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6月29日 星期日

順服 -- 黃念謹


寫作於2008/06/29
作  者: 黃念謹 姊妹

敬拜團的侍奉一走走了三年多,從vocal走到主領者,從主領者走到敬拜團團長。上個月看著窗外發呆時,不禁仍在自問:「黃念謹怎麼會是敬拜團團長呢?」神看在眼裡了吧,所以藉著這次見證稿的撰寫,祂帶我去看祂呼召我的那三天!

◎第一日:擔子來了,快閃?

2007年11月7日,敬拜團當時的團牧晶晶牧師來信寫到:「念謹,何時有空?找妳聊聊敬拜團的事。……」我第一個反應是,「糟了,主日我領的敬拜有問題嗎?」心裡反覆著,但仍是ㄘㄨㄚˋ著回信。

回家後跟先生提這件事,他第一句話就說:「妳完了,她要找妳當團長!」我的口馬上、瞬間、立即如往例地回應:「不要!高處不勝寒!要付的代價太高了…」心裡卻有聲音說:「妳敬拜時,不是向主說:『我愛祢!我愛祢!』嗎?若這是主要妳接的呢?」

當下,我做了個禱告,「主啊!若晶牧找我是這件事,帶領我來回應;不要照我的意思,只要照祢的意思。」

◎第二日,晨:經歷奇妙對話

11月8日早晨,主透過當時我在看的書籍《盡情的敬拜》的進度向我說話,內容寫著:「假使你正面對需付出代價的時刻,不要退縮,每當你付出代價,就使你更加剛強壯膽,在基督裡,益發成熟茁壯。」

又說,「要不斷加深你在屬神道路上的委身,以到達祂為你預備的應許之地。去年對你而言是高代價的委身,如今已不再算是真正徹底的了。與神的關係總有新的階段要邁進,總有新的順服代價要付。要熱心地委身順服神,這並不是要使你周遭的人注意你,而是因為你愛耶穌,願不計一切代價,看見神的國度成就。」

對於如此貼近心境的文字,我感到極不可思議,但我仍跟主說:「適合當團長的人很多,我什麼都不會…」主讓我想到當週蔡牧師主日講道的一段內容:「上帝先呼召摩西,為什麼摩西沒有成為祭司?因為上帝七天七次的呼召,他都以口才不好為由拒絕了。後來上帝說:『我派亞倫』,摩西才說好。」牧師接著問說:「當神呼召你時,你如何回應?」

我要怎麼回應?我可以拒絕,上帝也會再呼召其他人。但我心裡卻有個堅定的聲音說:「不!我不要錯過上帝要藉這侍奉,使我成長的機會!但…我害怕!」

◎第二日,晚:揭曉對話謎底

到達餐廳前,我仍不斷求問 神;當我坐下時,腦中浮現:「順服!」

到底晶牧要跟我聊什麼?答案揭曉:確實是接團長一事。我向晶牧分享我與主的奇妙對話,但我的口仍說不出:「我願意接!」於是抱著可能不接的前提,請晶牧為我禱告,若禱告後感動是,那我願意順服。晶牧馬上接著說,找團長這事,她已禱告一陣子;確定找我談之前,也禱告求主先向我說話。事後回想,這就代表定案了吧,雖然當時我全心思都震驚著上帝的又真又活!

隔天晶牧打電話問我:「這代表妳答應了?」「呵…是吧!」我怯怯地說。晶牧雖對我的性格不甚瞭解,但瞭解每一個兒女的上帝卻聽了晶牧和我的禱告,按著我會有的反應和軟弱,用我接觸得到的「文字」先向我說話。祂真的是全能全知的偉大奇妙 神!

◎ 第三日後:軟弱vs.剛強

「我怎樣與摩西同在,也必照樣與你同在。我必不撇下你、也不丟棄你。」(約1:5)「你當剛強壯膽,不要懼怕、也不要驚惶,因為你無論往那裡去,耶和華你的 神必與你同在。」(約1:9)這是第三日後,主給我的經文。感謝主同在的應許,未來的我可能仍有懼怕的時候,但我相信祂會幫助我戰勝懼怕,也藉著環境將屬天的性格—剛強—做在我身上。

最後,送給侍奉中的你和我一節經文,「我的恩典夠你用的。因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軟弱上顯得完全,所以我更喜歡誇自己的軟弱,好叫基督的能力覆庇我。」(哥後12:9)

2008年6月22日 星期日

只要信 -- 張貞惠

寫作於2008/06/22
作  者: 張貞惠 姊妹

先前我曾被診斷過有缺氧及心室肥大症。今年的3月19日到醫院看血液腫瘤科的醫師時,我告訴他最近心臟會有陣痛。因此他要我再度做複次運動超音波檢查。做完檢查又去看新陳代謝科。沒想到報告出來情況很不好,他又要我再去看心臟科醫師。醫師覺得必須再做進一步的檢查,於是又做了心電圖,又做了核磁共振,10:00一次、12:30又做一次。

當5月23日回診看報告,醫師告訴我因心血管堵塞很嚴重,怕引起心肌梗塞,加上我有糖尿病容易引起冠狀動脈硬化,必須要做心導管手術,必要時也須要放置支架。並開了阿斯匹林藥物及隨身帶在身邊急性心絞痛用的口含舌下葯一瓶,並要我回家等候住院通知。

屋漏偏逢連夜雨,我兒子的公司就在四月中旬,被假藉合併卻是用詐術的方式在一夕之間整個店、員工、貨物全部沒了。三年多的心血付諸一炬,問題至今尚未解決。

身為母親的我,除了安慰與支持外,我也告訴兒子將一切交託給神,因為人的盡頭是上帝的起頭。上帝會為我們伸冤的。

我除了禱告還是禱告,深信神不撇棄孤兒寡母。因支架的費用我曾想放棄手術,不同的廠牌、不同的支架價錢差距很大,何況醫師說要當天才告知放幾支。但不做手術卻是不定時炸彈,兒子上網去了解也特別詢問教會的醫師,所要注意的事項。

醫生通知我6月4日住院,我的錢剛好又不方便,於是花蓮的弟弟寄來貳拾萬做為手術用。當天又做了一系列的檢查及簽各種同意書等。那時看到上面寫一般支架四萬至四萬伍千元,塗藥支架約十萬~十二萬元,心裡還想著錢不夠希望不要放到三支。記得要和醫師再確認。

當天傍晚,偉華長老打電話來告訴我,他早上在北醫做心導管的情形,並且提醒我手術中若有不適或胸悶要馬上告訴醫師,並告訴我他放置了三支塗藥支架,兩星期後還要再放另一支支架。我問他一支多少錢,他說一支九萬多元,當下,或許語氣中讓他感覺不一樣,他不知我的難處,他告訴我是要我放心不用怕,手術中人都清醒,螢幕都可看見,手術後一切也都很好。

躺在病床上,我整夜向上帝呼求幾乎未眠。第二天早上,主治醫師告訴我第四刀,他說目前心導管手術危險性已降到最底,但還是有萬一。因我堵塞嚴重,必須做塗藥支架,有一支因血管部位的關係會放置長一點,有些危險性,要放二支。折衷放八萬多元即可,手術後並要服用二種藥物,前三個月健保給付後9個月要自付,藥一粒60元,問我這一切可否。

當我從14樓到1樓往手術室的路上我向 神說:「主阿!祢自己親自為我掌刀,並讓嚴重的部位可順利進行。」當消毒打顯影劑麻藥開刀,或許麻藥還未發生效用,告訴醫師好痛時,我想起偉華長老曾告訴我,他在唸詩篇23篇及唱一首歌,歌名我忘了。當時痛的我直叫:「主耶穌,救我!醫我!抱我!」醫師要我再忍耐一下,護士要我不要動。

在我大叫禱告時, 主祂垂聽了我的禱告,一會兒,我耳朵傳來醫師和護士對話的聲音,『嗯,三條血管都很漂亮』,醫師告訴我不用放支架了。他要我看螢幕上的血管影片。當時,我高興的喊叫,感謝主!祢是耶和華以勒的神。

在恢復室醫師為我做止血的工作作時,護士小姐還問我平常飲食吃什麼呢。6月9日再回診心臓科醫師的解說:「胸部太厚,電波太弱,藥也不用吃了。」我深知上帝垂聽了我的禱告,醫治了我。

耶穌說:「我實在告訴你們,無論何人對這座山說,你挪開此地投在海裡。他若心裡不疑惑,只信他所說的必成就,必給他成了。所以我告訴你們,凡你們禱告祈求的無論是什麼,只要信得著的,就必得著。」馬可福音第十一章23-24節

2008年6月15日 星期日

感恩 -- 李依龍

寫作於2008/06/15
作  者: 李依龍 弟兄

弟兄姊妹平安,這是我第二次上來做見證。我要分享的是在過去一年多神讓我經歷的一些事跟感恩。

猶然記得第一次寫下見證稿時,我感謝上帝讓我從學校畢業後,在尋找工作跟教會上,都有很好的帶領,也讓我在到每一個地方,都有很好的支持團體跟鼓勵。也因著上帝的恩典,讓我有不同的體驗與經歷。

然而在不同的地方,上帝總是給我一樣問題,是我不知該如何面對的,就是每當我達不到別人的期待,我會很沮喪。特別是,在要達到別人期待的過程中,若做錯事,又會讓我更沮喪。因為我會掩面不認。怎麼說呢?

活在別人的期待中

或許這跟我的名字有關吧。〝依龍〞,家人希望能望子成龍,但卻不知這小子生性緩慢,若用別人的標準,我卻遙不可及。當父母總是告訴我,應該跟誰看齊,這樣才不會丟面子。

我知道父母親試著鼓勵我,但是我卻做不到,但每次我所作的決定還是以父母親的期望為決定,自己的想法也漸漸沒了。父母親失望的表情寫在臉上,身為兒子的我卻不知該說什麼?

於是乎年過一年,我也選擇遺忘,只是我的行為思緒仍然會因家人的意見而左右,結果就照成我會因家人的臉色情緒而改變我的決定或裹足不前。所以當別人說這表現好,我就會往這去做,然我卻沒有體認到我是否真的能做到或喜歡做。

掩面不認錯

研究所畢業後出去工作,問題就更嚴重了。因為我是一個基督徒,覺得應該要有基督徒的典範。於是會想力求表現基督徒應該要活出生活的見證,工作表現就是要好,能獲得長官的稱許。但這麼做卻累死我自己,當出狀況時,我就緊張了,第一個想到的是,我在老闆面前會被貼上黑點點(黑掉了),所以就想盡辦法要來推卸或是錯不在我的表象。

我的第一份工作是關於鋼鐵貿易,需要接單跟下單,當我下錯單時,為了避免被提出檢討,我總是會想如何去掩飾錯誤,我就告知現場生產線是廠商需求開錯的問題;另一方面再告知廠商是生產線生產錯誤的問題,這樣錯就不在我,我再想辦法把下錯單的產品賣掉,這樣就更完美,幫公司降低庫存,這樣還會有績效。但問題是我沒去思想如何避免產生錯誤。以為這樣做別人會認為我是一位好的基督徒。

換了第二份工作,也有相同情況,我認為我可以做的比別人多,因為我是基督徒,所以當老板問說這誰可以接,我就自告奮勇的說“我可以”,於是接太多規劃案,出包就產生狀況。當出了狀況,我就沮喪,因為沒有達到長官的期待,也讓我覺得愧對上帝。

這讓我發覺我是一個做錯事,不太敢承認的人。 在偶然的一次蔡牧師的創世紀查經班裡,有講到亞當因為做錯事,而躲起來,面對上帝的詢問,卻掩面不回應。於是,我試著去找出為何我會是這樣的人,面對錯誤,我還有機會改進嗎?

兒童主日學-原生家庭的探索

在主日禮拜中,聽到兒主在找老師,我想先前在高雄的教會有帶兒主的經驗,希望自己參加兒主,從小孩子身上去找尋出原生家庭對我的影響,我為何產生這樣的性格?

從去年參與在這過程中我才深刻的體會到老師的行為跟每句話都深深地烙印兒童的心中,也影響到他們未來的發展。記得在與連嫣嫣牧師準備一堂課,叫做老師的12樣見面禮,在這禮物中,我最喜歡橡皮擦。Everyone makes mistakes and it is OK。每個人都會犯錯,沒關係的。當我用鼓勵的方式,去鼓勵別人時去多嚐試,我才知道原來我也是多麼需要別人的鼓勵與支持,不會因為我做錯,破壞自我形象而情緖低落。

玉山神學院-深夜裡的對談

去年,參加海內外社青營,跟王榮義牧師有機會談到個人的問題,我也了解到自己不是那麼容易接受自己。因為自卑感,讓我覺得似乎我應該做什麼事情,去批評別人。

在跟他對談的過程中,我拿了一本筆記簿,寫下我的問題跟一顆預備的心,希望藉由他的話語我可以提伸自己。我就一邊問一邊寫,寫到一半時,牧師把我的筆記本搶了過去,說你不用寫了,我說我不寫我會忘記。

牧師說你只要記住一件事,那就是上帝愛你。,祂不會因為你做了什麼事才愛你,或妳做錯什麼事就不愛你。上帝造你乃不是為了滿足別人的期待而造你。這讓我內心有很大的感動,因為上帝的愛讓我得到釋放。

十字架上的恩典湧流

當我將我的軟弱與失敗帶到主的面前,我將自己邀請主耶穌進入我的生命後,十字架就不再只是一個符號,而是釋放跟醫治,盼望藉由我的分享,能夠讓您也願意打開心門,親嘗主恩。

2008年6月8日 星期日

在禱告會經歷神的恩典 -- 許素菲

寫作於2008/06/08
作  者: 許素菲 姊妹

一年前我丈夫因心肌梗塞猝死於北京,留下許多棘手的問題與債務,藉由兄姊為我代禱,特別是參加禱告會的兄姐的禱告托住我,感謝主!神施慈愛憐憫引領我們走過艱難的歲月。

多年前教會因為要衝禱告會的人氣,由長執輪流主理,凡在教會全職的同工都要參加禱告會。從2000年一月我在教會擔任幹事,也開始參加和平教會的禱告會,由於在莫斯科那些年間,學會了親近神,所以即便在很悶的氣氛中,我仍能感受到上帝的同在。

回顧從俄羅斯回國,受到許多試煉,像是住屋兩度面對法拍等。因為體會到當面對最深痛苦與困難,再多的努力都是罔然的,我已學會放棄人為的掙扎,我每週禱參加告會,既為國度禱告,也將每週所遇到的困難,與需要帶到禱告會。八年來我經歷了滿滿的恩典,神回應我無數個祈求。

上個月,我們開始在真理大學的禱告會推動「禱告計時」,我們記數內室禱告、行路禱告、車上禱告、禱告會禱告等的禱告時數;為的是要提醒自己用更多時間親近神。實行了幾個禮拜,大家禱告時間都成長了,禱告會的人數也增加了,教職員的禱告會也由一場增為兩場。我們在禱告會的更能敞開自己分享內心深處的問題,連第一次參加的老師,也能在禱告會流淚傾心吐意。我們不但參與為學校代禱的行列,也看到聖靈在禱告會中的賜下安慰與醫治。

和平教會禱告會,內容有敬拜、神的話語、為國度、教會、肢體禱告,也有分組為個人的需要禱告。自從上個月我們教會去花壇教會觀摩禱告會後,蔡牧師與佳樺姊分別主理與帶領敬拜,後段則分小組,目前朝向固定三人左右的小組,以便更深入的關懷與禱告。

我18歲的女兒虹蓁既不是那種出類拔萃的學生,也不是那種精明能幹的人,她是那種天真又憨得教人發噱的女孩。今年初,她在美國要申請大學,她因才去美國兩年半,她的SAT和GPA的成績都不夠高,就只能憑她很獨特的學經歷自傳,並靠著禱告會兄姊的代禱,居然能申請到和蔡牧師很優秀的大兒子,所畢業的那間加州大學Riverside分校。感謝主!

女兒擔心美國大學費很貴,就說她先申請獎學金看看,如果自付的部分不多就去讀UC Riverside,不然就先去讀社區大學,比較省錢。

當上個月獎學金最後決定之前的禱告會,當天分組禱告我請同組的蔡牧師和淑卿姊為此事代禱。幾天後,虹蓁驚喜的說她竟然申請到UC Riverside全額的獎學金,包含學雜費、宿舍、交通補助共兩萬美元,及發放三千元伙食費,另外學校又將無息貸款三千美元的零用金。加上今年暑假在中文學校打工,估計還會有三千美元以上的收入,此外她又申請到一千元和五百元的兩個獎學金,神連回國的機票都預備了!神實在是顧念孤兒寡婦的神,祂是耶和華以勒的神,真是超乎所求所想。

有的兄姐會覺得個人的痛苦沒人關心,自己的需要沒人知道,其實在每週禱告會中,神跡奇事隨時都在發生,當我們為國度禱告時,主耶穌垂聽我們每個禱告。因主耶穌說「你們要先求他的國和他的義,這些東西都要加給你們了。」(馬太6:33)。

在此邀請各位兄姊,能參加教會各種的禱告會,和神一起建造教會,更讓你的需要,能夠真正的被關心代禱。

2008年6月5日 星期四

掌聲


最後一堂課結束了。
孩子大聲的說:『老師謝謝,老師再見!』我也向他們說:『謝謝您們!』
我一邊收著麥克風,一邊抬起頭來。一位坐在第三排中間,短頭髮很可愛的小女生,向我揮揮手,微笑又誠摯的說:『老師謝謝!』與他們相處,只有短短四堂課的時間,是我與她們分享死亡的故事感動她們?還是上課時播放的短片感動她們,讓她們依依不捨的向我道謝?我微笑的對她說:『不客氣呢!』接著,整理起書本,準備走出教室。孩子再次依依不捨大聲的說著:『老師~再見喔!』
我感受到我愉悅的心情,雖然這個單元是我第一次授課,但是看來,孩子們的反應很好呢!接著,我可以感受到我的心雀躍著。
我想著~
如果~如果孩子們的反應是不好的,那我會不會難過到快要死掉?
這讓我想起了施洗約翰的態度。
猶太人從耶路撒冷差祭司和利未人到約翰那裡,問他說:你是誰﹖
他就明說,並不隱瞞,明說:我不是基督。
他們又問他說:這樣,你是誰呢﹖是以利亞嗎﹖他說:我不是。是那先知嗎﹖他回答說:不是。(約翰福音1:19-21)

當大家把施洗約翰當成明星,覺得他一定就是先知,要不就是以利亞,甚至把他看成是基督時。施洗約翰並不會默默的承認,讓群眾可以繼續的喜愛他。他正直的告訴大家,他並不是基督,不是以利亞,也不是先知。
我喜愛學生的讚美,我喜愛人們的肯定。有時候,當別人給讚美與愛戴,超過我自己本身時,我會選擇沈默,不去否認他,讓自己享受於他人讚賞的掌聲之中、讓自己浸泡於他人推崇的言語之中。
然而,施洗約翰清楚的知道自己並不曾擁有什麼。約翰知道,愛戴他的群眾,並不是他的;離去的群眾也不是他的;這一切,都是上帝的,當上帝要他交出來時,他並不會有不捨、並不會有失落。因為他對自己的身分,不曾有過幻想。
求主幫助,讓我的人格,不要被我的幻想所扭曲。讓我所得到的,是我配得到的名;當我受稱讚時,我不至感到驕傲;當有一天,大家離我而去時,我的心中,依然知道,主是唯一。

2008年6月4日 星期三

我的存在

By 袁明豪
我是明豪,目前就讀台大的博士班,在2005年9月我進入教會,同年12月4號受洗得救。我要與大家分享的內容是我為什麼會進入教會並接受這個信仰,並且在信主前後生命的改變。讓大家知道上帝是如何愛著我,不論是論到生命之初,或是成為神的兒女之後。我的存在,從我未滿月的時候,母親就離開我與我的姐姐。我的父親也因故遠離這傷心地,台北!
我的存在,要感謝我的阿嬤,從小將我帶大。對我阿嬤而言,她很辛苦,也很委屈。她辛苦的是要給我與姐姐兩倍的愛,又要當我的父親,又要當我的母親。她委屈的是被自己的媳婦說她不識字,小孩給她帶怎麼帶的好。但我阿嬤真的很辛苦的照顧我,忍受委屈,完全不保留的愛我!
然而,當時我卻未珍惜!長大了,似乎自己有自己的想法,有一個自己所建立的人生觀。我對人生的觀念如王羲之在<蘭亭集序>內道:「夫人之相與,俯仰一世,或取諸懷抱,晤言一室之內;或因寄所托,放浪形骸之外。雖取舍萬殊,靜躁不同,當其欣于所遇,暫得于己,快然自足,不知老之將至。、、、、況修短隨化,終期于盡。」
所以當時我對任何宗教都不相信,我只知道人生短短俯仰一世。我自己可以選擇要努力去追求,或者選擇放浪形骸之外。反正取舍萬殊、靜躁不同,但還不是終期于盡!也就是說最後不都要死!所以我選擇做自己喜歡做的,因為生命的目的就只是要自己能快樂!我對於天的觀念則為較傾向於 荀子的<天論>:「故君子敬其在己者,而不慕其在天者;小人錯其在己者,而慕其在天者。故君子之所以日進,與小人之所以日退,一也。」最後這句更是鏗鏘有力,荀子說:舍其所以參,而願其所參,則惑矣。簡單說就是不該去慕天,依靠那些看不見的東西。君子日進、小人日退差別就在這。
我,也就根據這一套邏輯,快快樂樂的度過大學、研究所生活。我很努力,並且沒遇到太多的挫折困難,所以根本沒想到過我需要信仰的力量。直到2005年七月,我與在一起三年的女友分手。我發現我突然什麼事都不能做了,好像是耗盡的電池。似乎我們所勾勒共同的未來已經沒有了,難道在學校的愛情真的在出社會後就會消失嗎?我以為我可以無所謂,我以為我可以放浪型形骸自己走出來,但這一次似乎真的沒辦法。
感謝主!我的指導教授在我最虛弱的時候,給了我一道光。他在跟我討論我的進度過程中,發現我的狀況不佳,他安慰我。並在最後跟我說了一句話:「當你真的很難過,覺得不行的時候,你就跟神禱告,請神幫助你。」有時候,就是一句話,福音的種子就進入人的心裡了。
過沒幾天,我做了些蠢事,後來感到非常的難過。我想要挽回,可是又覺得不可能,好像陷入泥沼。看著對方好像若無其事的過他的生活。內心很掙扎,畢竟真心愛過,假如她的歸宿是更好的,我不是該祝福她嗎?但又覺得他怎麼可以這樣對我,傷害我?自己脫離了自己,又認為自己很蠢,很笨,怎麼這麼可笑。我心痛,大哭,但這都無法解決。
在睡前,我想起老師的那句話,我就跟神產生第一類的接觸。我說:「神,假如真的有那位神!請告訴我,我該怎麼做,請祢幫助我。」一睡下去,我就做到一個夢,那個夢回應了我的禱告。清晨四點多夢醒來,心理異常的平靜,這種平靜是從來沒有的平靜,這種的平靜跟之前三個月每天需要喝酒才能入眠的渾渾噩噩反差非常大。
後來我就跟我指導老師分享我所發生的事,我問了老師一個很可愛的問題,我問說:可是我不知道是哪個神幫助我耶。我老師回答:還有哪個神,只有一個神。他邀請我跟研究所的同學進入教會。不知道是為什麼,我真的很渴慕想去認識這個幫助我的神。
感謝主,進入教會後在小組的讀經當中,我似乎好像真的找到那位幫助我的神。我以為我的見證在這裡就結束,但精采的是後半段,是在我開始進入教會後。
我阿嬤在2005年十月突然心臟病發,住進加護病房。之後到去世前在醫院裡住了三個多月。她是這一生中,最疼愛我,最關心我的生活的人。看著阿嬤在病床上,我忽然發現,我阿嬤對我的存在有多重要。當天進急診加護病房時,她認為她要走了,她一直擔心著我。在我進去看她的時候,從我一走進她的床邊,她的眼神總沒有離開我。我跟阿嬤說,請她放心。我的指導教授常常誇獎我是最認真的學生,也很相信我,都會放心給我做。我阿嬤那時就點頭說:放心了!我的老師常用讚美去誇獎學生,不管他講真的講假的,在當下,這樣的讚美是多麼寶貴,因它真實的幫助到我的阿嬤。
2005年12月1日,我已經要準備在12月4日要受洗了。在那時候,我阿嬤突然病危。那時在加護病房外的我,心情非常複雜,想到我ㄧ直沒有用阿嬤給我的愛去回應阿嬤。我都可以跟神認罪悔改,去還沒有跟阿嬤道歉!我心裡很難過,我不知道還有沒有機會說,只是一直哭。
我為了我小時候的不懂事而難過,我怎麼沒對我奶奶好一點。記得國小的時候,在假日我會故意睡晚一點,好讓阿嬤不會叫我陪她去菜市場買菜。現在想想阿嬤這麼辛苦走這麼遠,拖這這麼重的菜籃回來煮菜給我們吃,我怎麼這麼不貼心。一直到信主前,阿嬤每天晚上打電話給我,我都對她很冷淡,她只是問我有沒吃飽、有沒回到家、安全的回到家,阿嬤一直希望我回去看她。她就是很簡單的要跟我多說說話,因為她愛我。甚至,到後來我感受到我阿嬤的灰心,對生命的灰心,卻沒有給她安慰。我一直未等量回報我阿嬤。我怎麼配得神給我的愛,我是個罪魁,神卻還是愛我。
記得以前小時候晚上睡不著,我都會去我阿嬤房間睡,躺在她旁邊跟她聊天,等到想睡在睡在旁邊的床上。阿嬤就是這樣的愛我,全心全意的撫養我長大。我就進去跟阿嬤說,以前都是我不對,我應該更關心妳,讓妳開心點。以前對她講話語氣都不夠好,對不起,真的對不起。12月2號,我阿嬤狀況有回復一點,眼睛可以張開。我進去看她的時候。我就問她:阿嬤,我要受洗,信耶穌。你要不要信耶穌?這樣我們以後就可以在天堂再相見,你只是先上去上帝那邊,要幫我佔個好位置喔。她就點頭同意。我很驚訝!我ㄧ共問她三次,她都點頭。
12月3號,我指導教授與他們教會的牧師,就來病房幫我阿嬤受洗。感謝主,我阿嬤自受洗那天到離開的前幾天,病況都出奇的穩定,心情也很平靜。也感謝神,給我這樣多1個月的時間,讓我跟阿嬤在受洗後享受這樣甜蜜的時間,可以天天去病房捏捏她的小手,給她溫暖,給她一點愛。
感謝主,對我的愛護,何況這愛從我未信主就開始。
感謝主,再最沮喪的時刻,讓我接受到福音。感謝我的指導教授。感謝主,對我阿嬤的疼愛,也讓她最後一段時間能走的安詳。
感謝主,讓我與阿嬤得著盼望。讓我知道阿嬤對我滿滿的愛,如 主祢對我們的愛。我的存在,像我這無名指中的戒子一樣。這戒子的存在感,我以前很不喜歡。這戒子是我阿公過世後留下來的,我阿嬤很珍惜。並將這戒子給我。我以前一直不喜歡戴,因為我不喜歡這種戴戒子的感覺,所以一直放在我阿嬤那邊。不過我阿嬤過世後,我從家人那領回這戒子,我戴上它。我突然很喜歡這種存在感!這種存在感好像可以時時提醒我,阿嬤對我的愛。這種存在感,是讓我時時感謝阿嬤對我的疼愛。
基督徒生活,也像這戒子的存在感。雖然很多以前習以為常在做的事、說的話,現在不能做、不能說。雖然自己要用很高的道德標準來生活,但我很樂意接受。因為,我實實在在的感受到從 主那裡白白領受的愛。這種存在感,是要提醒我,主對我的愛。我的人生觀也轉變成為 願能榮耀主之名。
我天上的父阿,感謝祢在這關鍵時刻,將福音傳給我與我阿嬤。讓我與我阿嬤對於死亡不用懼怕,與其他家人相比,我能夠平靜的面對阿嬤的安息。縱然心中有許多懊惱、後悔。沒在未信主前對阿嬤好一點,沒有好好回應從阿嬤那裡白白領受的愛。以前跟阿嬤去市場,我總是拖著菜籃自顧自的走。現在我多想牽著阿嬤、扶著阿嬤去逛市場。跟她出去旅遊,勾著她的手。人們都會以羨慕的眼神看著她,好讓她開心,並得榮耀。
我常在想!主阿,他巧妙的安排我在這環境中長大。讓我一步一步的往前邁進。並在最關鍵的時刻,接受主的光。這是何等的恩典,怎麼對我這麼好。雖然人生還是有許多不如意之事,但是我只希望在未來能繼續有主的同在,作我腳前的燈,路上的光,並能榮耀主的名。這首歌You Raise Me Up,獻給最愛我的人,也是我最愛的人,阿嬤。還有從沒見過卻對我這麼好的神
~When I am down and, oh my soul, so weary; 
當我失喪時,噢!我的靈魂,感到多麼的疲憊
When troubles come and my heart burdened be; 
當困難接踵而來,我的心背負了許多說不出的重擔
Then, I am still and wait here in the silence, 
然而,我在寂靜中呼求你
Until you come and sit awhile with me. 
你來到我身旁,願意做我生命的倚靠
You raise me up, so I can stand on the mountains. 
你的愛充滿我,如今我才能站在這
You raise me up, to walk on stormy seas. 
你的愛幫助我,讓我能夠走過人生的風浪
I am strong, when I am on your shoulders. 
我是堅強的,因為有你與我同行
You raise me up… To more than I can be. 
感謝你的愛,讓我成為新造的人這段歌詞完全表達我想獻上的感謝!感謝阿嬤養育之恩,如今我才可以站在這。感謝主一路上的保護,我才能渡過人生的暴風雨。我很堅強,因為我知道我有你們的愛,是你們的兒女。感謝你們,超乎我所求所想的賜與我,謝謝。
註:「我的存在」2006.02.26台北和平長老教會第三堂禮拜作見證、基督教論壇報人物報導(2006.11.04)、台北市興福國中週會演講(2007.01.03)。From:http://www.do4jesus.org/?uid-79-action-viewspace-itemid-1140

好修養!摔角王挨打不還手。

二○○二年在美國奪得國際職業摔角大賽(IWS)冠軍的陳夆昀,騎機車與人擦撞,遭有眼不識泰山的轎車駕駛人徐祥恩及所載乘客黃梓曦持球棒毆打;當時他隱忍不還手,左手尺骨被打斷。昨天板橋地院言詞辯論終結,陳夆昀當庭證實他的身分,個頭小他一號的徐、黃兩人都嚇一跳。
「習武不是拿來傷害別人的!」陳夆昀(卅七歲)說,被打時他曾一度很火大,曾朝其中一人鼻子出拳,而勾倒另一人後,也起腳要往頭部踹下去,但兩次都忍下來,硬是把拳腳縮回來。
身高一百八十一公分、體重超過一百公斤的陳夆昀,十三歲開始練習各種格鬥武技。民國八十六年被已故日本知名摔角選手「馬場」選為「台灣唯一接班人」,還到日本接受訓練;後來因傷回台,成立「風雲」隨扈公司,在李敖參選總統及藝人林青霞父喪回台時擔任隨扈工作。
二○○二年美國大西洋城舉行的國際職業摔角大賽,陳夆昀以「白獅」身分出賽,僅花了四分鐘,就用自創絕招重創美國好手「愛國者」,拿下台灣第一座世界職業摔角冠軍。
去年八月三日凌晨,陳夆昀騎機車載女友,在板橋市館前西路四十六巷,與正在倒車的徐祥恩(廿八歲)、黃梓曦(廿八歲)擦撞,當時陳夆昀與女友未受傷,機車受損輕微。陳夆昀說,原本不想追究,徐祥恩卻持鋁棒攻擊,黃梓曦也對他揮拳毆打,兩人還警告他「如果敢報警,就到醫院堵你」。
陳夆昀說:「如果我真的出手,我擔心被害人變成他們。」他要保護女友,才用左手格擋,「我算一算,左手大概擋了五十多下鋁棒,手才斷了」。
後來陳夆昀提出傷害、恐嚇告訴,檢方起訴徐、黃兩人,並具體求刑七月。
板橋地院昨天開言詞辯論庭,徐、黃否認恐嚇,陳夆昀的辯護律師才揭露陳夆昀世界職業摔角冠軍的背景,並稱因他有體格優勢才不致受重傷,若一般人可能會被打死。兩人得知打的是世界摔角冠軍,甚感訝異。公訴檢察官以徐、黃兩人下手兇殘,又不知悔悟,當庭加重求刑至十個月有期徒刑。

引用自聯合新聞網更新日期:2008/06/04 07:20 記者何祥裕、饒磐安台北縣報導

2008年6月2日 星期一

醫治


By 楊淑媛 姊妹

我生長在台南縣的小鎮―新營,家庭和大多數的台灣人一樣是信仰民間宗教,後來偏向佛教的背景。在我成長的過程中沒有什麼認識基督教的機會,直到大一在台大政治系讀書時,為了陪伴唸護專、來台北實習的要好國中同學,一起去懷恩堂禮拜了三個月,才和基督教正式初次接觸。我對基督教的態度是開放的、友善的,覺得聖詩很優美動聽,禮拜的氣氛也很好。但我是為了友誼而不是主耶穌而上教會,我不太認識神,朋友實習結束回南部之後也沒有再去教會。不過,神後來還是以出乎預期的方式介入我的生命。
碩士班後我改唸人類學,在布農族的部落進行博士論文的田野工作時,積極參與教會的生活是研究的一部分。當時每個星期都參加星期六晚上天主教會的彌撒和星期天的長老教會禮拜,週間也常參加家庭禮拜和其他的教會活動。在我的田野中,有幾位長老的生活態度對我而言是很好的見證。他們的教育程度不高,也不太會對我說什麼聖經的道理,但很有愛心、很懂得關懷照顧別人,在經濟或其他方面困頓時還是充滿感恩與信心,又有屬靈的恩賜。我對基督教多認識了一些,覺得對主耶穌很令人仰慕,但很多聖經上的記載我在理性上都無法接受。
後來我的未婚夫,在受靈恩運動影響很大的排灣族部落進行田野工作時,很快地受洗成為基督徒,並給我很大的壓力希望我也成為基督徒。這造成我很大的痛苦。我生長在很貧窮的家庭,從小就必須很獨立,唸人類學後更加獨立,主見也很強。我不是未婚夫施壓就可以順從成為基督徒的人,那樣對我沒有意義。
我對基督教抱著欣賞、親近的態度,但是我並不覺得自己需要宗教信仰,信仰是不能勉強的。有好幾個月的時間,我都在希望信、但無法信的痛苦之間掙扎。但這段時間,我慢慢學著向主耶穌禱告,求祂來幫助我,後來又花了一個多月的時間密集讀經,把聖經從頭到尾讀過一遍,希望藉著更理解神來相信祂。
在1999年5月時,有一次在禱告中我感覺聖靈觸摸了我,把我心中的抗拒除去,讓我淚流滿面、渾身顫抖地禱告接受了主耶穌為我生命的救主。
之後不久,6月中我就回英國去寫博士論文了。在倫敦參加的教會是Church of England的St Helen’s Church,對受洗有比較嚴格的規定,要參加教會的查經班一年才能受洗。當時我參加的是在一位會友家中舉行的查經班,而不是教會的查經班,因此也就沒有在St Helen’s受洗。
雖然我已經禱告接受主耶穌為我的救主,也對家人和朋友說我成為基督徒了,但我和神的關係只跨出了第一步,並沒有走很遠。慢慢地越來越覺得當基督徒實在是太困難了,要求太高了,只要和神保持有點近又不要太近的關係就好了。我還是很依賴自己的能力,並沒有去仰賴神,覺得自己很少向神求什麼,神也就不會對我要求太多吧。我心理其實害怕改變自己喜愛的研究生活方式,擔心神會把別的重擔加到我身上,我並沒有背起十字架來跟隨主。
完成學業回國之後,曾經去過靈糧山莊,對它強調敬拜讚美但對聖經的教導相對不那麼重視的方式並不是很喜歡。我提議要去長老教會,但我先生卻說長老教會很無聊而不願意去。結果我們很長的時間都沒有上教會。
其實在對尋找適合的教會上意見的不一致,其實已反映了我們的婚姻關係中很基本的問題。我先生堅持夫妻之間的關係是階序性的,丈夫是妻子的頭,作妻子的當順服丈夫,因此對我的各種不順服早就深感挫折與不滿。而我還單純地以為我們從大學就在一起,後來一起唸人類學,是對研究有共同的理想、相互了解、會一直支持對方的夫妻。但是我太天真了。
2005年7月時,我先生忽然很堅持地說要離婚,並數落我的種種罪狀,包括不順服他和太career-minded等等。我很認真地反省自己,不斷向他道歉,並考慮要放棄得來不易的中研院的工作,去申請我先生工作的大學的教職,因為夫妻分開兩地總是不好。但是我的努力並沒有改變他的態度。
到了10月的時候,他才對我承認他想離婚的真正原因是因為他和學生有外遇,並且說他會有外遇都是我的錯,因為我沒有當一個讓他滿意的妻子。他外遇的時間已經快兩年了,他之所以在這個時候會對我承認是因為學生家長得知此事,向學校的兩性平等委員會控訴他性侵害學生,學校就快要約談相關的人,事情必定會傳出去,我也終究會知道。而且,他想藉著離婚來向學生家長和校方證明他不是在玩弄學生,他們是「兩情相悅」,希望能逃避學校對他的懲罰。
從7月以來我已經陷入嚴重失眠和憂鬱之中,到這時候更是接近崩潰。我常常有想死的念頭,有幾次也差點付諸行動。但是主耶穌很直接地介入,祂讓我清楚知道這件事為什麼會以這麼公開、這麼羞辱的方式被揭露,是因為祂要管教我們。
我從全然的震驚中稍微恢復了一些知覺或理智,我覺得我先生一定會悔改,那個女學生也一定會意識到自己是錯的,尤其她在12月的時候很快受洗成為基督徒。但是事情並不像我所想的一樣向著合神心意的方向發展。在這整個過程中最令我痛苦和不可置信的是我先生不斷地用信仰來合理化他們的行為。
當初我們是在教會結婚的,我們在神面前許下過for better, for worse, till death do us part的誓約,所以知道他有外遇後我的立即反應是我會原諒他,但他們必須分手。不過我先生卻堅持說神的意思就是要我們分開、要他和對方在一起,還說他們在一起讓教會的人快樂,神的旨意是要他們以後一起去傳福音等等。我所面臨的不只是婚姻的破碎而已,而是整個存在的價值和意義的被否定,所依靠的信仰被扭曲,而且還是以基督之名。
即使我覺得自己已經整個被擊毀、被打碎了,主耶穌還是有能力修復與醫治。在我失去生存意願的時候,11月的一個清晨我禱告求主結束我的生命,求他親自來分開我們。當天晚上我就出了車禍。我只受了一些擦傷和瘀青,整個晚上我一直在思考主想對我說什麼。第二天早上我打開email,就看到我第一篇投稿到國外期刊的文章已經安排在下一期要出版的消息。當下我確信主在告訴我祂要結束我的生命是輕而易舉的,但是「壓傷的蘆葦,他不折斷;將殘的燈火,他不吹滅」(太12:20),祂珍惜我作為人類學家的才能。
本見證刊登於和平教會6月1日週報。

2008年6月1日 星期日

道德的優越感


我溫和的告訴他:『你不能這樣跟您姊姊說話,縱使她有百般的不對,您也要保有對她最基本的尊重。』而我也以為,我可以保有對人們尊敬的心,只因為每一個人都是上帝所造,就是美好的、就是有價值的、就是值得尊敬的。後來有一天,我遇到與他一樣的情況,我還是被激怒了,我激動的說出負向的情緒,無法停止,比起他,有過之而無不及。
莫瑞.史瓦茲(最後14堂星期二的課的作者的老師)他被診斷為漸凍人後,身體功能一天天的喪失,在『莫瑞的11則心靈箴言』中提到:你不可能因為對身體機能喪失有所預測,就可以安然迎接它的到來──經歷這些損失是衝擊性最強的事件。你可以事先想像會發生什麼事,還有你將要如何面對之類的事,但在事實實際發生前,你並沒有真正的經歷。如此,我將做什麼以及怎麼做就很不一樣了。
是的,我認為自己是一個好人,與我真的是一個好人,真的是完全不同的兩件事。還記得有一位學者(忘記名字了)說到,那些有道德優越感的人,往往是因為他們沒有犯過錯,當看到別人犯錯,比較之下,就會覺得自己的道德比別人高超,甚至看不起人家。然而,並不是這些人的道德真的比別人強,而是他們根本從來沒有機會遇見過試探。一但他們遇見試探,他們不一定能表現出他們原來想像的自己。
就讓我帶著一絲絲質疑的心前進,質疑自己可否成為一個好人,前進我人生的道路。懇求上帝,讓我在遇到試探的時候,能表現出上帝您所期待的樣子。更讓我在看到別人過錯的同時,能有一顆保留的心,不至於感到優越,而失去了悲憐之情。
By Agnes(2008/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