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7月31日 星期四

為愛航向福爾摩沙的巴克禮博士

澤 摘錄自 台灣教會史話

巴克禮牧師(
Rev. Thomas Barclay, 1849-1935)是臺灣教界的一巨星。他創設神學院、推行白話字、創辦教會報、重譯聖經、增補廈英大辭典等,事蹟不勝列舉。1935年10月5日,他息勞歸天結束了在台60年的傳道生涯,距(台灣基督長老教會) 南部教會要行設教七十禧年盛典只有六天。

巴克禮博士年輕時就受到上帝感召, 立志一生獻身給主, 以下是他十六歲時的獻身書譯文 :

永遠值得讚美的上帝啊!我謙虛順服,將我獻於祢。我罪惡深重,本不配站在天上主宰、萬王之王、萬主之主面前;尤其在此立約之時,更覺得羞愧,然我信有祢的 恩典與計劃。在祢聖子的身上顯明俯就,祢的恩典使我心服接受。我知我是有罪的,得像稅吏搥胸痛哭,求憐憫與赦免。我到祢面前是藉聖子的名,是依靠祂的義, 求祢代念子,憐憫我這不義的人。請不要再記著我罪,求接納我這背逆者。我確信一切權柄屬於祢。

今天我以最嚴肅的態度,誓約順服。我將放棄一切管轄我的。我要把我及我的所有,不論心思意念、四肢百體、財物、時間或一切力量,都奉獻給祢。為了使我成為 有用器皿,俾能引導眾人歸向祢,更能榮耀祢名,我決意終身服從祢。我以熱切的心情、謙卑的決意,希望永遠屬於祢,而且時常能察知首祢要的指示,以熱情及歡 愉之心來實現奉獻意志。

我將本身交託於祢,隨祢的旨意,從祢無限的智慧安排,俾能使我成為榮耀祢的用途。我不論何時都聽命於祢,以無條件的順服祢。不是照我意思,只要成全祢旨意。我樂意,忠誠的順服接受你管轄。

主啊!求祢用我做為你器皿。加我在祢揀選的百姓中,使我得以在聖子寶血裡洗淨罪,使我穿祂的義,在聖靈裡得以成聖。求祢改變我,使我能像祂一樣,得到清潔、喜樂、安慰及所需之力量,更使我生命在父神的榮光及能力之下生活。

嚴肅的死期一到,地面上一切希望與快樂都會消失,但願我記得把所立的約排在祢面前,而我的得救與盼望是確實的。主啊:求祢記住,天父啊!求祢可憐祢將死去 的兒女,把我們抱在祢永遠的手中,以能力與信心放在將離的靈魂,也接納我的靈魂,到那睡在主裡的人的地方,以平安快樂等候祢對百姓應允的成就,在祢面前同 享榮光與喜悅。

在我離世之後,凡是活著的朋友,發現這與祢所立的約時,也能把這約當作自己的約,願祢的恩典允許他有份於藉我們的大中保與祢立約的福份。願讚美,榮耀永歸於聖父、聖子與聖靈。阿們。1865年11月21日,巴克禮,十六歲立書。

巴克禮牧師,每年生日都於獻身書上簽名。1892年結婚後夫人亦簽名;夫人於1909年去世,而巴牧師於1925年安息,生前其簽名從未間斷。萬榮華著Barclay of Formosa一書(第12~15頁)收有英文原文,特重新譯出如上。




2008年7月27日 星期日

生命的轉捩點 -- 葉恩旬


寫作於2008/07/27
作  者: 葉恩旬 姊妹

大家好,我是青契的恩旬,目前剛從青契會長的職分上卸任下來,或許很快就要從和平青契的身份上卸任下來,真的有蠻多不捨。

感謝神帶領我來到和平教會,和平有很棒的教牧團隊,也有很多的服事與學習機會,常常會很貪心的想要都去嘗試看看,但這樣會太分身乏術,所以只好忍痛割愛。但很感謝神讓我在除了青契內的服事之外,也有機會參與青契敬拜團、詩班還有福音隊等服事,可以認識接觸教會內其他的肢體。

在和平四年真的有許多不同的學習與收穫,在這裡實在無法一一細數,今天就跟大家分享我在和平的主要兩個服事經驗:一個是青年團契,一個是福音隊。

在青契四年,我認識了一群很棒的主內弟兄姊妹,有常常是我榜樣也在許多時候給我鼓勵和建議的學長,有很棒可以一起分享的同伴,有很可愛認真的弟弟妹妹們。在輔導裡面我要特別感謝瑞榮哥,他細膩溫和的個性便讓我很容易能與他分享,團契內的事情,甚至是感情的事。

我一直都很享受有團契的生活,雖然有時候服事很多很忙的時候,也會感到很煩很累。,但每一次的服事都像是經歷神一次又一次的恩典。

也很感謝神保守我,讓我能堅持考試將至之時,仍然不停止聚會。而神也恩待我,讓我在學業、課外活動與教會服事之間都能兼顧保持。

特別在最後這個學期當會長時,神給了我一個很棒的同工團隊,大家都非常認真盡責在自己的職分上,常常讓我很放心,也真的體會萬事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

另外在和平的服事中影響我很多的,是每年暑假的福音隊。參加福音隊是一個很特別的服事經驗。它讓教會中一群年輕人和長輩們在暑假的時候為著一個特別任務而凝聚,有一個禮拜的時間生活,在一個大家都不很熟悉但卻有著某種負擔的環境裡一起服事一群孩子及彼此服事。

對於一個從小在城市裡長大的孩子,去到了花蓮瑞穗,真的有一種到了天堂的感覺。那裡充滿了天真爛漫的孩子,對我們這些外客卻有著單純的相信與接納,牧師長老對我們的招待更是盛情難卻,在那裡人與人心的距離變近了。但同時那裡也是個青壯年人口嚴重外移,並且民間信仰興盛的地方。在瑞穗連續三年的服事,尤其去年更是有機會進到一些孩童家中進行家庭探訪,讓我更深的感覺到鄉村福音的需要。若只靠我們這短短一個禮拜的營會拜訪,是不夠的!

我想,參加福音隊對我的影響,是用最真實經歷的方式,大大地挑戰了我對福音的視野。雖然常常覺得對身邊的朋友傳福音才是最難的,但對鄉村福音的看見與負擔,我相信也是神給我的一個挑戰。

說到挑戰,其實我現在正面臨著生命的一個轉捩點:大四的結束,出社會的挑戰在即,這一年來一直被焦慮籠罩著,不知道接下來的路長什麼樣子。所以我多給自己一年的時間~我今年要延畢,在大五這年要交換學生到荷蘭唸書一年。

在交換學生這件事情上,其實也充滿了許多神的恩典。從開始準備書面文件,就有台大外文系邱錦榮老師給我意見;在準備托福考惠宗借我參考書,還有朋友幫我查考試資訊,我只要負責報名就好。後來準備校內筆試甄選,也都一路充滿平安,最近也順利申請到交換學生的獎學金。

目前已找到那邊的住所,但還在等候補的學生機票,並且也還在為出國的各樣事情準備。希望大家能為我出國的準備以及未來一年的生活適應來禱告。我也希望在這一年,能更清楚看見神要帶領我往哪個方向去。

2008年7月20日 星期日

蒙恩得救的見證 -- 陳俊鶯


寫作於2008/07/20
作  者: 陳俊鶯 姊妹

這輩子進出教會多次,包括主日學在新生教會、國小在濟南教會、高中在永康街聚會所、大學時代在台大校園團契,均斷斷續續有所接觸,但卻一直未信主。到住院醫師時代,因與蔡牧師同期接受住院醫師訓練,對他很崇拜。有一次聽他說常替我禱告,很意外且感動,之後參加他帶領的查經班一年,雖未入門,但心中終於相信有上帝的存在。

婚後,隨著生活的忙碌也曾遭遇一些困難,雖需得到幫助,卻自認可以靠一己之力或不應不負責任地依賴神助。我認為,平日不努力作上帝的子民,有難才祈求上帝,是很不應該的行為。就這樣一晃就二十幾年,日子雖不滿意,但還過得去。

直到去年年初,外子因賭博多年,欠下了巨額債務後,無力償還而避走海外。而我在事發後與其辦理離婚。但近一年來,對方(債主)找不到外子,而不斷地到工作場所找我。因為常遭受干擾、威脅、恐嚇,生活陷入了困境,終於體認到自己的極限及無力。

由於過去享有豐富的資源,而太過驕傲,事事都想自己來,期盼都在自己的掌握中。一下子變成不可預測的未來,真令人痛苦不堪啊!

終於有一天,哭倒在年輕時代接觸的教會前,之後來到和平教會,想藉此安頓自己的心靈。回想這一年若不是信靠上帝,真不知日子如何渡過的。所幸蒙天父恩典,讓自己有勇氣及力量面對人生。

今年一月中旬,因先前的債務處理觸礁。對方又強硬威脅,並限期要求給予滿意的償還;加上其他家人又遭遇新的困擾,真是精疲力竭、絕望至極。

那時,向天父討價還價,祈求祂給予自己智慧、平安、喜樂。受洗決志以來,真是感謝天父眷顧。自己感受到重生的滋味,拋棄掉過去的灰燼,有勇氣地迎向生命的新舊挑戰。之後覺得環境的威脅逐漸減小,身心壓力得到抒解後喜樂也從心而生。禱告中體會到天父的旨意,逐步在自己日常生活中為主作見證。

近一個月在每日禱告後, 心中有個負擔,開始積極地在自己的人脈中伺機成立福音生活扶持小組。希望這個小組能在天父的帶領下順利的成立,也請各位兄弟姊妹們為我們這個小組代禱。

2008年7月13日 星期日

事奉之路、恩典之路 -- 陳真理


寫作於2008/07/13
作  者: 陳真理 姊妹

到2008年的夏天,真理到台北來生活就滿四年了。四年可以讓一個大學生從大一新鮮人到畢業,而這四年亦是我在台北操練服事,體驗恩典的學習生活。由於08年的8月我的先生熙皓將到花蓮地區作長老會的大專工作者,我也將從和平大學畢業,跟他一起到花蓮生活。把握這麼一個還可以做見證的機會,跟大家分享這四年來我所經歷的上帝。

回想這四年來在和平的教會生活,大概可以分為三個時期:

一、 等候仰望期。

04年的春天我從東京回到台北,也因為遠距離的壓力,沒多久而跟日本的男友分手,我有約長達九各月的時間一直在深深的低潮當中。然而因著當時社青輔導莊哥的邀請,我也開始加入社青以及提摩太敬拜團的事奉,讓自己盡可能的參與教會生活。
還記得有一回因為被失落的情緒綑綁,痛苦落淚好幾天,甚至當週主日還得打起精神在台上領詩。我那時候已經覺得聖經裡沒有一句話可以安慰我,更何況還有在台前帶領敬拜?

但因著莊哥當下提醒我,每一位服事的人只是上帝的器皿,不是因為自己好或是不好,可以增加或減少上帝的榮耀。很神奇的,當我真的試著不看自己只看上帝,那次以後我就不曾再為自己狀況好與不好而去逃避服事了。

而當時蔡牧師受邀從美國回來,講道中告訴我們等候的時候要做兩件事:繼續仰望神,以及繼續服事祂。為此,即便當時與男友分手,也不知道是不是要繼續留在台北工作的我,決定安靜等候上帝的帶領,並服事不間斷。

二、 柳暗花明期。

2005年的夏天,來和平不滿一年的我,接下了提摩太敬拜團團長的職務。當時我總想,在和平教會隨便認識一個人都可能是科班出身的,要不也是在教會音樂侍奉裡面有很深經歷的,怎麼也不該輪到我這天兵來當團長。

除了社青以外,跟其他的團員也不熟,跟教會的長執也不熟,一直很怕在這個團長的位份上不能勝任。我就在這樣反覆跌撞的心情下戒慎恐懼的當團長。盡可能讓這個團隊在有些先天不良又後天失調的情況下繼續下去。

但每當只要團裡有狀況的時候,我就會一直懷疑,也許只要不是我當團長就會改善,只要別人來當團長應該就會更好。這樣的忐忑不安,一直到當時的團牧晶晶牧師跟我說,〝真理,上帝讓你在大學時的教會生活,受裝備的不是主日學,不是其他的侍奉,就是敬拜團,你不覺得上帝的安排非常奇妙嗎?〞

在晶晶牧師這段話之後,我終於可以跟天父說,是的!上帝要的就是我,當團長是上帝給我的呼召,我需要去回應。在此也特別鼓勵青契、少契的弟弟妹妹,現在服事上的學習都是上帝計畫的藍圖之一。或許辛苦,但相信操練跟裝備是為了將來更多為主所用。

三、 兩里路期。

由於在我接下敬拜團團長之前的前兩任團長,都是服事或者生活已經面臨重大改變,毅然將團長職分放下後就離開和平,讓接棒的同工其實面臨很大的壓力跟無所適從。

為此,當我接團長的時候我向上帝有一個承諾,不論如何我一定要讓團長的職份可以“和平轉移政權”。很高興上帝應允我的禱告,由於隨著我先生今年夏天從神學院畢業,可以猜想我不一定還可以留在台北,去年年底我再次向牧師提出團長更替的事宜。

後來在念謹上主日的見證上上週大家都聽到了,上帝親自與她談話,讓她接續這份服事。而我,則在這段時間內支持敬拜團改變型態,希望提摩太敬拜團成為一個同工關係更加緊密、也更加委身的團隊。

敬拜團改變形態後,我們幾乎每週日就是早上10點來教會彩排,下午又從2點開始團練到5點。說不累一定是騙人的,但因著我對這份服事的熱情,身體上的疲憊就顯的微不足道了。第二里路上,我看見同工在成長跟轉變,看見敬拜團越來越清楚祭司的職分,經歷主的恩典總在我們的軟弱中顯出剛強。蔡牧師說的第二里路的福分,我深深領受、大大感恩。

先前在社青退修會時,講員分享的一句話讓我非常感同身受:眼淚是聖靈的治癒;敬拜的是雙倍祈禱。我非常珍惜每一次第三堂的敬拜讚美時間,也許一個禮拜庸庸碌碌就是只剩這麼一個時間,可以讓我什麼都不想,全心全意地來到主面前,又全人全力地唱歌讚美祂。

我在詩歌中落淚,在禱告中得力,生活中遇到疲憊跟挫折,就學馬丁路德說:故意要來唱一首歌使魔鬼困擾。在和平教會四年多來,敬拜團是我服事的重心,更是我生命的幫助。

詩篇34篇9~10節說:耶和華的聖民哪,你們當敬畏他,因敬畏他的一無所缺。 少壯獅子還缺食忍餓,但尋求耶和華的什麼好處都不缺。 我知道我看重主的事,主也必看重我的事。所有為主做的,主都已經加倍恩待我。阿們!

2008年7月11日 星期五

等待牧師

By 鹿溪

很少收到手機簡訊,這天黃昏時刻,接到一則:「恭喜,總委會通過蔡牧師加入本會了!」老花眼加上手指關節退化的我,還是趕忙辛苦鍵入幾個回傳:「太高興啦!」

想到中午時刻,正巧在教會遇見牧師;牧師面帶堅忍表情,說:「如果沒有通過,相信上帝自有其美意;不是嗎?」 牧師娘在旁,溫柔微笑不發一語。我只好自行宣告:「一定會通過的。」好像在讀信仰告白一樣大聲。如今,「預言」成真,焉能不雀躍?

自從老牧師退休後,教會就一直在等待,等待一位合適的好牧師來牧養。長執們決定聘請當時身在美國牧會的蔡牧師。蔡牧師出身和平教會,學經歷豐富;原為優秀精神科醫師,再任恆春基督教醫院院長,後赴美攻神學轉任牧師,奉獻心志無可置疑。 加以口才便捷,講道時旁徵博引,分析得頭頭是道, 且戴著「小蜜蜂」自然走動,肢體語言與眼神關注貫穿全場,連背後的唱詩班都時時被顧及。 另外尚使用科技產品Powerpoint輔助解經,圖文並茂,聽眾絕對不會打瞌睡,慕道友與基督徒同蒙其益! 據說他在美國牧會時,教會人數節節上升,吸引諸多知識份子;只要他一離開該教會,聚會人數必然減少。由此可見,渴慕聽講真道的人心,是多麼困苦流離!

教會等待蔡牧師,足足等了四年。並非他無意願回來,而是離開原教會不易。這四年沒有白等;長老們定期與他隔海視訊開會,溝通治會理念。 四年之間, 除了委屈董牧師來代理過一年外,教會自立自強;先應部份會友要求,加開了一堂有敬拜讚美及見證分享的禮拜,讓會友各取所需;可以到傳統的台語禮拜享受古典的詩歌與母語的親切,也可到另一堂禮拜中熱情歡唱,用現代音樂讚美神,為古老的教會注入生機。 而且,曾傳道夫婦適時前來,讓教會的青年和兒童教育不致中斷……。

四年後,才華橫溢的蔡牧師終於帶著溫婉內斂的牧師娘來了。 然而因為蔡牧師所讀的神學院並非本宗神學院,教會又開始為期兩年替他申請入會的漫長過程。好不容易中會通過了,總會又有不同的聲音。但是長老們十分了解雙方立場不同的困難,努力化解歧異。蔡牧師雖是學富五車的留美神學博士,為教會之故仍舊應總會之要求,到神學院修習十六學分的本宗神學課程,且以特優成績通過(蔡牧師讀書一向是資優生,沒有人懷疑會通不過)。教會經過近兩年與總委會的溝通再溝通,開會再開會,討論再討論,終於收到了那通簡訊傳來的好消息。

那一天是2006年9月5日。教會的長執們不會忘記。更忘不了的可能是之前的ㄧ次禱告會。王長老特地發E-Mail呼籲關心教會事工的長執會友們,參加週五晚上的教會禱告會。 我們教會的禱告會人數一向不多, 但那一天晚上,有些從不參加禱告會的人也去了,為的是懇求主在9月5日,讓總委會通過蔡牧師加入本會。我雖未能參加,但有姐妹告訴我──

當晚,主持的長老帶領行禮如儀之後,突然報告:「請蔡牧師、牧師娘及李牧師坐在中間,我們站著圍在他們旁邊,為他們禱告好嗎?」蔡牧師說:「還是不要坐著好了。」於是當場跪了下來。如此一來,包括牧師娘、李牧師以及所有參加禱告會的弟兄姐妹,全都跪下:跪在禮拜堂冰冷的地板上向主呼求,求主祝福祂的僕人與教會。我不在現場,但可以想像,這次禱告會也一定是安安靜靜的,沒有人呼天搶地,但是上帝有在垂聽。

由於長久的忍耐等候與禱告,上帝終於賜給我們一位擅長講道與宣教的牧師;而且買一送二,另外兩位分別負責教育及社區事工的李牧師、行政與關懷的曾牧師,也決定前來與蔡牧師同工,使得牧師團隊如虎添翼。蔡牧師已經「警告」過長執會,說是他就任之後,大家「皮要繃緊些」(意思是更打拼)!長執會似乎沒被嚇到,反而更加歡喜相信──從今以後……

「主要將得救的人數天天加給我們」(使徒行傳2:47)

註︰本文章完稿於2006.11.18完稿,2007年10月刊登於和平教會設教六十週年特刊----和平鐘聲。本文摘自鹿溪部落格,網址︰http://tw.myblog.yahoo.com/lucy-wen/article?mid=31&prev=33&next=19&l=a&fid=9

像花朵般美好的天使

主日的午後,一夥人吃完愛餐,大大小小牽著,到素椿老師家玩。素椿老師問我要不要養非洲堇,我說:『會被我養不活喔!』素椿老師說:『很簡單的,只要....』於是,她細心的揀選了一株可以增加我自信心的非洲堇(已經有兩朵小花,還有數個苞的),讓我帶回家。
想不到,過了一個禮拜,就盛開了4朵小花呦!好開心喔!



在過了一陣子,居然長出8朵小花噎!好興奮呦!


又過了一陣子,整個盆栽都是小花了噎!好得意呦!




咦~~盆栽上的葉子怎麼都不見了。因為~~被史蒂芬妮拔光了啦~~好在她沒有拔我的小花。

真是謝謝素椿老師!讓我體會到美好的養花樂趣!看著盛開的花朵,忍不住感激了起來!


不只如此,素椿老師因為本身是研究繪本的老師,因此,她為我們準備了一袋袋的繪本,每一袋有不同的主題,讓我們帶回家,每個月交換一次。
你看,每一袋書都有編號與清單喔,整整齊齊排列好,要到各個家庭去旅行喔!
很幸福吧!因為有素椿老師,讓我們的生活,充滿了花朵的美好,還有繪本的甜蜜。

2008年7月10日 星期四

美麗錦緞 -- 詹曉婷


寫作於2008/07/10
作  者: 詹曉婷 姊妹

在我的見證開始之前,請容我先說一個故事。以前,有一隻老鼠,這隻老鼠的背後有一條很難看的縫線,因為她的脊髓神經受了傷。這隻老鼠因為脊髓受傷,每天都忍受著膀胱漲滿也不能排尿的痛苦,必須要有人幫助她,排放出紅色的血尿。因為受傷,所以她只能夠拖著後腳,勉強地用兩隻前腳爬行。這樣的日子過了將近兩個星期,老鼠原本癱瘓的兩隻後腳終於能夠稍微有了知覺,能夠勉強地和前腳併用,一點一點地行走。只是,這隻老鼠並不知道,在兩天後,她所有的血液會被換成冰冷的食鹽水,再換成有毒的醛類,過程中,因為體溫過低而不停地顫抖。這隻老鼠,她是編號184。

這是1999年我遇到的一隻實驗鼠。那時候我執行的是一個脊髓神經壓傷的研究計畫。這份工作讓我當時經常一天工作12個小時以上;又因為對實驗室安全的觀念缺乏,當時整個實驗室的人,包括我,竟然都空手去拿Ethidium Bromide(一種致癌物),還做了不符合公共衛生的事情。我是實驗鼠的護士,也是劊子手。編號184在受傷後近兩個星期的時候逐漸復原。老師們決定仍然要按一般程序犧牲184:然而,因為184恢復情形良好,所以她其實是失敗的實驗。儘管我明白老師的決定很正確,卻還是為了她無法免去那殘忍血腥的死亡過程而難過。

某一天,因為老師對於所有人的實驗進度都很不滿,所以從學生到助理,一個一個排隊進老師的辦公室挨罵。博士班學姊哭著跑回家,碩士班學生也默默收拾東西離開實驗室;但是我有工作,我只能滿懷著委屈做完那一天。雖然我一直很努力地用聖經的話對自己說:「不可含怒到日落!」,但是隔天早上八點,我依然抱著前一天的委屈到實驗室。同樣是基督徒的老師顯然也是餘怒未消,因為他在那天的一大早就告訴我:「明天不用來了。」

這個開除對我來說不只是污點,而且還是無法洗去、難以忽略的髒污。雖然事後溫柔的師母對我說明老師只是求好心切;雖然老師在後來我考研究所的時候幫我寫了一封非常好的推薦信;雖然,我也很清楚,這並不是老師或我的錯而已。但是,這樣的過去,傷痕始終都在,編號184給我的震撼更是一直在我心裡,無法忘記。

時間過去,脫離醫學實驗的環境以後,我早就很少去思考其中的意義。然而,神卻在我靈修的時候用約伯記對我說話。約伯記40章中,神的話語使約伯折服,我也從這段經文中放下自己的驕傲。我對神承認,我沒有足夠的智慧來判斷善惡是非。雖然我不像約伯是個義人,但我學習約伯說:「我知道你萬事都能作,你的旨意不能攔阻。…….我所說的,是我不明白的,這些事太奇妙,是我不知道的。」世界有善有惡,而我並不瞭解神在其中的計畫。我願意承認,祂的智慧遠遠勝過我,我所需要的不是問為什麼,而是單單相信,耐心等候祂的美意。

前幾天,當我和一個醫檢師朋友分享在神經實驗室的這段經驗時,我赫然發現,如果當時不是因為這樣的原因離開實驗室,也許今天的我不能站在這裡。

在那五個月裡,我幾乎每個月都有兩三天高燒不退;9年中不曾復發過的膀胱炎,復發了幾次;也許是因為對致癌物的操作不當,當時我的左手上出現過一個不明硬塊;動物實驗也讓我對醫學實驗的手段有很多疑問,至今仍然沒有答案。然若非如此,或許我不會就這樣下定決心去唸生態;而就在我不知不覺的時候,神也為我醫治了我的硬塊。我現在仍想不起來那硬塊究竟是什麼時候消失的。

在那麼多年之後,在走得這麼遠之後回頭,雖然我仍看不出神所為我鋪陳安排的那幅織錦是如何地美好,然而我好像終於可以看見圖像所洩漏的光芒是如何地燦爛。願神祝福祂自己的話,也願我們能夠繼續耐心等候祂為我們展開那織就的美麗錦緞。

2008年7月6日 星期日

教會膀臂&基甸會的支柱 -- 劉子經


寫作於2008/07/06
作  者: 劉子經 弟兄 (國際基甸會北二支會會員、基督長老教會六張犁教會執事)

我來自純樸的員林鄉下,小時候禮拜的教堂就是和平教會~~員林的和平教會,也是台北和平教會的姊妺教會……

在二年前我參與國際基甸會的事工,這段期間所聽過每一段見證都使我十分感動,但是當我聽到二位當事人當面的述說時,那才真是激勵……

去年5月20日,我陪同永光化學陳定吉長老奉國際基甸會派往青年公園浸信會前去做見證。當天我發現教會的曹美惠傳道很瞭解基甸會「贈送聖經.領人歸主」的宗旨,感謝讚美主!我聽了曹美惠傳道親自說出在26年前,就是因為她哥哥接過基甸會所贈送的聖經之後把它放在書架上。這本中英對照藍皮聖經無意間被她看見,在獲得哥哥同意後拿去仔細閱讀,她也因此信主並且受洗,曹傳道親自見證了基甸會“贈送聖經、領人信主“的事工是有果效的,讓我十分激勵!

神的恩典真是何等的奇妙!當我代表國際基甸會前來貴教會接洽安排教會見證向蔡牧師請安時,曾昭瑞牧師在旁也告訴我,他是在基隆安樂社區長大,也是因接受到基甸會的贈經,而影響到他的信主。他從馬太福音讀到羅馬人書後,就決定相信耶穌基督! 神的奇妙恩典真的是時常發生,不管現在、過去或者是將來……

國際基甸會在福音禾場播下種子,收成的果子一定是教會所得著。基甸會所扮演的角色就是教會膀臂的延伸,相對的教會也是基甸會的支柱。

基甸勇士努力的在教會無法直接進去的福音禾場播種,包括學校、醫院、飯店、(軍警)、監獄,每當我們在學校努力的將聖經送到年輕朋友們手中時我看到了一個一個的希望,因為應該還有很多人從來沒有機會擁有聖經和接觸福音所以不知道我們的 上帝。

感謝 神!國際基甸會中華民國總會在弟兄們共同努力之下,95年度贈經總數達到475,000本,所需經費16,000,000元。半數由會員弟兄奉獻之外,我們期待著更多的教會認同與支持以使這神國度的福音事工能夠穩定持續下去,為教會造就得著更多的福音果子。

感謝 貴教會能夠認同與支持這共同的國度事工以及為國際基甸會所做的奉獻,願 上帝加倍的紀念與祝福臨到眾弟兄姊妹,都蒙神最大的恩典!

2008年7月3日 星期四

妳太驕傲了


by JBC


當我學生時代最景仰的信哥,指著我說:”妳太驕傲了!”
難不難受?難受!
管不管用?管用!



事情是這樣的,1984年夏天信主之後,在校園福音團契受造就,信哥和惠陪我讀經禱告,他們是我屬靈的摩西,也帶領著我學習服侍,記得第一個"正式"的服侍—發週報,每週聚完會我就會到學生信箱去投遞週報給沒來聚會的兄姐.被稱為乖寶寶的我,有很多的學習與接受造就,升上四年級後,也算有一點兒”程度”了,進入團契的五人核心同工小組.

在一次重要的同工會中,我的提案被一位弟兄絲毫不給情面的否決了,哇!我沒當場哭出來,但心裡很受傷!覺得不只這個提案被否決了,而是”我”被否定了!就這樣我和大家冷戰了一段時間,直到忙於實習的信哥耳聞了這件事.

有一天回宿舍前,信哥特別在車棚等我:"寶寶,我要和你談談","不用"我悍然地拒絕了,而且還有點兒"耍帥"地噗一聲騎著小綿羊機車,走了!停等紅綠燈時,才發現信哥騎著腳踏車在後面苦苦追趕.到了宿舍樓下,氣喘吁吁的信哥說:"我不跟你談了,只要讓我為你禱告一下就好",禱告之後,信哥對著仍是一張臭臉的我說:”妳太驕傲了!”然後就騎上腳踏車,走了!

我就這樣開門上樓,走到四樓房門口, 頭已經都抬不起來了,一進房間膝蓋噗通跪了下來,說:”主啊!對不起!親愛的弟兄和姊妹,對不起!”這是我第一次感受到聖靈的能力,感受到聖靈是這麼”對”又是這麼”溫和”(so right and so gentle),受聖靈感動的悔改又是這樣的深刻!

這個事件影響我很深,影響了我整個的服侍觀,我學習用一個評量來檢視自己,是在"屬靈的四個定律Four Spiritual Laws"裡的一張圖,二個寶座,前者坐的是”我”,後者坐的是”主耶穌”.當我因著服侍得到稱讚時,我欣然接受,因為我知道所有的榮耀與頌讚全都歸與主耶穌,而我只是站在旁邊”與有榮焉”的小侍從;當我被批評時,也不再那麼難受(小難過還是會有的),因為我知道,我的主耶穌會幫我補足我所欠缺的,祂也會幫助我再進步!

回想信哥的這句話以及他眼裡的憂傷,我還是充滿了悸動與感恩,我是何等有福,能有人在真理裡愛我到願意指責我!我是何等有福,能享受到聖靈對罪的提醒與赦免!我是何等有福,能服侍一位坐寶座的永生神上帝,並稱祂為”阿爸父”!

成就的力量


棒球場上,一技漂亮的全壘打,不但把在壘上的跑者送回了本壘,更因此逆轉勝,結束了九局下的比賽。看台上的觀眾們,為這突如其來的逆轉勝瘋狂的尖叫著、歡呼著、嘶吼著。全壘打打著眼睛向下45度,面無表情的通過壘包。

忘記了全壘打打者的姓名(Agnes可能只認得出王建民跟鈴木一郎),但是這位打著謙卑的態度,卻讓我印象深刻。他與別人很不一樣,打出再見全壘打的人,應該可以甩棒子歡呼一下吧;不然,雙手高舉回應一下觀眾的歡呼也可以啊;再不然,對著觀眾或鏡頭微笑一下也可以吧;再不然暗爽在心理,偷笑一下也可以啊!再再再不然輕盈的跑步,讓大家察覺到你的喜悅總可以了吧!沒有~再見全壘打打擊著,依然眼睛向下45度,面無表情的,就好像平常慢跑般的回到本壘。

這讓我想起了德蕾莎修女說過的話:『完成一件成果豐碩的事工後,要馬上把他丟在一邊,免得自己驕傲自大。』這是多麼不容易的事啊,德蕾莎修女成立臨終之家、照顧痲瘋病人、從戰火中救出孤兒、獲得諾貝爾和平獎。他的每一個貢獻,都可以讓人們沈浸在喜悅之中,但是德蕾莎修女卻趕緊將這些成就丟在一邊,將自己的眼光放在更大更遠的地方。不讓自己有絲毫自滿驕傲的機會,以免阻礙向前行。

看著學生修正的作業令我雀躍,是因為我解釋的很清楚,所以他們可以修正的那麼好吧!聽著大家對演講者的讚美令我雀躍,是因為我找來的講者很棒吧(根本就不是我演講的)!看著學生教學評比接近滿分,令我欣喜若狂,是因為我上課上的太好了吧!『要知道,能夠成就這項事工,並不是因為自己能力有多強,而是主賜給我們這項工作所需要的才能,並且親自看顧這項工作的進行。沒有主,我們什麼也做不到,更不可能把成就的榮耀據為己有。』德蕾莎修女如是說到。

看著全壘打打擊者回到了本壘。在我的眼中,他謙遜的光芒,掩蓋了再見全壘打的風采。歡呼的聲浪當中,讓我記憶深刻的,並不是全壘打的英姿,而是謙遜不驕傲的表情。
By Agnes

2008年7月2日 星期三

史蒂芬妮喜歡上主日學


改變史蒂芬妮最多的,應該是美月老師吧!
還記得剛來到和平教會,帶著史蒂芬妮到幼兒主日學。不到兩歲的史蒂芬妮非常的黏爸爸媽媽,不准爸爸媽媽離開去做禮拜,一定要陪著他上課。只要爸媽一離開,她立刻30秒之內哭出來,非常的慘。
那時候,長老們都會告訴我,放心交給美月老師吧,像是多多哥哥,才去第一次,就可以自己在教室中。美月老師好像是和平的寶一般,任何小孩都可以搞定。但是...就只有史蒂芬妮例外,到後來,看到史蒂芬妮如此黏人,我看美月老師都要哭出來了!但是美月老師還是溫柔微笑的說:『每個孩子適應的時間都不一樣!』
話說,幼兒主日學的點心時間,是史蒂芬妮的最愛。 有一回主日,美月老師跟往常一樣,每一個人發一個小盒子,開始分泡芙到小盒子中。1、2、3、4、5~史蒂芬妮還不會數數,但是她還是乖乖的,眼巴巴的望著泡芙。
禱告完之後,美月老師說開動,史蒂芬妮開始享受起她的小泡芙。正當她吃到第三顆的時候,樂樂姊姊(比史蒂芬妮大半年的小姊姊)把吃完的小盒子交給美月老師,美月老師大聲的稱讚:『哇~樂樂好棒喔,第一名噎,好棒喔!』
史蒂芬妮聽到美月老師稱讚樂樂時,說時遲那時快,把剩下的兩粒大泡芙塞到她的小嘴巴裡,趕緊把她的小盒子遞給美月老師。美月老師也稱讚史蒂芬妮:『哇~史蒂芬妮好棒喔,史蒂芬妮也是第一名喔!』眼見史蒂芬妮一附快要噎死的樣子,還是忍不住露出得意的表情。
第二次主日的點心時間,大家開心的唱完禱告歌,美月老師一樣發起點心,放到小盒子中。1、2、3、4、5~
要開動了喔,史蒂芬妮拿到點心盒,立刻把盒子裡面的所有泡芙抓在手上,然後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動作,把小盒子還給美月老師。(這樣應該會是第一名了吧!)
想不到,被美月老師揭穿:『史蒂芬妮,你還沒有吃完喔~』(其實不是啦,是根本就還沒有開始吃!)美月老師把盒子還給了史蒂芬妮!史蒂芬妮把泡芙放回盒子中,開始享用起來!
因為美月老師耐心與溫和,現在,史蒂芬妮不但可以自己一個人去幼兒主日學,她甚至不許爸爸跟她進教室。有一回發燒讓她在家休息,她還硬要到教會上幼兒主日學,直到看到教室中沒有小朋友,大家都回家了,她才肯乖乖跟媽媽回家。從抵死不進教室,到無論如何要進教室,可見幼主老師們的用心啊!在和平教會六十週年的刊物中,發現大學時候美麗的美月老師,哇!美月老師真是奉獻大半的生命給和平教會呢!
主日結束後,我輕輕的向美月老師說聲謝謝。不只是她照顧我們家史蒂芬妮,更為她長期對幼主的貢獻,至上我們深深的謝意。
By Agnes

2008年7月1日 星期二

天使在和平


2006年12月,受洗回國後的第一個主日,上午八點半;帶著外子,用娃娃車推著史蒂芬妮,全家第一次來到和平教會。我會這麼幸運嗎?第一個落腳的教會,就是我可以全心寄託,相互依偎的教會嗎?第一次與我一起上教堂的外子,可以接受基督教的禮拜嗎?我帶著堅定又忐忑的心情,走進了和平教會。
一進入教會,迎接我們的,是芳莉姊燦爛到不行的笑臉。看到他的笑臉,就覺得鬆了一口氣,燦爛的笑容,已經掩飾不住她歡迎我們到來的心情(後來才發現她其實對每一個人笑容都是那麼的燦爛)。從那一次起,每一個主日,芳莉姊都會跑過來,用她燦爛的笑容問候我們,與史蒂芬妮玩『ㄇㄨㄇㄨㄉㄧ』(搔癢)的遊戲。讓外子史蒂芬不會感到隔閡,更讓史蒂芬妮慢慢的適應和平教會的人與環境。
四個月後,還記得我們告訴芳莉姊史蒂芬與史蒂芬妮要受洗的那個主日,芳莉姊驚訝的摀著嘴,開心的說不出話來。她又高興又驚訝,因為我們可以說是芳莉姊引進和平教會的,聽到他們要受洗,就好像自己的家人接受主耶穌一般的令人興奮。復活節受洗的那一天,芳莉姊送給了史蒂芬一本蔡茂堂牧師的書(那本書在那時是絕版買不到的),她更去百貨公司,買了一大盒史蒂芬妮抱都抱不動的『公主小馬』玩具,當作受洗的禮物。
那時真的很感動,不是因為看到禮物很貴很感動,而是四個月下來,芳莉姊已經把我們當成是家人一樣的關愛。而我們,也像是出生的小鴨看到媽媽一般,把第一眼見到的芳莉姊當成是屬靈、屬和平的親人。
從芳莉姊的那兒,還有教友那兒,慢慢的聽到芳莉姊的一些故事。更加的佩服她總是可以熱關的看待這個世界,用愛心去對待每一個人,用服侍去展現上帝的愛,用笑容去關懷每一顆心。因為芳莉姊的真誠引領,不但家人接受了主耶穌,更讓我們可以安適的在和平待了下來,專心敬拜。最近,因為我們禮拜不常做第一堂的關係,因此很少遇到芳莉姊了!希望上帝能繼續幫我們看守,引領我們進入和平的芳莉姊姊!
By Agn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