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5月30日 星期五

生氣卻不要犯罪


by JBC



60年代高中時期仍有軍訓課,要打靶,老舊的步槍加上一頂遮陽的斗笠,六發子彈,有人的靶上有十多個彈孔,全打偏了…雖然是遙遠的回憶,仍然記得當時步槍射出子彈時的後座力,那是生平唯一一次接近槍械.為什麼提到這個呢?




正當我在洋洋得意自己沒啥生氣紀錄可寫時,火山爆發了!有沒有殃及無辜?我想是難免的.

生氣的情況人人會有,但如何發洩或排除?卻各有巧妙.無奈這次我發的脾氣太大了,傷了我自己也傷了別人,就像步槍的後座力,後來要收拾的,並不是”生氣”這件事,真正帶來影響的,反倒是生氣時所做的事或所說的話.(有點像颱風過後的西南氣流)

以弗所書第四章27節裡說到的,”…生氣卻不要犯罪,不可含怒到日落,也不可給魔鬼留地步”.這裡看到神許可我們生氣,但也提醒我們不要因此做出犯罪的事,也要我們盡量縮短生氣的時間,因為一旦讓怒氣延伸,撒旦就有機會幫忙我們去做出(或說出)傷害自己或別人的事.

這段聖經(弗4:29-32),前人所下的標題是”不要叫聖靈擔憂 Do not grieve the Holy Spirit of God”,其中提到了一些負面的事,”苦毒'惱恨'憤怒’嚷鬧’毀謗,並一切的惡毒,都當從你們中間除掉”.(31節),以上可能是生氣情況下會做的,也有的是活在罪中做的事,但不可否認的,滿懷怒氣時,的確會有”不像基督徒”的行為出現,而讓聖靈擔憂(或傷心).

所幸神已經為我們指了出路:...並要以恩慈相待,存憐憫的心,彼此饒恕,正如神在基督裡饒恕你們一樣(32節);我想人際關係的衝突,不一定能分出是非,但唯有轉念恩慈與憐憫,彼此饒恕才能真正地消弭怒氣.


以下是我最近與神的模擬對話:

我: 神啊!我好生氣!
神: 我知道!
我: 神啊!祢看到我怎麼被對待了?
神: 我看到了!
我: SO?
神: SO?
我: 難道你不處理一下嗎?
神: 當然會,但不會照你所想的方式,別忘了”我的意念高過你的意念”(賽55:8-9)
我: 那…我要繼續生氣囉!
神: 可以的,只是不要太久喔!也不可以犯罪喔!而且...別忘了”公平和公義是我寶座的根基”
(詩89:14)
我: 那…我不要生氣了,不,再生氣一會兒,還沒日落嘛! q(^-^)p


如果,你正在生氣…願神保守你的心懷意念!讓你的怒氣消於無形,記住”神掌權”!
如果,你不常生氣…恭喜你,祝福你常常喜樂!

“不輕易發怒的,勝過勇士;制服己心的,強如取城”箴言16:32 與您共勉!

2008年5月25日 星期日

醫治 -- 楊淑媛

寫作於2008/05/25
作  者: 楊淑媛 姊妹

我生長在台南縣的小鎮―新營,家庭和大多數的台灣人一樣是信仰民間宗教,後來偏向佛教的背景。在我成長的過程中沒有什麼認識基督教的機會,直到大一在台大政治系讀書時,為了陪伴唸護專、來台北實習的要好國中同學,一起去懷恩堂禮拜了三個月,才和基督教正式初次接觸。我對基督教的態度是開放的、友善的,覺得聖詩很優美動聽,禮拜的氣氛也很好。但我是為了友誼而不是主耶穌而上教會,我不太認識神,朋友實習結束回南部之後也沒有再去教會。不過,神後來還是以出乎預期的方式介入我的生命。

碩士班後我改唸人類學,在布農族的部落進行博士論文的田野工作時,積極參與教會的生活是研究的一部分。當時每個星期都參加星期六晚上天主教會的彌撒和星期天的長老教會禮拜,週間也常參加家庭禮拜和其他的教會活動。在我的田野中,有幾位長老的生活態度對我而言是很好的見證。他們的教育程度不高,也不太會對我說什麼聖經的道理,但很有愛心、很懂得關懷照顧別人,在經濟或其他方面困頓時還是充滿感恩與信心,又有屬靈的恩賜。我對基督教多認識了一些,覺得對主耶穌很令人仰慕,但很多聖經上的記載我在理性上都無法接受。

後來我的未婚夫,在受靈恩運動影響很大的排灣族部落進行田野工作時,很快地受洗成為基督徒,並給我很大的壓力希望我也成為基督徒。這造成我很大的痛苦。我生長在很貧窮的家庭,從小就必須很獨立,唸人類學後更加獨立,主見也很強。我不是未婚夫施壓就可以順從成為基督徒的人,那樣對我沒有意義。

我對基督教抱著欣賞、親近的態度,但是我並不覺得自己需要宗教信仰,信仰是不能勉強的。有好幾個月的時間,我都在希望信、但無法信的痛苦之間掙扎。但這段時間,我慢慢學著向主耶穌禱告,求祂來幫助我,後來又花了一個多月的時間密集讀經,把聖經從頭到尾讀過一遍,希望藉著更理解神來相信祂。

在1999年5月時,有一次在禱告中我感覺聖靈觸摸了我,把我心中的抗拒除去,讓我淚流滿面、渾身顫抖地禱告接受了主耶穌為我生命的救主。

之後不久,6月中我就回英國去寫博士論文了。在倫敦參加的教會是Church of England的St Helen’s Church,對受洗有比較嚴格的規定,要參加教會的查經班一年才能受洗。當時我參加的是在一位會友家中舉行的查經班,而不是教會的查經班,因此也就沒有在St Helen’s受洗。

雖然我已經禱告接受主耶穌為我的救主,也對家人和朋友說我成為基督徒了,但我和神的關係只跨出了第一步,並沒有走很遠。慢慢地越來越覺得當基督徒實在是太困難了,要求太高了,只要和神保持有點近又不要太近的關係就好了。我還是很依賴自己的能力,並沒有去仰賴神,覺得自己很少向神求什麼,神也就不會對我要求太多吧。我心理其實害怕改變自己喜愛的研究生活方式,擔心神會把別的重擔加到我身上,我並沒有背起十字架來跟隨主。

完成學業回國之後,曾經去過靈糧山莊,對它強調敬拜讚美但對聖經的教導相對不那麼重視的方式並不是很喜歡。我提議要去長老教會,但我先生卻說長老教會很無聊而不願意去。結果我們很長的時間都沒有上教會。

其實在對尋找適合的教會上意見的不一致,其實已反映了我們的婚姻關係中很基本的問題。我先生堅持夫妻之間的關係是階序性的,丈夫是妻子的頭,作妻子的當順服丈夫,因此對我的各種不順服早就深感挫折與不滿。而我還單純地以為我們從大學就在一起,後來一起唸人類學,是對研究有共同的理想、相互了解、會一直支持對方的夫妻。但是我太天真了。

2005年7月時,我先生忽然很堅持地說要離婚,並數落我的種種罪狀,包括不順服他和太career-minded等等。我很認真地反省自己,不斷向他道歉,並考慮要放棄得來不易的中研院的工作,去申請我先生工作的大學的教職,因為夫妻分開兩地總是不好。但是我的努力並沒有改變他的態度。

到了10月的時候,他才對我承認他想離婚的真正原因是因為他和學生有外遇,並且說他會有外遇都是我的錯,因為我沒有當一個讓他滿意的妻子。他外遇的時間已經快兩年了,他之所以在這個時候會對我承認是因為學生家長得知此事,向學校的兩性平等委員會控訴他性侵害學生,學校就快要約談相關的人,事情必定會傳出去,我也終究會知道。而且,他想藉著離婚來向學生家長和校方證明他不是在玩弄學生,他們是「兩情相悅」,希望能逃避學校對他的懲罰。

從7月以來我已經陷入嚴重失眠和憂鬱之中,到這時候更是接近崩潰。我常常有想死的念頭,有幾次也差點付諸行動。但是主耶穌很直接地介入,祂讓我清楚知道這件事為什麼會以這麼公開、這麼羞辱的方式被揭露,是因為祂要管教我們。

我從全然的震驚中稍微恢復了一些知覺或理智,我覺得我先生一定會悔改,那個女學生也一定會意識到自己是錯的,尤其她在12月的時候很快受洗成為基督徒。但是事情並不像我所想的一樣向著合神心意的方向發展。在這整個過程中最令我痛苦和不可置信的是我先生不斷地用信仰來合理化他們的行為。

當初我們是在教會結婚的,我們在神面前許下過for better, for worse, till death do us part的誓約,所以知道他有外遇後我的立即反應是我會原諒他,但他們必須分手。不過我先生卻堅持說神的意思就是要我們分開、要他和對方在一起,還說他們在一起讓教會的人快樂,神的旨意是要他們以後一起去傳福音等等。我所面臨的不只是婚姻的破碎而已,而是整個存在的價值和意義的被否定,所依靠的信仰被扭曲,而且還是以基督之名。

即使我覺得自己已經整個被擊毀、被打碎了,主耶穌還是有能力修復與醫治。在我失去生存意願的時候,11月的一個清晨我禱告求主結束我的生命,求他親自來分開我們。當天晚上我就出了車禍。我只受了一些擦傷和瘀青,整個晚上我一直在思考主想對我說什麼。第二天早上我打開email,就看到我第一篇投稿到國外期刊的文章已經安排在下一期要出版的消息。當下我確信主在告訴我祂要結束我的生命是輕而易舉的,但是「壓傷的蘆葦,他不折斷;將殘的燈火,他不吹滅」(太12:20),祂珍惜我作為人類學家的才能。

2008年5月20日 星期二

投稿 當我憤怒難耐時--可惡,被神擺了一道!

dear
 
as title
 
aco

2008年5月18日 星期日

愛 -- 張倩予

寫作於2008/05/18
作  者: 張倩予 姊妹

各位弟兄姊妹平安:

我是去年十二月九日在和平教會受洗成為基督徒。剛受洗完,對基督徒該有的喜樂生活充滿憧憬。覺得有神愛我、萬事應許我,我應該是個很平安喜樂的人。成為基督徒,應該會是個內心充滿愛且能豐盈有餘的給人。

我雖然見到了基督徒的美好標竿,卻常在方法上跌倒。有時覺得我怎麼會有那麼多憂傷、會有不當的生氣、甚至會有傷害別人的情緒,我不是已經知道上帝愛我,不是知道要愛別人的誡命,怎麼還有許多不好的情緒?

慢慢的我體會到自己的不足以及對上帝的虧欠,我想要給卻沒有能力給。我也知道無論我是否能做到愛上帝愛別人,上帝都先給了我這樣豐盛的愛與恩典,是這樣一個不配得到、白白領受的禮物。

我深知上帝饒恕我的過犯,耶穌寶血洗淨我的罪。在決志受洗後,即使仍帶著血氣,很多事依舊表現不好,但我知道上帝仍願意愛我、管教我,祂不會丟棄我。我雖然知道我難以做到一個真正好的基督徒,但我深信上帝能幫助我。

同事袁老師是我想要傳福音的對象。他問我,為什麼那麼多人想要中樂透彩?我回答他因為有很多獎金。袁老師說,因為每個人都想要改變自己的一生,所以有人選擇買樂透彩。我對這樣的問答感到驚訝,原來信耶穌基督跟買樂透的目的一樣是想改變人生。但不同的是,我們只要願意,每個人都可以得到改變一生的機會,而不單單只有得到頭獎的那一個人。

更令我震驚的是,我在與袁老師討論耶穌受難記這部電影時,袁老師也認同說,這輩子再也找不到像耶穌這樣的學習對象了。我在這樣傳福音的情況裡,更深切感受到對上帝的信心。

之後在袁老師家裡見到父母親對孩子的細心呵護、耐心照顧,即使孩子再怎麼任性,有著自己的意見,不順從父母,父母依舊深愛著他的小孩。看在眼裡,使我對自已的父母有著更深的感念,也知道難以回報。同時感受到上帝對想要傳福音的我,原來有著更多的安排,真是超乎我所想的。

對我來說生命是在相愛、傷害、原諒裡不停流轉、不斷學習上帝的愛。我知道自己的軟弱與欠缺,無法像上帝愛我一樣去愛所有的人,尤其是去愛那些讓我愛不下去的人。但受冼後,我更樂意學習,求主幫助我盡心盡力順服祂、愛祂也愛人,也求主幫助我時時記得數算祂的恩典。

耶穌基督的愛是使人成長得智慧的愛。願我一生都能有這樣的愛, 讓我有一個被改變的生命,感謝主豐豐盛盛的愛。

2008年5月17日 星期六

當你氣到發抖時……


By YUZE
記得有一天蔡牧師提到,馬丁路德金恩博士有一天在路上遇見一個歧視黑人的白人。可惡的白人對金恩博士說,「我不會讓路給一隻黑猩猩的。」金恩博士回答說:「不過,我會。」
一直很欽佩有一些長者,他們為人就是如此的謙和、不卑不亢,處理各樣事情總是那麼的平和。對待晚輩總是不斷地給予鼓勵、機會。特別我們家的牧師更是。為什麼,他們好像都不會生氣,不會不滿,不會心中有一把《火》。別人作不對的事情時,總可以用理性的方式處理、設身處地為人著想、溫和的回應。這令我想到前些日子看到的一本書---《聖潔 讓你想得不一樣》「書中提到追求聖潔,不是努力的遵行儀文的規定,而是一顆愛神、渴慕神的心,會令人自然而然的追求聖潔,因為神是聖潔的。」是啊!我想他們一定很愛神,所以,他們不自覺得就用神的方式對人。當下自許《我也要學習成為這樣的人》。沒想到考驗馬上來臨……
『廠商打電話來,你接一下』
廠商電話上說『貨品沒有問題,為什麼退?……上面都是你們的標籤,這樣我們怎麼賣給別人。……
什麼叫作你們都是這樣退的?……你以為你們是老大嗎?……』
對方完全不聽我的說明,只是罵聲不斷。但是,當時我沒有辦法立即的與他說明清楚,加上我非常生氣,不明白為什麼花錢進貨,還要被廠商這樣指著鼻子罵。所以一等他停下來,我用我僅存的理智,努力用平穩的聲音說下面的話:「先生,我對你談事情的口氣非常不滿意,所以我不想與你談下去。現在我有其他的事情需要處理,下午我會直接打電話與你的老闆談這件事情。所以就這樣子,再見。」接著就掛上我的電話,忙自己手邊的工作。
掛上電話,我發現自己已經氣得發抖。我不只氣廠商的態度,也氣自己竟然這麼容易就受他影響氣成這樣。當下我有需要服務的對象,我沒有辦法暫時離開工作岡位冷靜一下。所以我只好一直與聖靈說話,求聖靈幫助我,讓我可以平靜下來。
主啊!我現在好生氣。主啊!我怎麼會氣到發抖!主啊!為什麼怒氣這麼容易就控制住我?主啊!幫助我,因為我不想被怒氣所勝。主啊!早上我不是才說希望自己愛祢夠多,以致能過聖潔的生活,為什麼才這麼一下子,就用怒氣來回應身邊的事情?
漸漸地身體不再發抖,漸漸地怒氣離開我的身體,漸漸地情緒恢復正常,漸漸地呼吸也回復平穩。主啊!謝謝祢…。

分享自:http://tw.myblog.yahoo.com/jw!.XAHQGGeFRLRpj6rhOTC.A--

2008年5月16日 星期五

什麼時候我們應轉彎往原點的點呢?


By 花蓮門諾醫院 黃勝雄院長

1983年以前我和一般去美國留學的華人一樣,為在學術上能出人頭地,我早出晚歸。 我是醫學院神經外科的副教授,我是許多同僚醫生中最受歡迎的腦外科醫生,所以我的病人特別多。在美國時,一般的人很現實和精明,他們都會查問如果有護士或醫生需要腦神經外科醫生照顧的時候,他們會去找誰,他們把這樣一位醫生叫做〝 Doctor's doctor〞。 我就是許多醫生的腦神經外科醫生。
因此我的病人最多,一年 365天要開360個病例,加上每天看門診、住院的病人,每年至少有5000人次,這樣可想而知我是多忙碌。 有時深夜歸家的途上,我會想到,我的兩位可愛的孩子不知道今天乖不乖?在學校有沒有問題? 我的心裡有時很虧欠,找不出時間在週末時應他們的要求一起去打棒球、騎馬或釣魚。
我只能自我安慰的說,我已經替他們的活動空間買下 四甲 地的家園,他們可以找朋友來家裡玩、可以露營、可以游泳、可以爬樹摘花。比起我小時候的成長環境好多了。而且我要替他們存錢,繳最好的私立學校昂貴的學費;我要為他們存銀行的帳戶,做大學及研究院的教育基金;我要為他們每一個人設立一個信託基金,好叫他們中年以後做事業時有個基金;我要為年邁退休的父親設一個基金,所以他不必每個月向孩子們要錢,我要 ...。
有一個星期天我們全家上禮拜堂,主日學後因我內人有婦女會的聚會,我就帶兩個孩子去中國餐廳吃麵,然後送他們回家,我就馬上回醫院巡視病人。 在開車的路上,我的胸口開始感覺悶熱不舒服,於是我把那部完全自動控制賓士的坐位調整,窗戶打開來通風,我想胸口痛或許會改善。但是到了醫院,停好車走進急診處入口為止並不感到改善。我請在急診科的住院醫師替我做一個心電圖,結果是正常,剛好有一個心臟科專家走過,就請教他的意見,他看了我的心電圖,看了我的病例,也聽了我的心臟,就判定我要住院。 他的理由是:他及大家 (全醫院) 、全社區,不能冒險失掉一位像我這樣好的神經外科醫生。
我辯論說,我的祖父 86 歲,我的父親67歲都健在,沒有家族病歷是心肌梗塞的。 他反駁說,他們不是神經外科醫生,沒有我所受到的壓力。 結果我住進了心臟加護病房三天三夜,他們為我做了一套完整且近乎 10萬美元的檢查,檢查結果是認為說大概是中國麵湯中可能放太多味精而使我的冠狀動脈產生痙攣的現象,所引起的症狀,我沒有心肌梗塞或冠狀動脈硬化。
第四天早上,我從加護病房出院,就走到開刀房做手術。是責任感和榮譽感,既理性又感性地,我這樣做了。
但是,從此我的人生觀有了一個很大的改變。
因為在住院的期間我看了很多書,其中一則是俄國文豪托爾斯泰的短文 ... 故事這樣說: 有一位農夫,早出晚歸耕種一塊貧瘠的土地,他勤奮的工作,午餐也顧不得吃,太陽要下山的時候,就嘆息時間太短,也常常自言自語的說: have to save something for rainingdays 。(我務必積蓄五穀,以備不時之需。)
有一位天使聽到了,覺得農夫很可憐,就靠近對他說:「你很認真,對父母有孝行,對子女有愛心,對鄰居和睦相助,所以上帝要賞賜你更多的土地,讓你富足。今天,從這做起點,你能力所及的去跑,等你繞一圈子回到原點時,我會將圈圈以 內的土地贈送給你,讓你飽足。」 這個農夫真是高興極了,馬上就開始跑,也忘了帶飲水,只顧往前跑。
當他跑了半個鐘頭後,往後看,啊!真高興,他想:我這輩子夠用了,這塊地所產的五穀能供我一輩子。他想停下來了,但是又想到這是千載難逢的機會,我應該為我的兒女再跑一段路,讓他們也有一點的家產才是,於是又跑了一個鐘頭,他又渴又累、汗流浹背。他往後看,離起點的地方已經很遠了,也許應該折回。可是他又想起了他的兄弟姐妹,他再往前跑了一段。他的胸口開始有一點悶熱,頭有一點暈。他開始想:唉!我畢竟年紀大了,身體狀況大不如從前,我退休了以後怎麼辦呢?也許我應該再多跑一點路。
可是就在這個時候,他體力不支倒地,不久就死了,連回到原點的機會也沒有。當然,什麼土地都沒有得到。 故事的精神是說: 當人太貪心時,最終會變成什麼也得不到 。 從此以後,我修正了我的人生觀,我開始回轉,不應該像那農夫一樣貪婪不知足 。 我每一年拿一個月的休假做義工,做短期的醫療宣教師,到醫療落後的國家服務或教學,也打算從55歲到65 歲獻給主用。
這期間使我有機會遇到了很多朋友和信仰的前輩,也學習到服侍人的樂趣。 1984年在墨西哥的全世界基督徒醫師會議中,認識了手外科及痲瘋病專家Paul Brand 醫生,成了我的朋友。 1985年在拜訪 Sister Mother Theresa 時,學習到了她節儉的真理,她告訴我說「 Live Simple,so thousands of others can simply live」 -因我們的節儉,所剩下的資源可供給成千的貧困人繼續生活下去。 1986年我來門諾醫院當義工一個月,第一次和前院長 Dr.Brown 相處,有一天晚上他請我和內人去他家吃飯,我發現 Mrs. Brown 的手指頭因為花蓮的濕氣重而得了風濕症,並且有腦幹微血管的破 裂出血。
Dr. Brown也有手痛,因常吃Aspirin而有耳鳴和重聽。 雖然如此,他們還是繼續為後山交通不便、醫療不發達的台灣人奉獻了前後將近有四十年之久的 時光。使我這個台灣人真感激又羞愧。 1990年薄院長退休回美國,連退休後的住家都沒有,這種捨己為人的情懷更教我佩服。 1991年他在洛城接受台美基金會的台灣奉獻獎時,他呼籲:「我為台灣奉獻了這一生,我盼望台 灣人,尤其是台灣的醫生也能像我一樣為自己的同胞,尤其是弱小無助的、需要人照顧的花蓮百姓服務,很可惜!台灣的醫生好像覺得到花蓮很遠,到美國比較近,沒有人要去花蓮,倒是很多人跑到美國來。」 他的這句話很扎心,對我來說,好像是在對我說的一樣,也更進一步的把我拉回到我起跑的原點 --台灣。
我 1993年底回來接下薄院長的使命-去服侍最小弟兄當中的一位,就是服侍上帝。為原住民、為偏遠地區的人民健康來服務。 另一個意想不到的快樂是,我能在台灣頭部外傷頻率最高、死亡率最高的花蓮地區來應用我的專 長-腦神經外科。 天使沒有應允我土地,但是祂賜給我很多平安、給我豐富的生命、給我很好的健康。 親愛的朋友!我們都是跨越世紀的現代人,我們一直在往前跑。
但是你有沒有想過:什麼時候我們應該轉彎往原點的點呢?
引用自網路文章

2008年5月14日 星期三

基督徒如何面對批評



幾天前看 Good TV 『生命的觸動』(In touch)節目,剛好查爾斯.史丹利 牧師講到如何面對批評,我和我老婆都覺得收穫頗多,所以想試著彙整出重點給各位兄姐參考:

當你受到批評時,你如果做出不正確的回應,往往會讓你錯失機會,錯過神要教導你的話。我們先來參考箴言中的幾個章節:

1. 謹守訓誨的,乃在生命的道上;違棄責備的,便失迷了路。(箴10:17)

2. 棄絕管教的,必致貧受辱;領受責備的,必得尊榮。 (箴13:18)

3. 聽從生命責備的,必常在智慧人中。 棄絕管教的,輕看自己的生命;聽從責備的,卻得智慧。(箴15:31-32)

4. 遮掩自己罪過的,必不亨通;承認離棄罪過的,必蒙憐恤。(箴28:13)

5. 人屢次受責罰,仍然硬著頸項;他必頃刻敗壞,無法可治。(箴29:1)

所以,我們先來看面對批評時的錯誤回應:

1.生氣 (Anger):儘管是忍不住仍要試著忍住,聽到令人憤怒的批評時請記得不要發脾氣。

2.自我辯駁(Defensiveness):聽不進任何的批評,別人說你一句你回他三句,結果別人說你什麼你也不清楚。

3.反擊(Attacking):別人說你不好,你也說他不好,弄到大家面紅耳刺,看不出基督徒彼此相愛的見證。

4.沈默不語,完全不予理會(Silence and Ignoring):這樣的態度表示輕視對方,你說的話對我毫無價值。

5.擔心受怕(Fear): 擔心會被炒魷魚,或是有什麼後果。

6.板起臭臉(Pouting): 嘔在心裡,沒有人想接近他。

我們來想一下,為什麼人會有那樣的回應?

1. 自我形象低落(Poor self image):認為自己一無是處;有些小孩成長於充滿批評的家庭,沒有讚美只有批評,所以學到的便是用批評來防禦。

2. 缺乏安全感(Insecurity):沒有自信,缺乏安全感,只知道怎麼做都會做不好,即便盡了全力也會受到批評,所以也不知道如何處理批評。

3. 追求完美(Perfectionism):追求完美是一種捆綁,將自我標準設到最高,最完美,但是不切實際所以無法正確回應批評。而且由於追求完美會拖延完成時間,也因而常招致非議。

4.自大驕傲(Sinfull Pride and Arrogance):因為驕傲所以不能接受任何批評,自認別人沒有資格批評我。

在這裡我們可以先停下來回想自己為什麼不能接受批評,是不是因為自大驕傲或是沒有自信?有沒有剛才講的那些原因呢?不能接受批評會有什麼後果呢?如同一開始我們在箴言裡列出的章節,不能接受批評會帶給你最大的虧損,也讓你失去成長的機會。


我們要如何學習正確的批評呢?批評的來源可能來自你的仇敵,但是來源不是重點,重要的是我們回應的方式,什麼是正確的方式?

1.用心仔細的聽(Listen Attentively and Carefully):讓對方知道你重視他,因此願意認真聽他說的批評。

2. 正視對方的眼睛(Look them in the eye)並保持安靜聽對方說完:無論如何都要將話聽完。

接著問自己一個問題:『這個批評是有根據的嗎?我真如他所說得的那樣嗎?』再問另一個問題:『神是否要對我說些什麼?』

然後你的反應是回答他:『謝謝你提醒我這個問題。』『我會反省你說的話。』如果對方說的是對的,我真的有那些問題,你還得請求他的原諒。如果你無法說出口,那表示你的驕傲已經超過和神的關係。那如果對方說的完全不是事實,那你仍要謝謝他,然後你可以說:『還有其他的問題嗎?』這樣的回應有時會讓對方目瞪口呆,他們原來想激怒你,但你卻沒有發怒,以為你會反駁,而你卻沒有。這時你還可以感謝他讓你的基督生命成長,因為神在你身上做工,讓你不必發飆,不必辯駁,讓對方看見你敬虔的態度,你的反應會讓他們去思考你為什麼與眾不同。如此的回應批評便是討神喜悅的方式,讓神得以從中建造堅固你。


--本文參考 Good TV 『生命的觸動』(In touch)節目

2008年5月11日 星期日

孩子不同*功課不同 -- 陳錦慧

寫作於2008/05/11
作  者: 陳錦慧 姊妹

大家好,我是陳錦慧,我來和平教會十幾年,我的兩個小孩也從兒童變成了青少年。現在一個是高三、一個是國三,回想過去陪伴孩子的這十幾年,可以說是我人生中一段很重要的經驗,我是因為孩子而認識上帝,漸漸的在帶孩子的過程中上帝成為我最大的支柱。上帝透過我的孩子教導我、改變我,在兩個不同的孩子身上學習到不同的功課,我從這當中看到自己的一些錯誤的價值觀,學習到謙卑、饒恕自己、順服和信靠。

四年前我受洗信主,其中一個原因是我看到了神在我們家老大身上美好的作為。一個沒有叛逆又成熟的青少年,不管是有形的或無形的都讓我覺得他是一個很有恩典的孩子,在老大的身上神讓我體驗到許多的恩典,最近的一次是他考取法國高等學院預備班,學費是全免,而且在學校的食宿也很便宜,對一個想要出國唸書而家裡沒有能力負擔的孩子,神卻為他預備。

說到老二的部分,神讓我學習到在老大身上學習不到的功課。過去我很在乎社會的價值觀,以社會的競爭力做為我帶孩子的主要方向。我必須承認自己在帶孩子的部分其實有一些驕傲和自以為是,在一些錯誤價值觀的主導下,我自以為是的覺得可以塑造孩子來合乎我的期待。

在整理這段回憶的時候沒想到有這麼難,面對自己內心深處不想觸及的部分好幾次陷入情緒當中不知道怎麼寫。因這個迷失,在我的老二上國中後讓我陷入很大的爭戰,甚至懷疑是否有神的存在?

悶了好長的一段時間,一直到後來我發現我和老二的對話越來越少,甚至只剩應付的話。讓我更震驚的是我發現那些應付的話大部分是配合我的想法回答的而不是真實的對話。

這個警訊讓我推翻掉我那崇高的期待回到最基本的部分,我來到神的面前重新整理我亂掉的步伐。我開始思考上帝要我成為一個母親的旨意是甚麼?聖經裡有一節經文給我很大的感動,就是詩篇139章14節:「我要稱謝祢,因我受造,奇妙可畏;祢的作為奇妙,這是我心深知道的。」原來我的眼光狹小只顧看孩子是否合乎社會的標準,卻沒有看到神造他奇妙可畏的地方。

在這裡我的價值觀有一個很大的翻轉,相信神為祂所創造的生命會有美好的計畫。於是我將這曾經被我破壞 ,而神看是好的作品放在禱告中求神修補,然後用心體會神要我做的部分是甚麼?現在我漸漸的體會到在帶孩子的部分與神同工的喜樂與平安。

回顧看這當媽媽的十幾年來,讓我認清自己是個會犯錯的媽媽。 神在這當中讓我學習到饒恕自己,解開完美媽媽的綑綁而只樂於做一個有進步的媽媽,在帶孩子的經驗裡我體會到不管我做錯甚麼事,只要我願意做改變都來得及,神會用很快的速度來修補,而且很有果效。

今年兩個小孩一個上大學、一個上高中。我想我的人生也將進入另一個季節,一路走來讓我更堅定的是孩子可以放心的交託給神。以前想要有多一點的服事但總是因為牽掛孩子而裹足不前。

聖經的一節經文讓我放下不少,就是彼得前書5章7節:「你們要將一切的憂慮卸給神,因為祂顧念你們。」最後感謝主!因為認識神讓我的生命有很大的蛻變。

2008年5月8日 星期四

請問一下


by JBC

生氣'憤怒啊?!這真是有點困難的題目(版主Agnes給大家出難題了)...請問甚麼事會讓您生氣'憤怒?


自從看了本月的主題,我就開始省察自己,也觀察身邊的人,看甚麼事會激起怒氣...在我們的三口之家,



把拔最會生氣的事:該做的事沒做好
小孩(5.5歲)最生氣的事:大人說話不算話
媽咪最生氣的事:被挑剔與誤解...喔!還有,被由右側超車的時候

請問甚麼事會讓您生氣'憤怒呢?可以請您回應一下嗎?

2008年5月6日 星期二

生氣的情緒


Anybody can become angry. That is easy, but to be angry with the right person and to the right degree and at the right time and for the right purpose, and in the right way. That is not within everybody's power and is not easy.~亞里士多德。
生氣是容易的事,但是要在對的對象、對的程度、對的時機、對的目標、用對的方式,那就有一點難度了。謝謝亞里士多德的這句話,終於讓我明白,活了三十多年以來,自己又白活了。有時候,我生氣的對象是對的,但時機是錯的;有時候,我生氣的方式是對的,但是我的目標是錯的。回想我過去所有生過的氣,我居然找不到一次,用對的對象、對的時機、對的目標、對的方式來生氣。
有時候,看史蒂芬妮很『番」,我生氣了;然而,我生氣不是為她好,而是不希望被她打擾;我用錯了目標。有時候,明明氣一點點就好,可是我卻氣到好像發生了天大的事情,我生氣的程度錯了。有時候,明明就是在對一個人生氣,卻對著所有的人發飆;我生氣只能對當事人,其他人沒有必要接受到我情緒的波及,我,生氣的對象錯了。有時候,與母親爭執,看著她情緒激動的對著我,我也回應了回去,認為自己說的是真理;我,生氣的時機錯了,我不該在她情緒激動時生氣。有時候,控制不了自己,爆發了出來,以為比較兇,人家就會聽我的,我,生氣的方式錯了。

Jeffrey M. Schwartz & Sharon Begley提出四步驟療法,或許可以挽救我未來生氣的人生呢!他們提出:Relable(重新命名)、Reattribute(重新歸因)、Refocus (重新聚焦)、Revalue(重新評估)這四個步驟。Relable指的是用另外一個自己來看正在生氣的自己,提升自我的覺察力(我一直認為這指的就是基督徒中的聖靈,但史帝芬認為不是。)。第二步Reattribute指的是:告訴自己,大腦要怎麼生氣是它的事,但是我不一定要被大腦的情緒牽著走。接著第三步Refocus:將自己的行為變成有建設性的行為,用愛來等待對方生完氣,或是用愛的語氣告訴對方他錯了(我認為這步是最難的,這時,聖靈還不能離開,否則又會用情緒去行動了)。最後一步Revalue再次看清楚整件事的本質,用另外一個自己,看待自己這次表現的如何;如此,才會成為生命的一部份。生一個對自己生命有意義的氣。
還記得有一回,帶學生在臨床上實習,要幫病人換點滴時,學生又拿錯點滴了(學生拿錯點滴是很正常的,所以我們都會很小心的監督,從實習第一天開始,我們就會教他們,十多種點滴要如何區分,到了第二週,拿錯點滴的情況就會減少了),我的火冒了上來,心裡想:已經教第幾次了,還會搞錯,到底有沒有把病童的生命放在眼裡?那是我第一次察覺我在生氣(對不起,我每次都拿這個例子來解釋,唉~因為我生命中好像也只有這一次做的還可以。)我用另一個我看我,說:『哇~Agnes好生氣喔!」,我讓生氣的自己繼續生氣,但是用另一個自己來面對學生:『嗯~親愛的同學,請您再看一次您手上拿的點滴好嗎?」事後,學生說老師脾氣好好,但事實不是這樣的,原來的Agnes早就被氣炸了呢,怎麼會脾氣好呢!
生命中比較成功的經驗,也只有這一次。接下來的生氣裡,一樣不對的對象、不對的程度、不對的時機、不對的目標、不對的方式。用四步驟療法來生對的氣,與生氣時忍耐;雖然結果是一樣,但我認為意義上是完全不一樣的。有時候,忍耐不一定有解決心中的不舒服,更有可能是壓抑自己的情緒,壓抑住的情緒,之後還是要處理的;而四步驟療法,或許在在第二步及第三步時是真正用理智在解決問題呢。
By Agnes. 2007

2008年5月4日 星期日

生氣的藉口


三年前,東吳大學陳國鎮老師教我們如何體察自己的情緒,經由生活練習,我第一次體會到自己在生氣。第一次的體會,事後回想起來,真的很棒。以往的我,總是想生氣就生氣,因為情緒來了,就覺得要把自己的想法說出來,可是對別人生完氣候,又會後悔。第一次體會到自己生氣,是在護理站的準備室,我站在好幾箱點滴的前面,現在的我已經忘了因為什麼原因,讓我氣到快炸掉了,忽然之間,我開始用自己去看自己;『現在的我在生氣噎!我感到很不舒服,我很想把那個人教過來罵一罵,看他是什麼意思?為什麼會做出這樣的行為,他難道不會想想看嗎?我的呼吸好像變快了,是因為我很氣!』我再次告訴自己『我必須先處理好生氣的情緒,才可以說話。』當我自己看到生氣的自己時,其實心已經平靜下來了。這是我將近30年來第一次在我生氣時,察覺到生氣的自己;往後,當我在生氣時,我就會讓自己再一次的體會用另一個自己看自己。

直到有一天,我的一位朋友萍跟我分享他生氣的經過,我才發現,我的修養比起她還差多了。她是我上班地方的一位同事,有一天,別人誤解她,而給她造成很大的麻煩(大到可能要主任出面處理的情況),她非常的生氣,但是她心裡想︰『不行,現在的我不能打電話給她澄清;因為我現在很生氣,我所說的話,或是做的決定,一定不會是最好的;所以我必須等兩天,讓自己的心平靜下來後,才能打電話給她!』聽她描述她如何處理憤怒,真的令我自嘆不如。

有一回我看discovery頻道,他們在教兒童如何控制自己的憤怒;老師問幼稚園的小朋友,當你在生氣時,你如何知道?一位黑人小女生舉手回答︰『我覺得我的身體很燙很燙!』,老師說︰『Very Good!』,那位黑人小女生很得意但又很矜持的微笑。但讓我更驚奇的是,美國為什麼連生氣都會教呢?而且是從小就教,真是太了不起了!

當我在生氣時,所說出來的話,即使是對的,也會因為我有情緒,而使我說話的可信度大打折扣;必須要用充滿愛的感覺,跟對方說話,對方才聽的進去。但是,我生氣時,那管的了那麼多,常常會為自己找千百種藉口,比如說︰他跟我那麼熟沒有關係、這是緊急狀況、這已經威脅到我的人格、他這樣的行為我無法容忍、甚至是︰我忍不住。無論我的理由是什麼,這些都是生氣的藉口,人絕對有權力可以生氣;但是我並沒有權力用生氣的語氣對別人說話。這又讓我想到上星期,在教會中上的課‘’My dear brothers, take note of this: Everyone should be quick to listen, slow to speak and slow to become angry." (James),這意思是"人們要快快的聽、慢慢的說、慢慢的動怒。"快快的聽已經不簡單了,我媽有時對我說了30年的話,我都還沒聽進去;慢慢的說更不容易,要如何可以慢慢的把自己的意見有效的表達出來,別人才懂;最最困難的就是慢慢的動怒,這是人類溝通的最高境界。希望我可以早日做到,這樣Stephen就不用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啦!
By Agnes. 2006.11.07

這一生最美好的祝福是-『認識耶穌』 -- 劉瀚方

寫作於2008/05/04
作  者: 劉瀚方 弟兄

自小,總認為在考試前或是艱難的時刻迫切禱告,有時神會成就我心所願的。但直至目前,再也沒有比這次「考試前禱告」,也就是從師大到台大轉學考的經歷,讓我更深深地體會是神的帶領。 

在師大一年級下學期的時候,我想考台大的轉學考。想考的原因是欲擺脫自己的一些舊有生活模式。有時覺得自己好像哪裡不對勁、想改變,卻又覺得考上了會如何?沒考上又如何?

在師大的學業或是生活方面過得還可以,對於未來也沒有很大的憧憬或是感動。在這段日子,我認為有一種隱藏的驕傲在與另外的一個自己正在拉扯著。那時認為:「反正有沒有考上還不是都一樣?」做好本分大概就是上帝對我的期望吧!

準備考試時心中仍是懸吊的許多的人生問題,複雜的心境還有其他的因素讓我沒有辦法全心投入準備。

奇妙地,那年是台大轉學考「第一年」招收備取生,而地質系招收三個正取生、「一個」備取生。結果揭曉,我正是那位備取生;多個幾分就是正取,少個幾分便是落榜。

好不容易聯絡到了那三位正取生,確定他們都要去報到以後,在台南的我便決定不到台大報到。但爸媽卻堅持要我「完成信心最後的工作」,我們爭執了很久(感謝你們),後想一想:「好吧!又沒人說備取生不能報到。」於是花了一天的功夫,在我的「不甘願」與爸媽的「半強迫」下,完成一件該「對得起別人或上帝」的事、或是所謂的「信心的功課」。

Anyway,看到前面的三個正取生的空格已填滿,既開心又空虛的把屬於我的空格填上。那時我常常這樣問著神:

「喔!祢在跟我開玩笑嗎?若不是,祢的意思是什麼呢?」

大二的時候,我常常獨自在宿舍頂樓或是新店溪堤岸陷入莫名地沈思或發呆,然而沉思並沒有帶來喜樂與領悟,反而是空虛。每當要回到宿舍或是要回去上課時,內心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懼,卻無法說出原因。當時個性變得很自閉,經常想逃離自己所歸屬的事物或是團體。

到了大二下學期,由於我對台大的憧憬與前一年轉學考結果的疑惑,讓我想去尋求對於這件事的解答或是解釋,我決定要再考一次。

接近考試的日子,我走在台大的校園裡,感受到一種恐懼,因為無論是考上或是沒有考上,我都還沒有準備一個合適的心態去迎接新的學期,去接納自己。那時心中只有單單的一個想法,只好禱告交託神了,把所有的結果都放在神那邊。我那時要的不是考試的結果,而是對於這件事的始末可以理出一個頭緒。可以得到一丁點解釋整件事的靈感與坦然地接受。

結果我考上了!在瑞穗福音隊結束後的火車上,我得到這個消息。使我強烈感受到自己內心的聲音,像是被人回答一般,也就是我常常在問的:「祢與我何干?」

到了新的學校,還是有永遠擔心不完的事,但是卻隨著時間慢慢地認識神在這件事上對我所做的工,一方面也對付著妄下定論與驕傲的老我。神的工真是超乎我所求所想,我常常想著:「我若沒有這個信仰」,或是「若神沒有來找我」,我將陷入極大的空虛,一種無窮盡的自我對話迴圈裡。

我想在這裡跟大家說:「我這一生最大最美的祝福是認識耶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