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月13日 星期日

我們最需要寬恕的常常是自己

『她,走的還順利嗎?』過了四個月,我才知道小米走了。
小米的媽媽搖搖頭,『最後那個晚上,她的呼吸喘不過氣來,我要求了好幾次,可不可以讓她舒服一點,但是她還是喘的很難過,最後走了...要是在當時,可以給她一點鎮定劑的話,或許她也不會那麼的難過...』
小米的媽媽掉下淚來。事發過後的四個月,感覺就好像發生在昨天一般,這感覺,似乎並沒有因時間而沖淡,一樣的讓人不捨。

還記得有一回我到大陸的一間寺廟,寺廟記錄了一位修行高深老和尚死前三天的生理變化。那個記錄非常仔細而深刻,老和尚如何喘、如何喘到不行,停止呼吸,過了數分後有開始呼吸,又喘到如何痛苦,他的呼吸形態如何由深入淺、由淺入深、如何喘到最後沒有呼吸,都鉅細靡遺的呈現。對當時的我來說,我感到很不可思議,但是他們卻覺得這是死亡過程的正常現象。
還記得有一回,一位肺癌臨終的婦人,問我的老師。有沒有辦法可以讓我不要那麼喘,我真的很痛苦。那位婦人與我們老師有很好的交情,她溫柔的告訴婦人:『沒有辦法的,但我一定會陪你,你的每一次呼吸,我都會在你的身邊。』那位婦人接受了,雖然呼吸一樣的痛苦,但是她一次次的承受著,隔天,她走了。

即使這是死亡的正常現象,然而,善良的小米媽媽仍然認為自己可以在小米臨終時,幫她做的更多更好。小米的媽媽不但盡了全力,而且,她在小米死前的每一分鐘處理,都是非常完善的。或許,小米的媽媽會想,當時要是有一些鎮定劑的使用,可能會讓孩子好過一些。然而,要是鎮定劑使用後,睡著了,走了,到時又會自責是否因鎮靜劑而加速離開的時間。或許是在痛苦的意識下離開的,但是這對小米來說,我深深相信這會有著生命意義的。或許,小米可以把母親的愛完整的帶走,即使到死前的一刻,小米還是可以記憶下母親的愛與擔憂;又或者,上帝要小米的媽媽體會到完全全心的付出。只是目前,我們還沒有足夠的智慧了解而已。

要相信當下我們做的,在當時是最好的;如果我們有更好的方法,我們怎麼可能會不用呢。有時候,我們總覺得我們沒有做到什麼;又有時候,我們會想,當初要是如何如何,那就會好一些。但更有時候,我們必須寬恕自己做過、或未能做到的某些事、寬恕自己犯了錯,或沒有學會某些道理。(BY Agnes)

註:末段摘自依莉沙白.庫伯樂.羅斯(2007)用心去活Page239張老師出版社
本文摘自:http://tw.myblog.yahoo.com/jw!hbHsYmeZBRh3TYaV51e2bQ--/article?mid=2451&prev=-1&next=2444

2 則留言:

  1. 沒錯,不只是會自責,有時更會有撒但的控告,讓我們責備自己,甚而使人際關係因此而扭曲,看過一個漫畫:
    上帝把我們在祂面前悔改承認過的罪,都丟進一個湖裡了,然後立了一個牌子:禁止垂釣
    上帝對我們的寬恕是完全的,只要我們在上帝面前真心悔改,我們便可'坦然無懼'地面對自己和周遭的人了.

    回覆刪除
  2. 認同~~尤其是親人過往時,常讓人自責不已
    不過,感謝神,讓我們有這份自責,可以更懂得珍惜其他身邊的人。

    回覆刪除