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4月7日 星期一

女兒的婚事

By鹿溪
遠赴德國學音樂的女兒暑假回來,向兩老報告,說是希望跟德國男朋友結婚。我和外子並不感意外,因為之前她就探過我們的口氣:「如果和德國人結婚,爸媽會反對嗎?」還記得外子的回答是:「若是人品好,有何不可?」號稱老古板的他,有如此開明的反應,讓女兒鬆了一口氣。
求學過程十分上進好強的女兒,在婚姻的選擇上倒是一板一眼,頗有乃父之風。首先,她沒有被愛情沖昏頭,尚且理性要求正在讀第二專長學位的男朋友,得找個好工作才能結婚。託天之倖,男朋友很快地在瑞士銀行應徵得待遇優厚並能發揮所長的職位。女兒要求的另一個條件是:必須獲得父母同意。男朋友立即計畫請假兩週,打算飛來台北,讓我們兩老「鑑定」。
據說這位德國女婿人選,為人安靜聰明。原來主修物理,畢業後不打算繼續走學術路線,因此再修經濟,以為事業之基礎。重點是,他自幼修習古典鋼琴與小喇叭直至高中畢業,期間參與多項比賽獲獎;這和出身音樂實驗班與師大音樂系的女兒興趣經歷相合,難怪會「來電」!女兒已在德國留學五年,適應良好,成績優異;看來,也毋庸擔心文化背景的差異了。
我告訴女兒:「Alexander〈準女婿候選人〉只要來台北一個禮拜就夠了。另外一個星期,我想請他從德國開車載我們旅遊幾天,並且去拜訪他的母親。」因為我相信,從他的開車方式與旅遊中相處的種種,一定更能了解其個性。當然,我這準丈母娘也想確定一下對方是否「家世清白」,未來婆婆是否「古意」等等。
很快地,Alexander單獨飛越三分之一個地球,抵達人地生疏的台灣。由於舍下未備客房,所以他自己訂了旅館住。這一週中,他和我們一家人有機會共同用餐與談話,也安排時間和女兒到台北附近的名勝古蹟走走。我和老伴努力地觀察,客氣地交談〈因只能用英文〉;發現女兒說得不錯──Alexander斯文有禮,聰明體貼。雖然不是女兒過去心儀的高大英俊型,但他有四分之一法國血統,藝術品味極佳,讓我「丈母娘看女婿,愈看愈有趣」,差點立刻點頭稱是。
接著,準女婿先回德國安排旅遊及拜訪事宜。然而,計畫出發的前幾天,居然陰雨綿綿;若雨勢不停,就得改搭火車了。我心中默默禱告:「千萬不要下雨啊!」何以我如此在意觀察準女婿的開車品味,乃因女兒雖聰慧可愛,但有時脾氣急躁些,希望她配個溫和穩重的另一半,以收互補之效。果然天助我也,抵達德國當日雨就停了。
我們驅車到瑞士的山區徜徉了幾天。一路上,除了欣賞湖光山色之外,但見女兒與Alexander在言語的互動中,各顯所長;一個是嘈嘈切切,一個是低沉悠揚,宛如小提琴與大提琴的對話。最重要的是,準女婿開車技術果然四平八穩!Alexander對我恭敬有禮,在山間路旁採擷黃色野花給女兒的同時,也不忘另摘一束紫花給我。這一趟旅遊,真是心曠神怡!以致我興致昂揚,在車上solo了一曲台灣民謠──「河邊春風寒」。Alexander立即小聲向女兒表示,這首歌的確好聽。看來,他真是有誠意當個台灣女婿了。
接著,我們去拜訪他寡居已一年的母親。不大不小的房子,佈置得典雅宜人。牆上點綴有貝多芬、哥德、席勒的瓷像;耳邊傳來的是古典音樂廣播網優美的旋律。庭院種著一棵櫻桃樹,綠草如茵,圍繞著鮮豔的萬紫千紅。Alexander的媽媽是巴伐利亞的德國人,長得高大美麗,容貌神似伊莉莎白泰勒。「準親家母」預備了成套豐富的午餐接待我們,廚藝精緻極了,果然是典型的德國主婦。看她神情溫和靦腆,一定不會惡待女兒。我終於安心了!
回到台北,老伴問我:「怎麼樣?」我說:「自從女兒五歲開始,我就虔誠向上帝禱告:希望她未來的結婚對象,必須十分愛她,而且個性溫和穩重,更期望是個基督徒。看來,我不僅美夢成真,還超過所求所想哩!」
那年秋天,我們兩老終於半歡喜半不捨地遠赴德國參加了他們的婚禮。感謝上帝,從此以後,王子與公主顯然一直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僅以此文慶賀女兒女婿結婚十一周年〉
〈2007年11月完稿〉
(200712月15日刊登於基督教論壇報愛家版, 被更名為"女兒愛上德國郎")

1 則留言:

  1. 鹿溪姐:我們也每天為我們家史蒂芬妮禱告喔,希望她以後的伴侶,是合神心意的人呢!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