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3月7日 星期五

一段蒙福的旅程 之 追思 4/2

by JBC

1997.1.18(六)
親愛的弟兄姊妹:平安!
如果您知道,國禎走後的那十天我是如何痛苦地度日,您一定會驚訝,我為何在國禎的安息禮拜中一滴眼淚也沒流!那是我從未經歷過的心痛--痛澈心扉,只能向神呼喊、甚至揮拳地說:好痛啊!好痛啊!痛的是神為什麼不醫治國禎?痛的是捨不得國禎!

白晝耶和華必向我施慈愛,黑夜我要歌頌、禱告賜我生命的神。詩42:8

安息禮拜前一晚我徹夜未眠,神奇妙地讓我靈裡明白:神的確聽了眾人的禱告醫治了國禎,雖然神沒有延長國禎的壽命;神也把那只有屬祂兒女才有的盼望 ,厚厚地澆灌在我心裡,知道國禎已在主的懷裡,那兒也是我最、最嚮往之處。

凡事都有定期,天下萬務都有定時,生有時,死有時....神造萬物,各按其時成為美好....我知道神一切所做的都必永存,無所增添,也無所減少。神這樣行,是要人在祂面前存敬畏的心。傳道書3:1-14

1997.5月.出 航.寶瑩
年少的我,曾這樣說:
我,彷彿是一艘船 被造,不是為了停在船塢 而是,為了航向大海
失去國禎的我 彷彿是一艘經過風暴 而 殘破、待修的船
大海 變得遙不可及;我不相信--我能或願意 再次面對大海
如今的我 經過工匠的修整 經過不見天日的黑暗
忘不了的是 大海上光輝的旭日、燦爛的夕陽
終究 “船被造,不是為了停在船塢,而是 為了航向大海”
感謝!神耐心的等待! 感謝!父母兄弟扶持的愛!
感謝!您有聲、無聲的安慰與禱告! 感謝!謝謝您的愛 !

後記: 在眾人阻止下,寶瑩堅持回到屏東的家,但 神沒讓寶瑩回到屏基牙科,'大衛牙科'是當時天父為寶瑩預備的棲息地.期間仍然往返高屏之間,在'高雄聖經禮拜堂'聚會服事.在心靈最黑暗的時期,有眾多的弟兄姊妹持續地為寶瑩禱告,並且總是會在'恰當'的時間打電話安慰寶瑩.有一位長輩,常利用在屏基急診室値大夜班時,撥電話給我: 小姑娘!妳又在用眼淚拖地板了喔! ......

2 則留言:

  1. 還記得一年前的這個時候,是Agnes第一次見到JBC的時候,那是一個夫婦團契的聚會。大家自我介紹著。JBC溫和堅定的介紹自己剛完成化學治療,那時Agnes很訝異JBC為何可以如此毯然而勇敢的面對,也很難忘記那令人震撼的自我介紹。
    知道了國禎的故事,讓我有一種JBC並不孤單的感覺!就好像登山一樣,當知道心愛的人們曾經走過的路,一路上,就好像有一鼓勵力量,一鼓陪伴,讓人們不孤單的繼續前進,而且欣賞山色的愛與美好。

    凡事都有定期,天下萬務都有定時。

    生有時,死有時;栽種有時,拔出所栽種的也有時;
    殺戮有時,醫治有時;拆毀有時,建造有時;
    哭有時,笑有時;哀慟有時,跳舞有時;
    拋擲石頭有時,堆聚石頭有時;懷抱有時,不懷抱有時;
    尋找有時,失落有時;保守有時,捨棄有時;
    撕裂有時,縫補有時;靜默有時,言語有時;
    喜愛有時,恨惡有時;爭戰有時,和好有時。

    原來,認識JBC也有時啊!感謝讚美主!

    全心倚賴上帝的心,得著安慰。
    謝謝JBC讓我們見到,在痛撤心扉的時候,依然可以傾心~仰望著天父的可能。

    回覆刪除
  2. 謝謝Agnes長長的回應,上帝沒有給我們對苦難的選擇權,但我們可以選擇以什麼樣的態度來面對.奔走天路,感恩的是有..愛我們的主+愛我們的弟兄姊妹+愛我們的家人..'在愛裡沒有懼怕,愛既完全就把懼怕除去了'A-men!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