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8月12日 星期二

祂的愛 -- 呂秀芬

寫作於2000/09/24
作  者: 呂秀芬 姊妹


主內弟兄姐妹大家好,我是呂秀芬,今年31歲, 桃園大溪人, 高中時就讀外雙溪的衛理女中,在高三時決志,我大學一年級時進入和平教會,大一升大二的暑假參加福音隊到九份,回來後九月在和平受洗,到今年已有十年了,我目前在外商公司法務部門服務。

我的生命十分清楚的分成二十歲前與二十歲後二個階段,二十歲受洗前我是一個一切都很順利的人,成績好,乖小孩,周遭的人都愛我,甚至沒跟人吵過什麼架,也是一個沒有什麼學習的人。我對上帝的信心,一開始是情感的歸正,神給了我許多很好的性格,而這十年來,他讓我經歷很多事,改變那些需要改變的,學習那些我必須學習的,而我對他的認識與信靠卻是在這當中愈加增添。

受洗後的那個禮拜,媽媽生病住院,本來在星期六早上要出院,但是因為醫院把她原先要吃的藥停太久又給太多瀉藥為做許多教學檢驗,所以星期六清晨時她就中風並且失去意識,媽媽臥病總共七年才離開我們,這七年來我曾與父親帶著媽媽參加醫治大會,禁食禱告,我的生活一直悶悶的不快樂,也一直擔憂媽媽這樣的情形會持續很久而拖垮我們家。我在這段期間感覺缺乏愛,媽媽中風後第三年,我認識一個男孩子,他對我很好,在那個時候,他對我像親人的愛,讓我十分看重他,二年之後他離開我時,我的狀況很不好,不吃不睡臉色蒼白,教會的姐姐形容我像是幽魂;那是我第壹次學習到人的關係是會結束的,感謝神在這個階段給了我一位教會長輩一路引領我,而我在母親最後的那一段日子,我慢慢學會放下自己,安靜自己,倚靠上帝,繼續為她禱告,上帝給了我七年的時間,而我保握了最後兩年,讓我在媽媽耳邊對她說我信靠的神是怎樣的神,也讓媽媽看到我能對人的關係放下後,在最後一次我回去看她並為她祝禱後的隔天,她離開了。上帝一直在我身邊,所有的苦痛和淚水都讓我更加信靠祂,而且內心真心喜悅,當我思及以往的苦痛時;我想成長的痛是我們不會後悔的痛,只是每當在其中我們不習慣這樣的伸展罷了。感情這件事讓我學習我不能對人有太多的期望,即使是父母也會有離開我的一天,只有與神的關係是永遠的,曾經在剛進入和平的時候,聽過要把神擺在生命的第一位,那時覺得很難,後來懂了,神的確是擺第一位,只是我們對親人、對周遭人的愛可以是百分之百的,一點都不難也不衝突。

去年,父親開車時遇到一位八十多歲的老婆婆突然跑出來,雖然車速很慢,但是老婆婆往後跌倒後來就過世了,對方家屬一開始就要求很高的賠償金,我知道父親的過失不大,所以跟父親說這件事沒有關係,如果對方要求的賠償金很高, 我們只好讓法院判定。後來對方提刑事告訴,我拜託一位律師朋友幫我出庭,到了第一審快判決時,朋友通知我可能會判刑,我雖然一直有關心,總沒想過結果竟然會如此,接著我把所有卷宗從頭研究後,才發現警察筆錄和交通圖都有缺失,而法官甚至一開始都不想做鑑定,等到判決出來,我上訴到高等法院,與一群律師朋友商量後,大家都覺得結果不看好,大概有將近四個多月的時間 ,我就這件事一直跟神說話,有一次心裡頭煩,讀到聖經腓立比書第四章第六節第七節: 「應當一無掛慮只要凡事藉著禱告、 祈求和感謝 將你們所要的告訴神,神所賜出人意外的平安必在耶穌基督裡保守你們的心思意念」。我把這段話影印起來給父親,慢慢的我知道他已經開始去教堂禱告,而我在今年父親節時給了他一本聖經,這些事是我不曾想過會發生的,除此之外,我被上帝再次的提醒,人是有限的,不要太理所當然,而要準備即或不然。法律制度是人所定的,而法官也是人,我們更看重的應是在神眼中究竟有什麼罪,正如保羅所提醒的:「所見的是暫時的,所不見的是永遠的」。一開始我不太能接受公義沒彰顯,尤其自己是法律人;有人試著安慰我說還有某某人如何淒慘,我只是愈聽愈難過,最後我是這樣想的: 耶穌為我釘十字架,而我有什麼好過不去呢?然後我釋懷了。很感謝上帝,父親這件案子最後和解了,我與上帝之間也有一些委身與約定。

在我讀到剛才腓立比書經文一個禮拜後,我同高中學妹總共四個人在一個週末到花蓮富源長老禮拜堂教山地小朋友功課,在主日時,我應那兒傳道之邀上台做見證,前一個晚上我和傳道兩人都不確定自己該講什麼,我還對擔心的傳道講了一句”不用擔心”,到了早上一走進禮拜堂,就看到白板上的講道內容就是我想見證的腓立比書這段經文;成為神的子女這十年來,我與神互動最多的就是他一直透過聖靈與聖經親自對我說話,而這十年來,我身邊一些長輩與弟兄姐妹也用他們的愛持續在堆砌我的屬神生命,我為這一切感謝主上帝。我想我能為神做最有價值的事就是傳遞對他的信心與信靠,就像今早與大家分享的,這也是我最想傳遞給我以後小孩和孫子的寶貝,謝謝。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