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21日 星期六

見證-何堅信執事

見證-何堅信執事

老實說,對於從小就是基督徒的我,要在會眾前面做見證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過去遇到要我做見證的邀請,我都用很多理由來“閃”,總覺得我生命中沒有甚麼太巨大的轉折或成就,來凸顯神在我身上的改變,但真的是這樣嗎?當我靜下心來回顧我過去的日子、成長的過程、結婚建立自己家庭的經歷、與子女關係的轉變…等等,有太多神的作為甚至對我的改變在裡面,只是我都視為理所當然!不過今天我要講的,可能“分享”的成分多一點,比較不像傳統的“見證”。

我爸媽都是很敬虔的基督徒,也很努力建立一個基督化的家庭,爸爸長期主日學校長的服事給我很好的學習榜樣(當年初中老師微薄薪水養育4個小孩,課餘時間還需要外出兼補習家教,唯一可以休息的禮拜天,早上7點半就要趕去教會主持主日學老師開會,接下來就是幾乎一整天的服事,但他從來沒有抱怨),爸媽對子女管教很嚴格,髒話當然絕對不允許出現在我們的語言,甚至連較粗俗的台語也不准,事實上,後來聽到有牧師在講道中用到“夭壽”一開始還讓我不太適應。我又是老么經常跟在爸媽旁邊,造成我十分聽話守規矩、溫和的性格,從小在主日學到青少年團契,都是讓人喜愛又認真服事的孩子。但這樣循規蹈矩的基督徒模式也受到衝擊,記得是大二的暑假回到我的母會台中民族路教會參加青年團契聚會,一位年紀比我稍大的姊妹剛信主沒多久來參加團契聚會,我跟她有些互動,沒多久她開始不滿意傳統長老會不夠火熱的氛圍,在一次聚會她終於爆發這種情緒,細節不談,其中她居然提到我:「像堅信這種規規矩矩的基督徒就是我們要追求的嗎?...」(太nice也有錯?)當然她不是在稱讚我,也不像在責備我(這麼多人只挑我,往好的方向想可能我的表現沒有太多可以挑剔的地方吧?),但的確是拿我當反面教材,這讓我有點受傷,也讓我再次思考我應該要成為甚麼樣的基督徒? 幾十年過去了,我歷經學生時代到不同環境的職場工作,我深信對信仰原則與態度的堅持,遠比外在熱情的表現重要,我的性格沒多大改變,在我不算強悍的外表,卻也贏得絕大多數週遭的人對我身為基督徒的尊重(從戲謔輕忽到嚴肅對待),這種尊重甚至表現在生活細節如用餐時對我基督徒身分的態度。我真的很感謝神賜給我一個敬虔的家庭,對我信仰基礎上的幫助與影響。

在我兒子升上國三那年我們家庭有一個大的轉變,就是我與兒子到美國生活,他進入當地高中就讀,我也尋求那邊的工作機會,兩個人壓力都相當大,一開始當然先尋找教會,因認識一位後來成為牧師的大學學長而進入他的教會,但進去後才知道這是一所靈恩派的教會,沒多久我就離開到另一所主流派的教會,但我兒子喜歡他們的青少年團契,到一個全新且異文化的環境,他也很渴望有同伴朋友分擔他的壓力,有輔導愛心的陪伴,雖心裏有一點掙扎(畢竟跟我的信仰背景有點衝突),我決定放下心中的不安,尊重他的選擇,學習交託神的功課,現在他已自己成家留在美國工作多年,我清楚那個青少年階段的紮根,讓他不偏離信仰,幫助他獨立堅強面對工作,建立家庭,有穩定的教會生活。另外要分享的是,很多人對美國華人小孩的印象就是功課全A,大學申請到柏克萊、史丹福等名校,其實這是少數,但也帶給家長很大的壓力,我也曾深陷其中,想將自己不能實現的期望轉移到孩子身上,我知道有一些與孩子間的緊張也是我的問題,我學習到很多信靠的功課,我們很難改變一個人或一件事的結果,但上帝常常帶來意想不到的改變,神有祂的方法,有祂的時間。

最後我要用一段常被大家誤解的經節來跟大家勉勵,林前10章13節「…上帝是信實的,必不叫你們受試探過於所能受的…」常被誤解為神不會讓我們遇到任何超過我們能力所能應付的情況,這裏是針對”試探”講的;事實上,神”經常”讓我們遇到超過我們能力所能應付的情況與挑戰,因神要常在我們身上彰顯祂的能力與同在!



2016年5月15日 星期日

見證-邵佳瑩姊妹

見證-邵佳瑩姊妹

從小在神的愛中長大-我從小就是在一個基督教家庭長大,媽媽是執事,爸爸是第三代基督徒。從小就在教會主日學,然後青崇,一直到團契,不管在哪裡,都跟教會有關。我也很認真的禱告讀聖經。

雖然和祂很近,但其實很生疏-雖然在教會中長大,也聽過很多人生道理,但其實心裡並沒有真的對祂很熟,或許是因為課業太忙碌,從小是音樂班的我,一直練琴又練琴,所以和神獨處親近的時間很少,雖然也讀聖經也禱告,但都只是因為是基督徒所以做屬於基督徒會做的事,並不是真的有認真感受到祂,但你說我不想親近祂嗎?我很想,只是有的時間太少,而且也因為課業,所以很多相關的活動都不能參加,讓我變成教會是教會我的生活是我的生活的局面。

神奇妙一步一步的帶領-這個問題我一直沒發現,只覺得為什麼神一直沒有垂聽我的禱告,我的課業一直沒有起色,但其實也很奇妙,雖然從小一直挫折到大,對自己超沒信心,但也從來沒有對上帝失望,或許會問祂為什麼要讓我這樣,為什麼我總是做不好,但每次哭著向祂禱告後,就繼續做!不管失敗幾次,就是跟神禱告幾次,然後再試一次。直到國高中才漸漸發現我和神的關係是不是錯了!但因為課業,一直沒空下來思想。

透過大學聯考,重新認識神-直到大學聯考的那段時間,因為考得不理想,在是否要指考或是讀我可以上但是不太好的學校間掙扎,而且我繁星的學校也很意外地落榜,在非常雙重的打擊下,我才真正安靜在神面前,因為在那段時間是不用再讀任何科目的時間,我也沒心情讀了!我很失落的像之前一樣來到神的面前,其實我也不知道要跟祂說什麼,就是在祂面前哭,直到睡著~醒來後,有一段我和祂的時間(我有點忘了那時怎麼了!)

祂要我學會交托、倚靠祂-這之後,我勇敢地問神說我要指考嗎?還是讀我會上的那些大學?神給我的感動是:你去指考。所以我就很勇敢的去讀,我是有猶豫一點時間後才去的。在那段時間,神教導我怎麼倚靠祂,就是在你完全不知道你人生在哪裡時的那種不安全感,但神卻在暗中一步步帶領的感覺,超刺激卻也很踏實!

放榜的恩典直到今天-之後我就上了市北,算是指考音樂系裡的第一志願,其實很恩典,因為成績出來我還是沒有很好,但竟然正取!後來想想。可能神要彰顯他自己的榮耀,所以把我的成績降低,或是放寬分數,不管怎麼樣,我覺得祂想告訴我,祂一直很愛我,祂一直與我同在,但是我都把好多重擔攬在自己身上,透過這個人生重大考試來教導我學會放下自己的重擔給祂。就像是詩篇139:16 我未成形的體質,你的眼早已看見了。你所定的日子我尚未度一日。說的一樣,神比我更了解我,所以可以把自己的困難跟祂分享。真的感謝神!榮耀歸給祂。

2016年5月7日 星期六

活蹦亂跳的神蹟

見證分享-李詩慧姊妹

耶和華你的神是施行拯救、大有能力的主!他在你中間必因你歡欣喜樂,默然愛你,且因你喜樂而歡呼。-西番雅書3:17

現在,看著我媽,都像看著「神蹟」在我面前活蹦亂跳。

三月底,室友、同學、老師頻頻打聽我的回家時辰,才意識到清明連假的存在。家人從未干涉我的生活,任我自由自在,就連媽媽也只是輕描淡寫地問:「什麼時候要回家?」當時只回答:「目前還沒計畫……」
3/29一早起床,左背部(生平第一次)拉傷,決定隔天一下課就回家看醫生、休養,沒想到這個決定是上帝恩典計畫的一部分。

連假一開始,全家地目光都聚焦在我的背痛,經中醫「整理」後,復原狀況良好,準備和家人享受悠閒的假期。

4/3主日,我和妹妹在床上翻動,媽媽有事請妹妹幫忙,無奈妹妹捆鎖在被窩裡,媽媽轉而叫我,我心想待會要禮拜,現在起床正好,便翻身而起。幫完忙、回頭一看,媽媽坐在沙發上,身體突然極度不適,我驚覺不對勁,詢問是否開車送她就醫,她臉色慘白,虛弱地說:「不行,要叫救護車。」我隨即拿起電話打119。跟上救護車,救護人員幫媽媽帶上氧氣罩,我握著她逐漸轉涼的手,不停向上帝禱告。到醫院時,媽媽心跳只剩20 下,立刻被送進急診室急救,狀況稍稍穩定後,送到留觀室。醫生把我叫出去,簽了一大堆單子,其中包括病危通知和放棄急救同意書(媽媽的意思)。我抽空打給教會的小組長,從這一刻開始,台北和平長老教會各部門發動許多代禱勇士為我們禱告。

留觀室的病人千奇百怪,對床的阿伯打呼打得非常用力,隔壁床的叔叔血液逆流到點滴管,再過去一床的阿嬤一直喊著:「好餓!」媽媽躺在病床上,還有力氣跟我開玩笑:「這樣妳就有很多寫作題材了。」令我哭笑不得。過一會兒,媽媽被推去照X 光,出來後再度呼吸困難,立即送去急救,醫生又把我叫去簽單子,病名從「心房心室完全阻滯」換為「急性心肌梗塞」。媽媽急救出來隨即送去開刀,我一個人坐在手術室外頭,打給妹妹:「不用擔心,媽媽穩定一點了,妳好好吃早餐,晚一點需要妳過來,再打給妳。」

家屬等候區空蕩蕩,只有一台電視,嘶聲力竭播著新聞,努力佔滿整個空間;我的腦袋空蕩蕩,定定地望向前方,微弱的禱告飄忽不定、四處飛散。把佈告欄和宣傳折頁上有關「心肌梗塞」的所有資訊瀏覽一遍,才想起袋子中有一本妹妹稍早拿來的《誹蝶》。電視新聞不斷播送悲慘的社會事件,絲毫沒有安慰的效果,不如讓馮翊剛說瘋話、陪我。《誹蝶》的出現,是因為媽媽交代回家拿東西的妹妹:「幫姐姐拿一本書。」真是知女莫若母。
過了幾小時,馮翊剛話剛說到一半,醫生把我請進去解釋片子,立刻又把我請出去等。過了許久,馮翊剛話都快說完,我才被通知到加護病房看媽媽。那天,媽媽狀況很不好,機器接了滿身,動脈傷口大噴血,嚴重失溫,身體不斷顫抖,經專業的護理師、醫師輪番照護,輸了四袋血,狀況才慢慢穩定。這時才請妹妹來加護病房,沒想到她一看到大量的血,嚇得腿軟,我便請她先回家休息。因為媽媽狀況極差,小夜班的護士恩准我在非會客時間待在加護病房。我心中暗自決定:「只要他們不趕我走,我就要一直待。」那天,我坐在媽媽旁邊,坐到晚上九點半才離開。

走出加護病房,手機滿是未接來電,教會小組長隨時更新狀況給弟兄姊妹,長老、傳道陪我一起禱告。那段時間,我的手像是被亞倫、戶珥托住,心中不斷湧現力量,在主裡變得強壯、勇敢,直到打贏這場戰。

媽媽的朋友得知消息,自願幫媽媽特製愛心健康餐。4/4早上,我送早餐給媽媽,媽媽不同昨日的虛弱,出乎意料地活潑,跟我介紹護理師:「這是陳阿姨。」我像個乖孩子說:「陳阿姨好!」一連去看她四次,每次話都很多。護理師評估:「醫生可能明天會把媽媽轉到普通病房。」4/5,我生理期來、累倒在家裡,妹妹自告奮勇去送早餐,回來後跟我說:「媽媽中午要辦出院。」我十分懷疑妹妹是否聽錯。妹妹說:「真的!媽媽是加護病房裡面最吵的病人,她還偷偷跟我說,她原本想問護理師,可不可以出去走走?但是想到還穿著病人服,只好算了。會客時間,其他家屬看到媽媽,都無法理解,為什麼加護病房有這麼活潑的病人?」當天中午,我們把媽媽接回家。4/6連假結束、上班日,媽媽興奮地去上班。

這是神蹟,不然我不會臨時決定回家,不會起床幫忙,不會當機立斷地打119,不會照顧好妹妹,不會冷靜地簽下一大堆單子,不會沉著氣坐在加護病房外等。這是神蹟,不然妹妹不會從驚慌失措中恢復,還自動自發打果汁給媽媽喝。這是神蹟,不然主治醫生不會剛好住附近、也沒有出遠門,媽媽不會即時被送到醫院,又準時離開醫院,無縫接軌地去上班。

現在,看著我媽,都像看著「神蹟」在我面前活蹦亂跳,雞皮疙瘩瞬間爬滿全身。這三天,是弟兄姊妹在禱告中托住我們,我時時刻刻感受到你們的同在。我深知有很多人在為我們代禱,甚至有一些我不認識的弟兄姊妹。我經歷禱告的大能、神的大能。原來,我們都是神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