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30日 星期六

受洗蒙恩四十年


見證分享-張瑩瑩執事


我喜歡用問題當開始 請問….
                       
四十年是很長很久的日子嗎? 是的,大概是人生半輩子的時光。四十年足夠讓一個徬徨少年轉變為成人,再到知天命往耳順的年紀。說白話一點,也就是說可以從高中少女變成五十幾歲婦人;是兩個大學畢業孩子的媽媽,加上一間牙科診所負責醫師。以下是我受洗四十年,神帶領我職業生涯的故事。

時間回到1976我16歲高一暑假那年,在父親節我們全家在彰化溪湖教會同時受洗成為基督徒。今年是2016年 ,那是四十年前的事了。記得當時好牧者劉宏仁牧師這樣勉勵我們,基督徒就是要成為耶穌的學生…要將你最好的獻予主…四十年了,往事歷歷如在耳邊。

16歲受洗,對一個從小在主日學青少契長大的孩子太早了嗎? 我說一點也不會太早,時間其實剛剛好。受洗讓人年少時知道我無法用自己的力量變得更好,必須倚靠神;同時早早明白我是被神揀選,是耶穌用重價救贖的。我天天要立志跟隨主,學習讓耶穌當生命的主宰。自從那時到如今,自問後悔過嗎?真的!我沒有一天後悔過,因為這條路有超乎想像的豐富恩典。今天我只選擇職業生涯這段來分。

在青少年時受洗實在很有福氣,每天清晨早起念書,靈修讀聖經。因為心被上帝餵養的多,受世界影響的少,內心平靜單純。準備大學聯考高三時,禮拜天我還是照常去禮拜。當我考大學放榜考上牙醫系,那個時代女生會被質疑查某氤那,牙齒你是挽e起來嗎?正不知要不要去念的時候,在讀經禱告中,上帝用當時小信的我能明白的方式引導我,怎麼聖經來翻去都看到牙齒二字出現呢?於是下定決心當醫生就是這科了。

來到人生地不熟的台北念大學,大學中有很好的北醫團契經驗,教會生活有好牧者詹燦東牧師培育我的信仰,在大學裡認識很多弟兄姊妹,成為一生的良朋益友直到現在。

我畢業後我成為一個牙醫師,因著年輕時的禱告,我深知這是我的天命呼召。回想在我超過三十年執業牙醫生涯裡,我不曾厭倦過做這行,甚至一直保持著服務熱忱,還不斷終身學習不厭倦,我覺得從一頭我就明白牙醫之路,是上帝為我預備的,應是很重要的關鍵。

我換過幾次工作地方,目前診所有好幾位看了30年的患者,我們成為好朋友。看到有些人口中有我做的假牙維持二、三十年了,心中充滿了我手中所做的工得主堅立的喜悅。

祈禱使我常得勝,因為藉著禱告,我體驗了上帝奇妙的帶領。

我並沒有事事順心遂意,因為年輕的我很想出國深造留學,神卻只肯讓我陪先生世光去美國伴讀兩年。反而在家學習當媽媽,特別的是,有機會向來自歐洲日本美國世界各地的鄰居媽媽學習自己帶孩子。這和當時台灣流行把小孩托24H觀念截然不同。這段經驗讓我回台灣後,選擇只做 part time牙醫工作,既能維持住牙醫的技能,還能陪伴一兒一女。

在他們成長過程裡,能提早發現他們的困難處,沒有錯過關鍵時刻幫助他們。我的孩子尚平、予平沒上過安親班,放學後回家媽媽都在,吃媽媽做的便當晚餐,很幸福哦!神知道我最需要成長的部分就是親職的工作,祂提前為我作了預備,讓我沒錯過孩子無法重來的成長。

牙醫師大部分的人都開業。三十歲前我曾向神求開業這件事情,可是因為出國去,回國後要照顧年幼的小孩;三十幾歲時我得了類風濕關節炎,常常手痛,世光一直不願意我去開業。只好學習忍耐等候。禱告到了四十歲以後,上帝似乎沒開路,我不再求了,也忘了自己的禱告。奇妙的是,或許人會忘記,但是,神沒有忘記。(所以奉勸大家千萬不要亂禱告)
在我快48歲那時,人生有個工作要抉擇的時刻,禱告後神有奇妙的安排:開業地點、助理、裝潢公司十天內全部備妥,世光也點頭答應,突然我收到一張20年儲蓄險到期支票,恰恰好夠支付開業頭期款。一切彷彿上帝在對我說:孩子我會為你預備夠用的恩典。等候20年,我開業了!三個月後,兒子申請上牙醫系,現在畢業成為年輕牙醫師,我的診所已進入第九年….

還有特別感恩的是從畢業到現在我都沒有看夜間門診,這是我年輕時曾向上帝求的特殊恩典。在台灣很少牙醫能過這種晚上不工作日子,真的很感謝神垂聽祂兒女的禱告。

上帝垂聽我們的禱告。我們只要肯離棄自己的罪,禱告合神心意主必垂聽。當我們禱告後還必須安靜聆聽上帝的回答 。有時神很快答應我們yes,讓我們很快活信心得到進步。有時神說No,我們必須要順服。最難的功課是神似乎靜默不語,其實上帝有在聽,祂要藉此鍛鍊我們安靜等候祂的功夫。神自有祂安排的時間與作為!跟從祂,聽大牧者的聲音,我走的雖是人少的窄路卻是最輕省的道路。

行走天路四十年,雖未必天色常藍。重點不在我得著什麼,而是在過程中有神同在,行路有光,隨時有主可靠。神非常可靠絕不誤事,耶穌真的成了我最好朋友!

願以上分享對你有幫助,願頌讚榮耀歸於至高上帝。

2016年4月23日 星期六

見證 -- 林恩旬姊妹

見證 -- 林恩旬姊妹

大家好,我是恩旬。今天用我的生命故事來分享我的見證。

老實說我也不知道哪來的勇氣站在這裡分享,這根本不是我會做的事,總之,從我有意識以來每個星期天的第一個行程就是來教會,所也算是在教會長大的小孩吧!但那時候的我其實根本不懂為什麼要來教會,也跟天父爸爸不太熟(雖然我每個禮拜都有來聽老師講祂的故事),我只知道那是例行公事而已。直到8年前,爸爸媽媽把我送去新加坡我才開始注意並深深體會到祂在我生命的重量與重要(前一天朋友也有來健行,看我哭得死去活來的)。現在想想從我出生到今天一直陪著我,看著我,幫著我,從沒離開過天父爸爸。神與我生命的同在大至我的人生方向,小至一瓢蒸蛋。(蒸蛋的故事我等等再分享)。在我看似順遂的求學路上其實一路都曲曲折折的,只是在每個要放棄的節骨眼,上帝都拉住了我才讓我有機會走到今天,然後分享。

國小時就常在想像我的將來,但現在這個人生是完全意想不到。剛去的時候,每天哭哭然後就禱告,壓力大也禱告,考試要來了也努力到禱告。遇到瓶頸就不停的禱告,因為家人在遙遙的遠方,我知道他們愛我,但避免他們知道了,卻因不在我身邊,只能擔心又幫不上身麼忙,所以我只完全倚靠祂。在新加坡,我的成績幾乎都低空飛過,超驚險,但都關關過,其實我很清楚自己根本沒那實力,全是天父?英文永遠在溺水狀態,但是,重要時刻都能及時浮起來。在考基測時,社會曾拼死的背,卻因動作有夠慢空了1大題,回家哭得快死(我很愛哭),成績出來拿了個B真是有夠驚喜,所以我又哭了。剛進高中要選社團,發現我們學校的交響樂在高中界水準頗高,所以招團員很嚴格,但又因為很喜歡音樂,雖然只有1年小提琴底子,我還是硬著頭皮報名了。誰知道剛剛好那一年缺人,大家也都菜菜的~我就被錄取當低音大提琴手了。感謝主。

我的蒸蛋故事。高中時期,有一次午餐,在排自助餐時,前面排了一堆人,我們看有什麼菜,然後我就看到了最喜歡的蒸蛋。卻也著到它一瓢一瓢的消失...一陣驚恐我就跟上帝說:上帝爸爸我想吃蒸蛋~誰知道一講完,前面6個通通點荷包蛋,我傻眼了(但還是有一個人挖走了倒數第二瓢蒸蛋,所以我是最後一個),你要說是巧合也行,當下,我真的深刻覺得,原來神真的無時無刻都與我同在,連這種綠豆小事,祂都願意幫我。當然也有低谷的時候。我和上帝冷戰過(是我不理祂)。因為好不容易考進了錄取率不到40%的高中時,我發現這才是惡夢的開始。我開始非常排斥高中,並一心求上帝應許我,轉換跑道去理工的禱告,可是祂沒有(還交換條件勒)。祂就讓我一步步,走完自己當初所選的路。那時候,過的超痛苦,現在我很感謝祂沒放手。因為,其實那條路不一定會比較好,我永遠不會知道。高中總算也畢業了,現在的我正深陷未知的徬徨中,還不知何去何從,正在等大學,也在等上帝的指令,相信祂這次依然會拉住我。

現在,錢包還隨身攜帶著兒主領取的經文卡,有點皺了,它是哥林多前書15:10。憑著這句話我相信神會帶我走最適合的路。而我只要相信祂,如希伯來書11:1,信就是所望之事的實底,是未見之事的確據。不要畫地自限,讓上帝帶領。四個人四個地區,怕我孤單,派許多天使陪著我。上帝將我放在好的寄宿家庭,給了我另一個家的感覺。這也是我生命中最獨特也是最大的祝福。還有我最愛的青契,給我一直渴望的歸屬感。

2016年4月16日 星期六

見證 -- 何令如姊妹

見證 -- 何令如姊妹

我的名字叫令如,來自嘉義民雄。從小出生在虔誠的佛教家庭的我,因著小學同學清惠的爸爸是牧師,也跟著她到民雄教會上主日學,中學唸宏仁女中和清惠隔壁班,高中又和清惠同班。之後就各奔前程,當中記得有一次的同學會碰過面,從此就失聯了。

去年初北上至台大醫院治療癌症,在候診中清惠竟然出現在眼前。原來同學芳玲通知清惠,希望透過她的經歷來為我加油打氣,門診後我就搭高鐵回嘉義。沒想到回嘉義不到兩天就肚子 痛到無法忍受,只好再回到台大急診,原來腸子 已經阻塞多日。這時的我腹漲難受,已無法言語,意識也不太清楚。此時清惠又出現我眼前,模糊中好像問我要不要邀請耶穌進入心中,當天晚上就被送進開刀房手術,做了個人工造口。當清醒之後,我急著找清惠確認,因為我感覺到耶穌有進入我的心中。

因考慮到治療療程南北奔波,體力恐怕無法負荷,就決定在台北租屋就近治療。神的帶領真奇妙,所租的房子離和平教會不遠,清惠帶我進到甘泉小組,在初到台北,人生地不熟,套房內也沒廚房,冰箱,又怕外食不健康,姊妹們幫我預備了一個冰箱,讓我的食物得以保鮮,甚至幫我找到,可以為我預備健康餐飲的店家,每個人都用不一樣的方式關心我。我不認識她們,但卻深深感受到小組的姊妹們,像家人般的關心我,讓我很感動。每個星期二的小組聚會,都是我所期待的,我總是克服化療後的疲憊,盡力參加。藉著詩歌、讀神的話、生活代禱分享,甚至有時候可以一起到戶外踏青,對一個周旋在醫院和住家的我,每天的日子只能用「乏善可陳」來形容我的生活,能到郊外看看不一樣的世界,呼吸新鮮的空氣,心情舒暢許多。
我的生命似乎一點點、一滴滴的被改變。我不再自怨自艾,看到姊妹們有的也得了重病,有人少了一個腎,耳朵一邊也聾掉了,甚至還有姊妹必須帶著尿袋來參加聚會,每個人的家庭婚姻、子女教養也都各有難處。我很好奇,為何她們仍然可以喜樂的面對生活的挑戰,原來我們的神是一位在曠野開道路,在沙漠開江河的神,在祂沒有難成的事,即便禱告後神的答案未必一定照我的心意成就,但祂總賜給我足夠的勇氣走下一步,我只要一步一步緊緊的跟隨主,讓祂帶領我前面的道路。雖然我對真理仍有許多不明白,甚至在聚會中常問一些白目的問題,但姊妹們總是不厭其煩的為我解答。前些日子在聽CD詩歌中,有一首歌詞特別感動我,就是「在沙漠中讚美」,我願意將我的生命主權交給主,相信我的主永遠掌權。

感謝上帝於五十年前,在我的生命中,撒下福音的種子,今天總算發芽了,感謝上帝差派清惠帶我來和平教會,我願意在上帝和眾人面前誓約成為祂的兒女,感謝我的另一半明泉願意尊重我的信仰,感謝甘泉小組的姊妹們的扶持與陪伴,她們真是甘心給,用心愛,活出愛。

約翰一書4:12「從來沒有人見過神 ,我們若彼此相愛,神就住在我們裡面,愛祂的心在我們裡面得以完全了」在小組裡我看見神的愛。我也願意學習去愛人,求主將平安的恩典賜給我,感謝主,讚美主!

※敬畏耶和華是智慧的開端.認識至聖者便是聰明※






2016年4月9日 星期六

見證 -- 徐瑞敏姊妹

見證 -- 徐瑞敏姊妹

各位弟兄姊妺,平安!

再過兩天就是清明節了,應該很多弟兄姊妹都會利用假期去掃墓或是緬懷親人,今年8月22號就是我父親過世滿20年的日子。每逢佳節倍思親,對我而言更是如此……今天我想要分享的是我在面對父親突然過世當下和之後的心路歷程。

1996年8月22日的清晨,我的叩機一早6點開機後就不斷的震動,當時的我正在輔大長青的宿舍,準備上午要跟契友們一起去詩班巡迴,順便幫原住民教會募款。在幾則不完全的電話號碼後,終於有個開頭是03的完整電話,打過去接通後,是一個陌生的女性聲音:「你是徐清源先生的家屬嗎?我這裡是醫院,徐清源先生已經過世了!」當下,我整個人都傻住了,問他說:「你應該是搞錯了吧!我爸他昨天還好好的….」護士小姐當下回了一句:「我請你家人跟你說好了。」於是一個已經哭到沙啞的女生來接電話:「瑞敏…」伴隨著嚎啕大哭,我當下認出來那是我爸生前的女朋友余阿姨的聲音。當下我突然體會到何謂:「晴天霹靂」,電話筒掉到地上,開始大哭起來。此時有個宿舍的學姊被我吵醒,出來看到我哭著說:「我爸死了…」也露出震驚的表情。但是在當下認清到這已經成為事實後,我還是得顧起勇氣面對現實。於是我止住淚水,把前一晚來宿舍幫我換房間的妹妹叫醒,一起坐中興號到桃園市火車站,然後再轉搭計程車前往醫院。因為父母已經在我高三時離婚,所以當時的我負起責任,通知了我母親和大姑姑,聯絡了葬儀社,也在一段時間的討論後,完成了父親的告別式。
還記得當初為了處理後事的方式,在葬儀社跟大姑姑拍桌子大吵,因為父親是客家人,姑姑覺得一定要用傳統的宗教儀式,而我堅持要用基督教儀式。還記得我很大聲地說:「父親已經在過世前答應要跟我去教會了,所以他應該要用基督教儀式!」但是姑姑並不同意,於是我們有了激烈的爭吵。很感謝主的是:等到住在美國的祖父回來後,對姑姑說:「還是聽女兒的吧!」於是,我們採用混和的儀式,舉辦了一場告別式而非追思禮拜。

特別感謝當時的青契輔導娜敏姐,陪我去中壢教會,找到仁全執事的父親用客語在告別式講道,許信裕長老也請假來主持我父親的告別式,因為姑姑堅持要挑日子,所以那天是星期二上午,而非在週末舉行。還有葉長老和彭長老,陪我們遺族到最後,把骨灰罈送入木柵富德靈骨樓裡。和平青契的詩班,因為沒位置坐而站在廳堂的最後面,穿著詩袍,彷彿天使一般地守護著整個會場。我相信,這些出於神的善工,深深地感動了我的姑姑,所以那個大姑姑後來也來和平聚會甚至在和平受洗,我一直為了這些事情向神感恩。

但是,埋藏在心中的傷心、疑惑跟憤怒,一直是被我壓抑在心中……我想問上帝:為何你要讓我父親無預警地走?為何要在我父親答應要跟我去做禮拜的隔天就突然把他帶走?為何不能再讓他多活一星期,等到他跟我去教會後再把他接走呢?為何要在我大四開學前兩星期把他帶走? 在我還沒來的及跟他討論我大學畢業後走向前,他就突然走了!還有,我是如此認真地服事你,寒暑假都有一半的時間在參加國高中營會當輔導或是去參加大專靈修班門徒營福音隊等,以至於我沒有很多時間陪伴我爸~~為何正當我準備在大四期間好好陪伴他孝順他之前,他就被你帶走了…...? 有好多的疑問埋在心中,也得不到解答,於是傷心失落的情緒開始轉成對神的憤怒還有更多的自責。

於是我的身心都受到影響,在大四上學期中,被診斷出得到憂鬱症。我的靈命也漸漸低落,後來的憤怒跟不平,使我決定離開信仰,離開神。之後,出了社會,少了教會長輩的提醒跟契友的陪伴,經歷了更多風風雨雨……我一直在外面流浪,想要回來卻又充滿疑惑……我的情緒跟身心靈也是持續地在風雨中高低起伏地飄搖著……直到有一天,我聽到一個聲音對我說:「我的女兒,你知道我很愛你嗎? 我的女兒,你知道你的父親已經在天堂和我在一起了嗎? 你知道我讓你父親在過世前跟你說他願意跟你去教會,就是要讓你知道,他已經願意相信我,也看到你的改變跟見證了嗎? 我親愛的女兒,你願意回到我的懷抱裡了嗎?」我只是一直掉淚一直掉淚轉而變成大哭.....如同當初辦完父親後事後,一個人回到家中洗澡到一半才嚎啕大哭了一兩個鐘頭。哭的過程中,覺得整個臉熱熱的,哭完覺得好累,卻有種釋放安詳的感覺,我知道那是聖靈的釋放與醫治。所以,我在12年前回到和平教會,因為這裡是我從高三到大學時期,靈命狀況最穩定也最熟悉的教會。

感謝主,雖然我目前還是要穩定地看醫生吃藥,治療我的雙極性憂鬱症;雖然我還是每次到了4月清明節、端午節(父親冥誕)、8月份(父親忌日)就會特別難過,容易發病,但是我自己知道我已經在慢慢進步了…….今天,能站上台跟大家分享我的心路歷程,若不是知道 主的恩典夠用,我想我也無法勇敢地跟大家分享這一切。希望大家能夠更加珍惜你身邊的親人,愛要及時。也願主安慰那些跟我一樣有類似經歷的人,能在主的愛中重新建立自己。願 主祝福大家,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