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26日 星期六

見證 -- 許弘一執事

見證 -- 許弘一執事

今天要和大家分享我個人在“教會生活”的見證。從小自己便是在教會長大。準確的來說是在“這一間和平教會”長大。從小到大的這一段過程,基本上就是一套標準的程序。幼主、兒主、少契、青契、不想進社青而亂跑、進入社青。總而言之~就是一段很平很平、對信仰不冷不熱的過程。在大學以前,雖然從小在教會長大,但是對於聖經的熟悉度是非常乏善可陳的。腦中的聖經知識除了兒主扎實的聖經故事和青少契時期營會中特別有印象的經文外。聖經對我來可以算是一個陌生的存在。雖然也曾多次立志要讀完一整本,但總是在伊甸園或是還在埃及做奴隸時就停下腳步。另外跟上帝的對話也非常少,通常是在謝飯的時候、上課忘記帶東西的時候、考試考差得回去面對父母的時候。所以說~禱告在當時對我來說是極為形式化的一件事,甚至在學校做謝飯禱告時~幾乎可以將禱告詞或是謝飯歌控制在二,三秒以內唱完。

在教會中,雖然信仰的狀況很糟糕。但是因為從小所受到的專業訓練,所以可以將自己偽裝成一個還不錯的基督徒,所以相信大家在教會問到我的名字時,除了好像出家過以外~大概不外乎是很乖~很好的一個人。但是相信不會在信仰上有所描述。而這也就是我前半段信仰歷程的一個光景。

也因為這樣的模式。在回頭看自己過去的信仰過程時,明確地體會到那時的我對於上帝的恩典、上帝的信實的感受力是那樣的低。不過上帝並沒有因為我偽裝的很好就這樣放棄我這不高不低模模糊糊的信仰生命。在馬太福音十八章12節中提到: 「一個人若有一百隻羊,一隻走迷了路,你們的意思如何?他豈不撇下這九十九隻,往山裏去找那隻迷路的羊嗎?」。在這一個耳熟能詳的比喻當中,老實說自己從沒想過一直在教會成長的我會成為迷路的那一隻羊。而且還迷路三次……

第一次是在大學的時期。其實那時候在剛升上青年團契時,自己便面對很大的衝擊。雖然身處在一個自己熟悉的環境~但是面對的不再是自己所熟悉的那群契友。在高學歷的菁英環繞下~自己既無法加入他們的校園話題。在缺乏聖經基礎的情況下,信仰的討論也是捉襟見肘。在一重重的挫折當中於是我在大一到大三的階段中我離開了團契生活。週日也開始漸漸遠離教會。面對契友們熱切地詢問和邀請,也只是讓我感到彆扭。不得不說~剛開始離開教會的生活是還蠻愜意的。彷彿拋棄了長久以來週末得到教會的束縛。有一種自己在真正享受自由空氣的快樂。約翰福音八章30.31節這樣說道「耶穌對信他的猶太人說:「你們若常常遵守我的道,就真是我的門徒;你們必曉得真理,真理必叫你們得以自由。」」正如聖經上所說的,在不曉得真理的狀況下,所體驗到的真理是如此的空虛。離開了信仰的環境,雖然看似擁有時間和空間上的自由。但是實際上卻是生活沒有一個既定目標,人如行屍走肉般地被罪所綑綁。感謝主並沒有就此將我放逐在那飄渺的曠野。在大三的那一年,因為因緣際會下參與了聖誕劇道具的製作(因為製作道具不太需要和人接觸)。在該年的聖誕劇演出之後~其實自己仍然一如既往地覺得“唉~也就是這樣。~結束了”。但殊不知上帝卻利用了這件平常不過的事工再一次來觸碰到我的心。在隔幾週的主日崇拜,召瑞牧師的講道中。不知為何牧師開始念出一些在教會默默服事的人的姓名。很奇妙的是,自己的名字出現在這份名單的尾聲。其實對其他人而言,會覺得牧師只是在唸一份普通的名單。但是當他唸到在下的名字時,當下自己卻不由得從眼角流下淚水。在那一瞬間彷彿上第藉著牧師的口對我說「不要以為你這片枯萎的樹葉藏在森林裡藏的很好,我仍然看得到你,我也仍然愛你」。當下的感動算是人生中第一次被上帝觸摸的經驗。在那之後自己將信仰再一次地重整歸零。用認真的態度再一次面對自己的信仰。也在不久之後真正地宣告自己要追求這份信仰而受堅信禮。

不過狡猾的罪性不會因著受洗就完全免疫。就如同癌症不會因為化療結束就不會再出現一般。在出社會工作後,繁重長時間的工作再一次將我默默的、不知不覺地將我從信仰的道路帶開。如果事情發生一次叫做自己的無知,那麼讓它發生第二次的我就只能稱作是笨蛋和活該了。再一次地讓自己的心離開了信仰和上帝的話語。而且更嚴重的是在教會用錯誤的心態接下服事。當時的自己其實並沒有和上帝同工,只是想藉由服事來證明自己。面對教牧團隊和長執們的一些要求建議也總是質疑和充滿批判。所以在沒有上帝的愛和充滿驕傲的心態下。到了最後終於將自己搞得了身心俱疲。去年教會的主題是“用生命影響生命”。若是以我當時的情況,我想非但影響不了任何生命,如果有被影響的也只會是糟糕的影響。不過正如以賽亞書九章6節的形容“我們的主是一位奇妙的策士”。不論是怎樣的一個生命狀態,祂都有辦法來扭轉。這一次祂所用的方式是將我抽離這一個環境。將我帶到了異鄉。其實這個決定當初看來是完全不被祝福的。出發前面對了親人的離去、感情的變化、地震的發生。可以說充滿了所有不祥之兆。

也因著如此心中是很不平靜地前往。不過感謝主,上帝透過一位親人的介紹下我來到了一間台灣長老教會。在教會中的禮拜是很傳統,很平靜的。也藉著這樣的敬拜方式我再一次地將自己紊亂的心歸於平靜。

很感謝上帝和我的家人給予我這一段時間。休息、重整、學習。也再一次將自己的身心和信仰做了一個調整。雖然是一個人在他鄉,但也增加了和上帝相處的時間。上帝也藉著這一段時間,再次向我顯現祂對對我的愛和恩典。

照理來說,經歷了前面兩次這樣的經驗。我的信仰應該就沒有什麼問題了。不過一同走在信仰道路上的你我應該都知道事情不會這樣單純。或許是前面的幾次經驗太過沈重。雖然知道上帝與我同在。但是在面對人際關係上的問題,自我價值的認同。卻是在回國後不久產生了很大的疑問。上帝愛我,但我是否值得上帝的愛。面對來自他人的批判讓我再一次陷入了自我認同的困境。也因著過去的一些陰影,讓我的情緒和對應事情變得很敏感。容易很快地否定自己、容易將事情無限上綱。再次的不平安也讓我變得焦慮。深怕再一次陷入那令人絕望~否定信仰的深淵、也害怕現在的服事只是再一次地仗著自己的血氣方剛。但是這位愛我的主這一次卻在我陷落前就將我抓住。藉著靈修、藉著主日的講道、藉著團契的查經、藉著營會。上帝不斷地將兩段經文送到我的身旁。親口對我說話。

你們要先求他的國和他的義,這些東西都要加給你們了。馬太福音六:33節

壓傷的蘆葦,他不折斷;
將殘的燈火,他不吹滅;
等他施行公理,叫公理得勝。馬太福音12章20節
面對上帝對自己親口的述說,也讓我再一次地能夠倚靠著祂,靠著祂來帶給我力量。也再一次能夠好好地肯定自己在祂眼中的價值。一張一千元不論是經過怎樣的風吹雨打或是污穢~他始終是帶著一千元的價值,毫不折損。在體驗到上帝是這樣看我的當下,我明白即便我的心中還是有軟弱、還是有黑暗。

但是藉著
教牧團隊的教導
長執同工們的榜樣
社青團契的笑容
青年團契的熱情
少年團契的回饋
兒主的聖經故事

以及最重要上帝的愛和陪伴。我在教會的生活、在信仰的道路上能夠繼續無所畏懼地尋求、前進。

謝謝大家!!!

2016年3月19日 星期六

見證 -- 林鈺芯姊妹


見證 -- 林鈺芯姊妹

大家平安,我叫林鈺芯,彰化人,臺北大學社工系畢業,現在在花蓮當社工。
分享前我先向大家道謝,謝謝參與在泰國耿耿小學文具書籍募款的每個人,願上帝紀念你們做的工。

不曉得有多少人曾面臨畢業前的徬徨,雖然我從國中開始就決心當社工,然而我的徬徨在於我們從小就接受教育,同時被灌輸要讀書才會有前途的觀念,那麼讀書的目的是為什麼呢?難道就真的是為了有前途嗎?即便我大學畢業了,卻沒有辦法說服年紀比我們輕的孩子,告訴他們為什麼讀書、為什麼求學,在這徬徨與迷惘的過程中,卻沒有一個肯定的答案。

在畢業後選擇的過程裡,我趁著完成學業到進入職場的銜接時間,我回到泰北,一個我所思念的地方,以往每年暑假,都會跟著服務隊到泰國為期兩周的服務,然而這趟隻身一人,一待就是三個月。出發前我總是思索自己到底可以做什麼,還記得去年四月,當時我和小家的人要去花蓮服務前,有位弟兄問我:一天的服務能改變什麼?我不曉得他有沒有在現場,如果問我三個月的時間能夠改變什麼?我可以很肯定的說:沒有。就算待了十三個月,甚至三十個月,也不見得看的見果效。我在泰國三個月的時間裡,會讓當地人稱羨的,是擁有大學學歷,對當地人而言,賺錢比受教育重要的多吧!只會講母語,完全不識字,要怎麼讓他們聽進福音,進而信主,以及學習讀經和禱告呢?我看見自己許多的不足與缺乏,身上背負的,是更多的無奈與無力,無奈於該收的莊稼多,作工的人少,無力於在有限的時間裡,想做的與能做的總是相牴觸,願意真正將自己擺上的人又有多少呢?然而我相信耶穌基督的福音從來不會讓人失望。

但願每個人在追尋與摸索的過程裡,可以用行動去回應從天而來的愛。

2016年3月13日 星期日

不照計畫 卻是祝福-張希如執事見證


弟兄姊妹平安,我是張希如,是一位小學老師,更是一個班級的導師。或許我司琴的緣故,認識我的弟兄姊妹總認為我的工作是音樂老師,原本我也是這麼計畫著,想像自己坐在教室裡優雅的講著音樂故事…,殊不知,過去十個年頭,一場又一場和學生們共演的「大戲」,練就一身「必殺眼神~訓獸技」,工作的形象跟氣質完全搭不上邊。如此背離我的計畫,卻因為 上帝的帶領,讓我知道這份工作對我生命的意義,我經歷加倍的祝福。

我是公費資格分發學校,按傳統慣例,當時學校剩下什麼職務,菜鳥就是「吞下去」,沒料到,少子化且遇缺不補的緣故,十個年頭過去,我這隻鳥在學校還是「閃亮的新」。「年輕人多做事」、「特殊孩子需要體力好的老師」...,從此,我的班上從沒少過特殊孩子,日子過得「有夠精彩」!擔任導師原本就不簡單,加上特殊狀況的孩子,課堂經常上演猶如本土劇的戲碼。既然這些不在我的計畫內,我對於任何特教技巧或知識都匱乏,外加背離專業的無助感,讓我內憂外患衝擊不斷,一段慘澹又自我懷疑的日子裡,我不懂:我有能力教書嗎?我能撐完教書工作的25年嗎?為什麼我得教書?...不斷疑問中,卻有個意念催逼我、推著我固定回到教會尋求神!在禮拜堂裡, 上帝沒有告訴我答案,卻帶我進入宣道部的前身:宣道關懷團契,我在當中親眼、親聞帶職侍奉前輩們的委身,他們作在最小弟兄上的工作經歷,成為扎心的提醒,我開始為著我自己的定位來尋求 神, 神清楚的告訴我,該委身的禾場就在我的班級。

我每天提早10分鐘到校,為著學生,更多為著自己來禱告,當眼目定睛於這份工作需要我做什麼,我放開心胸裝備特教知識, 主也開路讓我參與跨特教與音樂教育的研究,安排兩位指導教授同時成為我研究與教育現場問題最直接的建議者,我不再那麼排懼當一位有著數位特殊孩子班級的導師。我永遠記得,面對特殊孩子歇斯底裡尖叫與自殘時,我深吸一口氣,求神幫助,從各類混淆的規則裡,我腦中閃過一個又一個的步驟,就這樣關關難過關關過,不僅同班其他學生像看了一場好戲,我也忍不住大叫「YES!我知道,我的上帝就陪伴在我旁邊。」

箴言16:9「人心籌算自己的道路;惟耶和華指引他的腳步」。數算恩典, 上帝早有預備,祂比我自己還知道,我能夠做什麼,量給我的更是夠用,讓我接觸到的學生,由情障類開始,再到多重障礙,等到技巧與知識更熟練時才派給中重度自閉症...。

去年,更讓我親自經歷學生極大的翻轉,透過家長公開感謝中,讓我得到肯定,見證與 主一起作工的榮耀。

感謝 主讓我親自體驗到「不要怕,只要信」那樣的確據,求主繼續使用這樣不足的我,成為祂其中一個合用的器皿。

最後,歡迎弟兄姊妹參與今年六月25日宣道年會,主題是「小人物狂想曲:人人都是宣道師」,將有和平教會的兄姊,分享他們在職場中的福音工作,願我們在當中同得激勵,了解 上帝在我們職場中的心意。願 主祝福大家,謝謝。

2016年3月5日 星期六

參加禱告會-曾煥雯執事見證


雖然從小由母親帶領到教會,穩定參加兒童主日學,有時候也跟著參加主日禮拜,從來不知道教會有一個聚會,稱為“禱告會”。直到上了初中後,才透過禮拜中的報告事項,得知有週間禱告會這個消息(當時不是每週都有禱告會)。

第一次聽到禱告會後,之所以有興趣去參加,是因為那一次的禱告會同時有聖餐,心想不管什麼內容,至少好像有餐點可吃,就一個人獨自跑去參加聚會。聚會中才曉得,原來聖餐的形式與意義,因尚未受洗,當然沒有領受聖餐。雖然第一次參加的經驗是不能領受聖餐,之後有禱告會時還是會參加。記得當時出席的人並不多,十來個會友中,幾乎只有我一個是中學生,曾經試著邀請其他的中學生一起參加,記得只有一位偶而一起出席。到了北上念大學後,也參加教會的禱告會,同樣的景況,也幾乎只有我一位是青年人。

回想我年輕時參加禱告會的原動力,或許可以用一個心情來描述,那就是感覺好像是參加天父的「家庭會議」,一起關心天父的家裡大小事情。也好像是,既然是父神家的一份子,關心家裡的大小事是當然的。也像是種義務,與家人一起到天父面前,一起藉著讚美、認罪、感謝與代求來敬拜天父。禱告聚會中自己好像是家裡一個最小的份子,有幸參加全家的大會議,雖然坐在後面角落的位子,聽家人們向天父迫切的陳述,也相信這些陳述天父都知道了,然後一起感恩的等候天父的回應。
一首詩歌「天父的世界」中的第三節歌詞:“這是天父世界,叫我不可遺忘,黑暗勢力雖然猖狂,天父卻仍作王,這是天父世界,我心不必憂傷,天父是王宇宙同唱,祂治萬國萬方。”這首詩歌經常激勵我,為這個充滿恐懼的世界,充滿失望的國家,充滿絕望的病痛持續的禱告,幾乎不在乎禱告的事項持續多久,也不大在乎上主的回應如何,所在乎的是自己有沒有對天父失去信任。

回憶許多年前,一位八十多歲的年長弟兄,每次分組跪下來禱告時,他都開口說道:「天父上帝,今晚是禱告的時刻…」。這樣禱告直到今天,仍讓我十分感動。好像是忠心按著職分到上主面前服侍的祭司一樣。彼得前書2章9節『惟有你們是被揀選的族類、是有君尊的祭司、是聖潔的國度、是屬 神的子民、要叫你們宣揚那召你們出黑暗入奇妙光明者的美德』。各位兄姐們,您我每一位都是領了祭司的職分,盼望除了個人或小組等禱告外,也能安排時間,好像祭司一樣,按著班次到上主的殿中,點燃金香爐,獻上禱告的馨香之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