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1日 星期六

見證--潘薇如姐妹

各位弟兄姊妹平安,我是薇如,今天是我第一次站上見證台,我想向大家分享我的成長背景,我的得救歷程。我媽媽是爸爸再婚的妻子,所以他們之間有著24歲的差距,當然我與爸爸就有近60歲的差距。我的上面有四個姐姐,爸爸一直希望可以生一個男孩,但生到我時,最終還是讓他失望了,爸爸的脾氣非常不好,當我們未順他意,未達到他要求時,一巴掌就隨時呼過來。


在我的小時候,爸爸熱衷桌球,同時也栽培我們姊妹都一定要學習,因為他希望我們可以藉著打桌球保送進入國立大學,將來有所成就。所以我們家的孩子從國小開始,就會被分送到北中南東不同地方、不同有球隊的學校,住在教練家或學校宿舍,密集式地練球。第一次轉學是小二的時候,我從屏東搬到高雄一個教練家裡,他國中的兒子連同他妹妹一起欺負我,不僅剪壞我僅有的布娃娃,還把我的鞋子藏起來不讓我上學,但師母卻一次次護著他的孩子,竟讓他們更加肆無忌憚。記得有一次,發燒生病的時候,師母帶著她女兒出門逛街,8歲的我只能在家裡哭著。那時的我真的不懂,爸爸為什麼要這樣對我?在我最需要的時候,為什麼我總是一個人?在學校裡,因為是轉學生的我,沒有朋友、沒有人和我玩。那時為了改變這樣的情境,我犯了一件一直到長大認識主才饒恕自己的罪,就是我偷了師母的五百塊,買班上的殘障義賣卡片,分送給每個同學,目的只是希望他們可以陪我說說話、下課和我一起玩。當然,我目的達到了。但偷錢事件也很快就被發現,我又轉學了。


媽媽氣壞的問我為什麼要偷錢,我知道媽媽沒有辦改變爸爸的堅持,所以我不想告訴她,因為我好孤單,我不想讓她難過,我非常的不快樂,我開始選擇沉默、不愛說話了。漸漸長大後,我討厭我的童年、討厭爸爸的固執、討厭他對媽媽跟小孩們暴力的傷害,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爸爸對我來說,只是家庭角色的名詞,我甚至有了憎恨他的情緒。
高二的時候,爸爸因為血管阻塞,在無預警的情況下過世了,在他過世前,有好長一段時間都有到教會聚會,雖然都是去打瞌睡,但是教會的牧師、師母及弟兄姊妹,不論是告別禮拜或是後續的探訪關心,總是不計辛勞地幫忙著,也就是在這時候,我與媽媽開始密切地接觸教會、認識上帝。但我討厭爸爸的情緒,仍然在我心裡積壓著,痛恨的過往,依舊在我記憶裡迴盪著。


直到爸爸過世的第十年,有一天晚上在我禱告後準備入睡時,突然一陣感動轟炸在我腦海裡,有個聲音告訴我,爸爸因為愛我,所以在我小的時候,忙著為我未來鋪路,爸爸因為愛我,雖是打罵,但他比任何人都希望我好,爸爸因為愛我,在他過世前,讓我知道,有一位主。我自以為我是憎恨他的,其實才發現我比我想像中的更愛他,我努力考上台大,是希望可以成為他的驕傲,我不斷地探訪養老院,陪那些爺爺奶奶聊天,是為要彌補我從沒好好地陪爸爸說說話,過去對他的厭惡,其實也是厭惡自己,厭惡自己竟然討厭爸爸,厭惡自己沒有好好愛他。因著上帝的愛,才讓薇如得著了釋放,因著上帝的愛,才讓薇如深深感受父愛,因著上帝的愛,薇如知道今後將有上帝永遠與我同在。明天,是爸爸的忌日,我想對天上的兩位父親說,我真的很愛你們,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