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7月26日 星期四

搏命之旅,有主同行

 作者是 恩妮(新北新莊)   
我廿八歲,罹患重度憂鬱症(典型憂鬱症)七年,七年內三次復發,每次都長達一年多;自殺數次,皆奇蹟生還。一年多前,主治醫師因為我不斷的自 殺,認為藥物對我可能沒有作用,要求我住院做腦電擊治療,才能斷絕強迫自殺的行為,但做電療的副作用就是記憶力會嚴重受損。那晚,父親向神迫切禱告後決定 回絕醫生的建議。沒想到經由父親帶我讀經、禱告,我卻在不到一個月內奇蹟式的脫離「強迫性自殺行為」,只因為愛我的天父聽了父親的禱告,祂拯救我脫離死 亡,並應許要保守我的性命和靈魂。  
我生長在極度迷信和父母婚姻不睦的環境中,與我們同住的外婆開了間小神壇,從小我就喝著符水長 大。父母的緊張關係讓我極度沒有安全感,所以一直想靠自己的努力改變生活;在求學過程奮鬥不懈,為的就是希望將來有能力賺取金錢,好改善家庭環境和滿足內 心的空缺。但廿一歲罹患憂鬱症後,我失去了一切!  
我患了醫學上所稱的認知功能障礙(又稱假性失智症),無法集中注意力、記憶力及思 考力;也患了人群恐懼症,幾乎失去生活自主能力。過去活潑的我竟無法正常開口說話,強大的痛苦襲擊而來。完美主義的我無法接受這樣的人生局面,二○○五年 大年初二,我從頂樓八樓跳樓自殺。可是,我卻硬生生跌到二樓的天井,沒有死也沒有半點殘廢和後遺症!因著這個奇蹟,讓我的父親走入教會、找到了耶穌,神也 在二○○七年感動我走向祂。   
雖然如此,這些年來每次發病,我就不停地抱怨為什麼是我?但而今我要感謝上帝,讓憂鬱症發生在我身上, 因為它,我才有機會從一個喝符水、擲杯的偶像崇拜中認識獨一真神;也因為它,我切身感受到人的愛是這麼有限;我渴望愛情,但發病時,我失去女孩子該有的吸 引力,所以愛人離開我。我重視友誼,可是我發病時,沒有人願意陪在愁容滿面、毫無反應的我身邊。當我重病在床時,沒人願意諒解我的軟弱,連最愛我的父母也 被我操到無法再包容我、接納我,我感覺自己被世界上所有的人放棄了。   
當我獨自跟死亡交戰時,我認識了耶穌這位真神;當我發現沒有人 懂我的寂寞和痛苦時,我想起聖經中記載,耶穌為我們靈魂得救而走的苦路與被釘在十字架上的痛苦,於是,我找到了傾訴的對象──耶穌。耶穌懂我的每個情緒、 行為、傷痛,祂沒有在我最軟弱的時候離開我,反而在我最無助時陪伴著我。我掉淚,祂也掉淚;我傷心,祂也傷心,耶穌沒有因為我病了、不可愛了、不開朗了而 離開我,祂愛我,而且是無條件的。祂用全能的雙手托住我,一次又一次將我從死門關前毫髮無傷的拉回來。「上主要救你脫離各樣災難;祂要保守你的生命,你進 你出,上主都保護你,從現在直到永遠。(詩篇121篇7~8節)   
有時想想,在這個競爭激烈的社會裡,我不過是一個一事無成的憂鬱症 病患、是個社會邊緣人,但我發現,耶穌特別重視被看不起和被遺棄的人。在耶穌眼裡,我並不是一無是處,我不是殘缺的,也不是不美好,祂讓我認識跟這個世界 不一樣的價值觀,顛覆了我原來定義失敗的自己,因為上帝看祂所創造的一切都美好。我沒有錢,上帝卻說,不要為自己積攢財寶在地上;我沒有事業,上帝說,要 思念天上的事,不是地上的事。聖經的真理讓我好興奮,因為我原來的缺點竟然都被改觀了!原來這個世界最愛追求的金錢、地位、愛情,在上帝眼中都是極不重要 的事!   
昔日,我無時無刻為三餐憂慮,對未來感到害怕,但耶穌說:「不要為我們吃什麼、喝什麼,或穿什麼操心;你們的天父知道你們需 要的這一切東西。」(馬太福音6章31節)因為祂的話語和應許,我才有勇氣面對我的人生。我知道神會醫治我,為我帶來改變的希望,也會在我低潮的每一時刻 陪伴著我,揹我走過那些我走不過去的人生路程。   

過去這一年多來,祂讓我從病床上起來,讓我學習電腦技能、在教會服事,也帶領我的工 作,讓我在基督教機構服事,因此認識許多神學生,和他們一起有團契的生活直到現在。如今的我,不像以前害怕一個人,因為有主與我同行,我過得很充實,白天 工作、晚上一個人走走看看,或回家唱唱詩歌;假日則有團契活動和朋友的聚會,這都是那在無望之中的我所想不到的生活。   
因為有耶穌,我們在世上的苦難變得有意義;因為有耶穌,我們不是只有今生而已,我們還有永生的盼望;因為耶穌,我們的罪得赦免,因祂受的刑罰,我們得平安;因祂受的鞭傷,我們得醫治。   
如 果你從小在不溫暖的家庭中長大,你需要耶穌;如果你經歷無法接受的生離死別,你需要耶穌;如果你被愛人朋友背叛,你需要耶穌;如果你是孤兒寡婦,你需要耶 穌;如果你傷痕累累,包袱沉重,你更需要耶穌。耶穌道成肉身知道身為人的有限和痛苦,祂更知道你需要什麼,不要猶豫,現在就接受耶穌吧!   
 耕心文章 7月29日第830期_搏命之旅,有主同行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