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0月11日 星期四

[和平教會 見證與分享] 見證--梁恩傑弟兄


感謝主耶穌,讓我今天能在這裡和大家分享生命中的一些經歷。我的故事可能沒有什麼大起大落,或許有些有趣的地方,或許有些值得身為一個基督徒反省的地方。我的人生走到這裡,其實主想要我做什麼,我也還不是很明確,我不喜歡也不覺得自己可以去臆測那大大超乎自己存在的計畫是什麼。

其實我是個和平寶寶,從幼主,兒主,青少契到現在,一直都在和平聚會。很感慨小時候的夥伴們都已經四散在世界各地。基督信仰對我們這種從小在教會長大的小朋友來說,有時還真像個詛咒或陰影?因為從能夠思考的時候開始,就會無可避免的去問自己的行為是否合乎上帝的旨意,是不是符合聖經的教導。

我在高中的一場營會中,因著感動而決志,後來受了堅信禮。中學的回憶都是在教會中的回憶,反而很少和學校的同學有更多的交集。中小學的時候我對於自己將來要做什麼其實一直都沒有什麼想法,我是一個知道怎麼唸書的小孩,在學校適應的自然不錯。順利考上高中後,毫不猶豫選擇了自己覺得比較擅長的自然組,不過到了要考大學的時候,發現雖然不知道要做什麼,自己的興趣志向實在不是朝這個方面,後來則是選擇了心理系這個偏向社會科學的領域。

在到目前為止的過程中,音樂一直是在我生活中蠻重要的元素。小時候學的古典鋼琴,雖不是全心全意的投入練習,卻也沒有間斷過。在高中的時候開始有了網路,接觸到各式各樣不同的資訊,我就像個海綿般的去吸收這些不同的聲音。後來上了大學,買了把吉他,雖然不像很多其他小朋友在玩團,也一直有在練習,找老師上課。

在大學的時候,生活的重心開始慢慢轉移,更多的和同學朋友們鬼混,陪女朋友,探索生活的不同面向。在教會中還是有參加青年團契,但沒有太多的投入。熟悉的同伴們到外地去唸書,更多的是陌生的新朋友。在學校除了學習心理學之外,也修了不少哲學系的課,甚至一度是輔系,後來因為學分因素而退掉。而在大四的時候,因為真的也不曉得接下來要怎麼走,便決定先去當兵了。

服兵役過程當中的種種,又是一堆事情可以講。當預官的我,經歷到了很多不同的事情,音樂中斷了,信仰的追尋停滯了,倒是感情生活還維繫著。大約也是那時開始比較少出現在教會吧。退伍之後,因著我也無法理解的緣份,進了錄音室做助理的工作。辛苦但充實,也很有趣,更讓我學到很多寶貴的技能和經驗,可是我知道這不是長遠之計,音樂產業的變化使得這項專業的需求不再,更重要的是,我覺得自己能做的不僅止於此。在某個夜晚裡,我決定和家人討論出國進修的可能性。這段期間,由於工作的因素,沒有了團契的生活,也僅於有空時,出現在主日崇拜的場合。

在家裡的支持下,我前往波士頓圓夢去。恢復了學生的身份,在學校中盡情地學習,吸收,在課餘時廣交朋友。在這三年的時光中,確實大大地充實了自己,但對於未來還是茫茫然的(其實即使到了現在也還是)。在那裡曾與一些基督徒的朋友接觸,但並沒有參與聚會。這些年的經驗下來,讓我覺得和教會圈的族群開始越離越遠,生活圈的差距越來越大。

去年七月回來台灣時,我是完全的從零開始,不知從何起頭。背負著留美的頭銜,高不成,低不就。我也不是十分擅於交際應酬,拓展人脈的個性。然而又一個我無法理解的緣份默默地開始發酵。透過懷哲的介紹,得到了去好消息電視台的錄影機會,慢慢地接觸到很多台灣的福音音樂人,及不同的教會教派,不同的信仰觀。基督信仰又以一種我無法避免的方式,再次進入我的生命中,並且更重、更深地刺激我的心靈。另外一方面,和其他教會朋友的接觸,也讓我更去思考信仰的核心,讓我更會去尊重別人的信仰,也更珍惜自己教會的傳統。而在某次福音音樂人的活動中,我也碰到了我現在的主管,他基於對我的賞識,以及他的某個意象(我所無法掌握的),把我帶進了現在的公司。

如我一開始所說的,我不喜歡也不覺得自己可以去臆測那大大超乎自己存在的計畫是什麼。生活有好多我無法理解的事情,常令我困惑、迷惘,但願這對基督的信仰時時帶來盼望,也使我成為他人的祝福。


--
由 Blogger 於 9/29/2012 03:07:00 下午 張貼在 和平教會 見證與分享

[和平教會 見證與分享] 見證--袁明豪弟兄


等候重新得力

我是明豪,過去一年從環境工程博士畢業、結婚、當兵、退伍。很感謝上帝是如此恩待我與君怡,我們平安喜樂地渡過人生的這個階段,雖然她在東京讀書,我困在軍隊裡。我要分享神在這段期間如何堅固我信心,賜下面對負面環境的智慧,好裝備我能往前奔跑卻不困倦,行走卻不疲乏。


我是100-2梯預備軍官,新訓結束就到步兵學校進行二階段訓,我在預官班隊中擔任實習輔導長,這個經歷滿足了我對公民社會的想像,這120個預官同學的班隊上涉及權力及義務分配,我都期待有符合正義的制度,經由參與及審議凝聚共識。受訓結束前,隊上有些單位來選官,我原本都很有機會,我也有期待,可是結果不如預期。到了抽籤時,大部分都是基層單位,我那時只禱告神帶我去到最需要我的地方,不過離家近更好!結果在辦戶籍抽籤時,我沒抽到簽,也就是我的期待又落空;最後我落腳在台中后里的裝甲586旅。到台中後,我原本很期待能繼續爭取輔導長的職位,然而上帝似乎不是這樣安排,我在旅部擔任幕僚,負責代理工兵官業務。工兵官業務是什麼呢?就是像學校的總務,負責水電、消防、修繕工程。其實是個業務很吃重的位置,也極具挑戰性,業務相對是需要專業。在代理工兵官兩個多月,除了原本工兵業務外,我負責工程案的執行、監造與辦理變更設計。最後兩個月我到軍團支援,協助其他單位辦理變更。最後,我繳了一張成績單讓旅上高勤官很滿意,獲頒工作獎金、榮譽假、還得到陸軍獎狀。

事實上,我在當兵初期其實很不開心。因為我在當兵前得到一個在日本很好的研究工作機會,然而因為當兵我不得不放棄這個工作;後來我在當兵時申請出國博士後獎學金也未通過,因審查委員覺得我放著原本工程專業,而去作個奇怪的環境治理研究。那時,茫然的我又困在ㄧ個愚蠢的地方,雖然我還有備案計畫,但是我更想知道上帝的藍圖。不過,從我在軍隊的經歷看起來,或許我真的有在工程與政治學上專業與熱忱。另外,在部隊的環境給我一個很大的收穫就是發揮具有影響力的正向思考能力。在當工兵官的期間,我從早上5:30起床後常常是到晚上12點都沒有時間睡覺,可是其他薪水領比我多3-4倍的軍官都不用這樣。我是工作效率很高的人,但是我的業務量真的是太吃重了,又有時效性。我那時候是這樣界定我的現實處境,這個工作很有挑戰性、讓我不會變笨;而且我的工作都是在幫助官兵生活需求;國家也栽培我這麼多了,這就是我貢獻國家的時刻;也嘗試去理解不同角色的想法,並適時的鼓勵他們。


一個額外的恩惠是我在當兵時君怡只有機會回台灣一次,她待的那一個月,剛好就是我在司令部辦理變更設計的那一個月,不多不少。更不可思議的是在司令部作業的時間,我就像上班族,早上八點到司令部,下午五點下班回家。而且當時剛好原本的工兵官回來,所以我的業務也交接了。這樣巧妙的時點,完全不是自己能掌控的。現在我在台大政治系作博士後研究,並且在其中探索著更多的可能性。若當時沒有錯過日本的工作或博士後獎學金,或這一年在部隊的期待落空與再次等候,我都沒有辦法走的這麼確據,去相信神他有他的計畫,去體驗聖經說:那等候耶和華的必重新得力。他們必如鷹展翅上騰;他們奔跑卻不困倦,行走卻不疲乏;在你所行的事上都要認定他,他必指引你的路。


--
由 Blogger 於 10/11/2012 03:05:00 下午 張貼在 和平教會 見證與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