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23日 星期日

見證 -- 李依龍執事

見證 李依龍執事

各位弟兄姊妹:平安 我要見證的故事是我女兒出生的經 歷,讓初為人父母的我們有難以忘懷的兩 個多星期的日子,經歷了此事,也讓我跟 我的家人經歷了這一位又真又活的神!

待產室到手術室

太太在八月四日清晨兩點破水,我們 急忙地提著待產包前往醫院預備生產。在 待產室等待生產的過程是個全新的經 歷,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似乎沒有想像 中那麼順利,但主治醫師表示他們都有持 續監測胎兒心跳和母親狀況,可以放心繼 續等待自然生產,但超過 36 小時後,到 八月五日下午開始,太太體溫升高,太太 說自己的身體非常不適,有疲憊不堪的感 覺,我非常擔心地向醫護人員反應,醫護 人員卻說有跟主治醫師反應了,但須再等 待四小時直到醫師門診晚間六點結束。此 時的我著急如焚陪著太太一直禱告,教會 的國玉姐也來電關心,說不一定要自然產 建議趕緊剖腹。但由於一直都在這家醫院 產檢,對於醫師的評判還是有些程度的相 信,然而在醫生門診完到產房後,看到太 太已發高燒近 40 度且寶寶心跳異常,因 此告知我需緊急剖腹生產,於是我慌忙的 趕緊簽下手術同意書,看著太太進入產 房。

 難以面對的收取

我跟岳母在手術房外等待。等待的結 果卻是寶寶需送進新生兒加護病房急 救。過不久,醫師請我進入加護病房,簽 下 病 危 通 知 書 (Critical condition notice) 並說明病情,我只能強打精神, 去聽我有聽沒有懂,但越聽越擔心的情 況。由於疑似胎便吸入症,生命指數微 弱,因此被立即送進新生兒加護病房 (Neonatal Intensive Care Unit,NICU) 做插管急救。當下,我並沒有做父親的喜 悅,而是不斷地流淚,腦中浮現若是他急 救不成,我該如何面對這樣的打擊,"賞 賜是耶和華,收取的也是耶和華"(約 1: 21),但我不敢面對上帝的收取。

太太躺在病床上,我強忍著眼淚並打 起精神。謝謝惠周長老及蕭長老的及時出 現,陪伴著我開始漫長的一夜,接下來試 著尋求教會裡的資源,諮詢教會黃醫師的 建議及話語鼓勵,雖然想轉診至馬偕,由 於沒有床位,只能全然交托給上帝。那個 夜晚,是個以淚洗面徹夜難眠的夜晚。 獲得產業賞賜

一整晚沒睡的我,焦急等待著隔日(6 日)探視寶寶的時間,再次見到 NICU 的主 治醫生,他說明寶寶的表現比昨天好,肺 部 Xray 比昨日好,呼吸的情況也改善。 接下來的每一天,寶寶都比前一天進步, 8/8 就已經可將呼吸器拔除,給予換罩式 的氧氣,讓寶寶自行呼吸,原本預計至少 須住院觀察治療兩個星期的寶寶,感謝主 的恩手救治,感謝 NICU 醫生護士們的悉 心照護,讓寶寶 8 天後就可出院了。

另一方面,太太經歷剖腹生產,身體 非常虛弱,每天發燒,咳嗽咳到喘不過 氣,幾乎無法與人對話。主治醫生認為是 這只是感冒,僅開了一般的感冒藥,接下 來的六天,太太的身體毫無起色,每況愈 下,完全無法入眠,每每向醫生反應太太 覺得自己病得很嚴重,醫生卻堅稱只是感 冒,並未替太太安排進一步的檢查,甚至 建議我們可提早出院慢慢調養,對醫學一 23 竅不通的我們只好無奈的辦理出院手 續。8 月 11 日中午出院來到月子中心, 但下午太太卻又發燒至 38.8 度,於是先 在月子中心樓下做門診但卻無起色,蕭長 老(也是小兒科醫師)也致電關心,要求 我要儘快送至馬偕急診,避免感染肺炎, 太太見我著急如焚,雖然她很疲憊,想說 睡一晚應該會好些,但她看我很不安,於 是起來,我們搭車前往馬偕

馬偕醫院急診室的等待與焦急

進入馬偕急診室,開始跟醫師描述病 情,醫師進行抽血、驗尿等事宜,結果出 來後,醫師評判太太全身嚴重細菌感染, 心臟腫大.肺積水.泌尿道感染,疑似肺 炎,需要馬上打抗生素進行為期 14 天的 住院療程,並等待細菌培養結果,目前可 能需要在急診室走廊待個 5 天才會有病 床。剛出院的我們聽到馬上又需被另一間 醫院要求緊急住院治療,當下著實震驚不 已。但在那個午夜,在醫院裡遇到家偉執 事,有些話語的對談,當下我有莫名的安 慰,也真的很感謝主,讓我驚慌的內心有 些平復,這個夜晚,又是一個令我們措手 不及去面對考驗的漫漫長夜。

清晨 4 點多醫生告知有一個自費床 位,你們要嗎?眼淚真的止不住,感謝 主!上帝及時的恩手讓剛生產後的太太 有病房可住。我們在隔日(12 日)立刻辦 理住院手續。

寶寶出院太太大量出血

太太住院的第一日經過一連串的檢 查被判斷疑似羊膜栓塞。太太住院的隔 日,寶寶在 8.13 辦理出院,由於是第一 次要帶寶寶出院,於是請妙瑛姐跟她的先 生(孫大哥)協助開車幫忙,及蔡師母、恩 慈姐來 NICU 幫忙我注意出院的一些事 宜,透過大家的幫忙,當天雖然下著大 雨,但非常順利地將寶寶帶到月子中心。 忙完寶寶的事,就趕往馬偕醫院,正巧遇 到婦產科醫師在進行內診,才得知太太從 早上開始就異常大量出血,子宮頸細菌感 染,疑似凝血功能失常,情況很危急,醫 師則採取子宮收縮劑跟塞藥的方式,但醫 生也說若血流不止則需要進行二次手術 才能止血(事後我們才知道這意味可能將 子宮拿掉)。感謝主,在危難之時,上帝 仍坐著為王,在當日晚上情況有好轉,讓 太太流血情況減緩,度過最危險的情況。 感謝主,透過馬偕醫師適時的給予許多藥 物注射和輸血治療,太太身體漸入佳境, 8/20 順利辦理出院,改成口服治療。

屬靈的功課

 回想並記錄這近 16 天所發生的事, 我想上帝給我們夫妻一些屬靈的功課,也 跟大家來分享。

1.Behold! Iam the Lord!(看阿!我是 耶和華)

在那一天晚上,看著病危通知書跟躺 在病床上的太太,我面對極大的痛苦與焦 慮,在面對生命的風浪,危難之時,我的 精神狀況有些失神,我對信仰有些埋怨, 就如同耶穌在平靜風雨的那天晚上,門徒 叫醒祂,說:老師!我們快沒命了,祢不 管嗎?

我對主說,求你幫助我,讓我可以有 些振作來繼續處理接踵而來的事情,你知 道 我 是 無 助 的 。 Behold! I am the Lord!(鎮定,耶和華是掌權的)是我當下 想到的一句也是主給我的一句,因為這句 24 話,讓我心得安寧,也因為這句話,讓我 知道這位基督,讓我的生命得以安定。

2.哭賴上帝 偎靠上帝

在那夜晚,面對收取的可能,眼淚的 落下,是我無法止住的。就如約伯他被上 帝收取許多的親人與事物,他對朋友跟上 帝都有許多的怨言,但他一方面抱怨,一 方面也更加深對上帝的依賴與依靠。這種 感覺就像小孩子對父母生氣跟哭鬧,但卻 不離棄父母。感謝神並沒有讓我們經歷超 過我們所能承擔的,也讓我們更深認識祂 並經歷祂的慈愛!

3.人的怒氣不能成就神的義(雅各書)

醫療疏失(medical malpractice) 是我們認為上一家醫院應該要負起的責 任。然而感受是一件事,實質的證明又是 另一件事,在洽詢過法律專業人士,及醫 療專業人士,及手邊有的資料,醫師的用 藥等,細菌培養,僅能說是不周延,很難 構成醫療疏失的必要條件。從醫療糾紛的 經濟來看,我們決定交托給上帝自己來成 就祂的義。

4.凡(煩)事謝恩

以弗所書 5 章 20 節,凡事要奉我們 主耶穌基督的名,常常感謝父上帝。凡 事,我想也包含麻煩的事。順事要感謝神 很容易,但煩事是謝恩,不是很容易。但 在這過程中,我體會到因為眾人幫助我們 夫妻度過難關,成就祂眼中美好的事。再 次感謝大家對於我們家的幫助及過程中 探訪我們、給予我們電話鼓勵的弟兄姊妹 們,我們心懷感激,願榮耀歸給主耶穌基 督的名。也盼望若還未接受這位基督的朋 友,因主的慈愛,讓祂成為你安定的力 量,生命的盼望。

謝謝大家。

2014年11月9日 星期日

見證 -- 何主恩弟兄

見證 何主恩弟兄

信仰就像學習,通過特殊時刻、刺 激,改變想法和行為,舉例來說遇到困 難、禱告、上帝回應就是經典的路徑。相 對地,還有非典型不起眼的刺激,比如說 看了受難記之後,將耶穌的形象和男性形 象聯結起來。那我的情況呢,我沒有經歷 過什麼特殊時刻,重大機會成本的抉擇; 因此那些不起眼的學習塑造了我百分之 九十九對信仰的想像。

和平教會的小組化是一個我們都熟 悉的例子,當我們面對會友的情況,在信 仰下做出的抉擇。當時新來到的會友,無 法融入原先以年紀或說世代為分組方式 的團契,另一方面新一代從各地前來的特 性,歧異的生活方式,使我們因著關心關 懷他們的緣故,同時要維持同一信仰的團 體,於是我們選擇了向小組轉型。看起來 像是行政制度的工作,卻是實實在在的信 仰實踐,也形塑了我們的信仰。

我再舉一個與我切身相關的例子,以 前我認為說話是一就是一,像上帝的屬性 一樣,永不改變。那時我非常相信語言, 認為藉由語言能表達這世上所有能知覺 到的概念。到了大學才發覺語言無法表示 的事物可多了。我們能夠理解他人的話語 是奠基在對世界的共識上,然而我們的共 識是如此的薄弱,雖然不想承認,但他人 20 眼中的世界反映在我的視野裡竟然是完 全不同,遠遠看著倒是相同的畫,靠近一 看一個用點的另一個用刷的。被語言背叛 看起來只是小小的信念改變了,不過延伸 來看,妥協的語言不免和絕對的神站到對 立的兩面。你不能同時侍奉語言又侍奉神 啊!那麼一旦認為語言是變動的,是人為 的,是基於共識的,聖經的話語要怎麼保 持絕對性呢?人的意識倚靠著不穩定的 語言,那因信稱義是基於人的意識嗎?或 許當“完全的神”這個詞代表著不完全 時,就是在嘲笑人們身在體系內卻想測量 體系外的愚蠢。

或許絕對的是神的話語,而每個世代 的人不斷的詮釋,從而使神的權威活在我 們當中。或許人的意志並不完全,但倘若 你相信每個人是獨一的,具有超然於物質 界的可能,意識的存在與否,不一定和信 心衝突。不過為什麼我們想要一致的、科 學式的答案呢?既然說不清楚,也許是不 能理解的奧秘。有趣的是,單從希望得到 科學式答案著手,我們便能將變動的科學 典範連結到不變的世界的道。就如同相對 論改變了牛頓力學體系,但我們不會覺得 科學是模糊、不穩定且主觀的。

然而拆解了上述的問題,不代表信仰 上的堅立。在我的信仰上,上述問題的答 案卻是更加單純也無比重要:迷信,答案 就是我迷信著耶穌。更確切的說,每個人 的世界都充滿著迷信,信仰中也是如此。 看似不起眼的小小信念填滿了我們信仰 的骨肉。我們要小心那些世俗的根深蒂固 的迷信,因為魔鬼正藏在細節裡;但同時 我也相信,借由迷信,聖靈堅固我們的信 心,使我們走在上帝所賜阻力最小的那條 路。

2014年11月2日 星期日

見證 -- 張世媛姐妹

見證 張世媛姐妹

今天我要來與大家分享上帝的恩 賜──在病床的奇妙恩典。

我的女兒謝佳蓉,今年一月中在長 庚醫院接受子宮內膜癌遠距離轉移開 刀,切除左肝、膽囊、胃底部、左橫隔 膜。這是她八年半來第四次開刀。五月 中左側腹部持續疼痛,且日益加劇,吞 嚥困難,軟顎腫,再次來林口長庚住 院。腫瘤轉移到腹部、肝、肺、頭頸部, 病情嚴重。導致下肢無法動彈,20 次 的電療,頭上的腫瘤消下去,但喉嚨、 食道都燒壞了,無法吞嚥。標靶化療無 法承受,用吃的標靶藥丸。二個月後, 雙腳及腹部腫脹非常嚴重,翻身或稍稍 移動,都痛得要命,無法排便、排尿, 肺又積液,引流也不順,呼吸非常困 難。

8 月 11 日連續二、三天都不時喀 血,輸血補充,但喀出來更多。是鮮血、 血塊、大量喀血、氣喘很嚴重,吸不上 氣一直喘,好難過,焦燥不安。止吐鎮 定嗎啡一打再打。

 8 月 14 日再作胸部超音波及肺部 引流管,引出鮮血一大袋。

8 月 15 日仍然咳嗽,喘不過氣來, 醫師來看好幾次,打嗎啡(24 小時不停 的)打各種藥……。到了下午,醫生發 出病危通知,要我們作好心裡準備。我 倆老守在那裡,很難過,因為醫師、護 理師都已經那麼盡心盡力了,我們不 安、心疼、不知所措。我們只能握著佳 蓉的手,禱告、祈求,將佳蓉完完全全 交給上帝,懇求上帝醫治、保守。

8 月 16 日,主治黃醫師特別來告 訴我倆,佳蓉可能就將回天國了,就在 這一、兩天,剛好二位主治醫師都要出 國開會,下週四才回來,邱醫師會代 理,請先做好準備,醫院會全力幫 忙……。我倆老都呆住了。……世娟打 電話給何牧師。十一點蔡牧師、師母、 高長老、敏圓長老立刻趕來,給我們安 慰,為佳蓉唱歌禱告、祈求。下午蘆葦 小組的婷婷姐、淑姿姐也來,佳蓉經過 這麼多人的關心、禱告,她漸漸地平靜 下來。

8 月 19 日蔡牧師、師母、石牧師 及七位長老、執事,特地來到佳蓉的病 床旁,在這兒為佳蓉唱聖歌,行聖餐禮 拜,大家為佳蓉鼓勵、打氣、禱告、祈 福,也為我倆老禱告……,真是感動。 教會的溫馨,溫暖了我們……生平首見。下午四點半大伙兒都回去了,佳蓉 帶著滿滿滿的祝福,愉悅地的心,甜甜 地睡著了。晚上自行排便了,排了很 多、很多,看護張姐好高興地告訴我這 件好消息,多少日子來,都無法排便, 身上的宿便,全都泄出去了,尿也出來 許多,整個人舒服了許多,佳蓉好高 興,以後的數日,也自行排便不少。腹 8 部也舒服些,不再那麼腫痛了。

十幾天下來,尿量多了,腹水清 澈,腹部不那麼脹,也不痛了。雙腳也 軟一點了,漸漸進步,心情很好,睡眠 也很不錯。奇龍醫師說這是「主的恩 典」。感謝主,讓我們見證到主的愛、 主的大能、我們好感謝。 教會牧師、師母、長執的關懷、鼓 勵、唱歌,給了我們安定、安全的正面 鼓舞。蘆葦小組姐妹們的代禱、關心, 國玉執事每天的探視,仁全、佳吟最後 的探視,國泰同仁,大學、高中同學平 日的愛護與關照,家人的支持,讓佳蓉 好溫暖、好幸福。

9 月 14 日佳蓉走了,很安詳,沒 有痛苦,平安、順利,她含笑回天國了, 我們沒有悲傷,只有不捨與懷念,並相 約在主裡,縱有歡笑也有淚滴,我們相 約在主裡。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