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3日 星期三

愛與盼望 許素菲

參加婚禮,我淚狂飆【聯合報.繽紛版】2007.11素菲

今年夏天,我應邀參加一場婚禮的詩班,由於詩班席在講台上,婚禮的進行看得格外清楚。我瞧新娘的父親挽著新娘的手,緩緩向前邁進,洋溢幸福氣氛;這時我忽然想到,將來誰要牽我心肝女兒的手,走向紅毯那一端呢?我的眼淚不自覺落了下來。
起先,我只是淌幾滴,接著涕泗縱橫。我雖然尷尬,但我坐在禮堂高處,無法開溜,只得掩飾的低啜。

熬到婚禮禮成,幸好大家的焦點在新人,都沒察覺到我。

今年春天,老公在北京無預警的心肌梗塞,從病發到去世,不過短短四個小時。他安詳的走了,不帶走一片雲彩,卻留下許多問題待解決。

我強忍著哀慟,面對突如其來的噩耗,在先夫友人相助下,從兩岸的殯喪事宜開始,通過商務、法律等管道,總算查明他臨終的細節、交友與商務狀況。接著解散、結清公司,更是煞費周章,得與投資人、債權人商談,事情未落定,即前後重複跑了數十次各種機構,接著又忙於房屋搬遷、租售等事宜。

我除了自己原本的工作,還得硬著頭皮,去面對繁雜的問題,對喪夫之痛,反而顯得出奇的冷靜,豈知深深的悲緒是被壓抑著,卻毫無自覺。

今年九月,大姊在日本攻讀碩士的么兒返台中結婚。由於當天聖帕颱風登陸,當我們決定冒著大風雨從台北趕去時,已錯過結婚進行曲。我想,避開新娘步入禮堂那段,我應該不會觸景傷情而再失態了。

那天證婚的牧師非常幽默,而擔任介紹人的牧師是看著外甥長大的,又專程從日本回來,說話很風趣,讓當主婚人的姊夫笑得合不攏嘴。

我不禁想著:「爹地啊!當我們寶貝兒子結婚時,你卻無緣擔任主婚人。」霎時,我的眼淚又狂飆起來,頻頻拭淚,幸虧窸窸窣窣之聲,全被台下一波波的笑聲所掩蓋。當婚禮一結束,我就衝到洗手間拭淚,順便拭去殘餘的悲緒。

我幾個月所蓄積的悲痛,竟能在兩場婚禮中完全宣洩,雖說場合與時機都不合宜,但大家都說,我看來氣色好多了。

【扶輪社徵文.父母給兒女的短信】2009銀筆獎
媽以寬容忍耐維繫家庭和樂,你們疼惜媽媽,也學會節儉與堅強。去年爸爸在北京用生命最後的氣息,說出對媽媽的摯愛。孩子!愛是恆久忍耐又有恩慈,期盼你們擦乾眼淚後,也把愛傳承下去,讓苦難中仍散發出愛與盼望。

1 則留言:

  1. 素菲姐,你真是見證人,謝謝你的分享,很得激勵幫助。
    alice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