽媽,能讓我六個兄弟姊妹都完成高等學業。那期間我想過是否要換教會,其實從高中來和平以後,我偶爾就會想,我們一群蒙受上帝極大恩典的基督徒在一個地方,幾乎一半以上的人可以帶查經,甚至也有非常多兄姊可以司琴、看診…,可是有些教會,可能一個都沒有。而且我會想,如果當初是帶媽媽去比較小的教會呢?比較多小學沒有畢業的人聚會的教會呢?現在會不會連我正在台中每週洗腎三天的爸爸也早就受洗了?

感謝天父上帝,在我不斷地想問題、不斷地想像各種可能的同時,祂也一點一點地改變我,現在我可以常常感謝爸爸媽媽從小對我的各種付出,每個月一個週末回台中的時候總會握著爸爸滿是皺紋卻溫暖細膩的手一起禱告,可是四年前媽媽最後在病床上說:好!我要受洗。爸爸因為擔心家族不能接受而沒有讓我找牧師時,我一度非常氣爸爸。在媽媽過世前我們兄弟姊妹都同心地照顧媽媽,跟媽媽有非常好的親密關係,可是我曾經嫌棄過媽媽愛嘮叨、煮飯每次都煮太多浪費、或者一直在市場買我覺得不好看的衣服給我小孩。還有現在許多人可能覺得我個性溫和,可是我曾經脾氣非常壞,服兵役當輔導長的時候曾經對連上的阿兵哥摔杯子;跟我太太當初交往時,吵架也曾摔過眼鏡。最近在一次長老成長團體活動時,我分享我的一個優點是很容易入眠(足好睏),可是我曾經因為微薄的收入,加上爸爸公司收起來,我和兄弟姊妹需要幫忙還債,我又有新家庭,這些壓力常常讓我失眠、做惡夢。但是感謝天父上帝!讓我在這些時候可以隨時向祂禱告求幫助,後來連在夢裡遇到緊張的夢境,也會自然地以主禱文禱告。感謝天父上帝,讓我每個階段經歷祂一次又一次的恩典。

一直到現在,天父上帝仍然一點一點地繼續改變我幫助我,雖然我仍然有新的問題,例如:會不會人的靈魂其實不是人的形狀,而是立方體或三角錐;也仍不斷在想各種可能,例如:會不會有一天不管什麼樣的人都喜歡來和平教會,而且教會的每一位兄姊都有喜歡的服侍,彼此感謝、以信心仰望上帝,沒有人覺得累;我也愈來愈清楚:天父上帝是永恆公義與慈愛的主,祂在我還不認識祂的時候就陪伴我,也為我還不知道的將來預備了一切,正如祂也帶領和平教會在每個階段以天父上帝的方式成為眾人的祝福一樣。我來和平之後一直記得高中來少契的第一次聚會,是分組外出到街上發福音單張。很奇妙,回想起來,我對街上的朋友發出的邀請:「歡迎來和平教會!」是上帝預備好對我的生命的邀請。如詩篇23篇所說:耶和華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致缺乏。願天父上帝也成為每位兄姊隨時與永恆的陪伴與供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